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17 16:00

爱创会访谈:Anyview,五年的坚持

黄龙中 黄龙中
-

Anyview 在互联网行业属于“老字号”了,从最初的 Java 平台,到塞班平台,在电子阅读软件领域,可谓如雷贯耳。张剑一直在 Java、塞班这样粗犷平台上精耕细作,在论坛用户中积累了很好的口碑,Anyview 对于 Java 和黑莓手机来说,属于“装机必备”型软件。

张剑是典型的技术人员,谦逊,内敛,甚至有点拘谨。但话匣子打开后,发现他是一个语速快、逻辑缜密的人。经常我把话题扯开后,他又要回来把“第三点”讲完。

带着对 Anyview 的好奇,在中关村的一家咖啡馆里,与这位 34 岁的老男孩聊起了这个 5 岁的老字号。

ifanr:五年了,怎么坚持下来的?

张剑:用户的支持。五年来,收了上万封邮件,95% 的邮件我都进行了回复。这种长期的支持和反馈,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用户的邮件中,经常有人指出 Anyview 的小瑕疵,非常及时,甚至还有热心的用户事无巨细地将 Anyview 与其他阅读软件进行对比,告诉我哪些功能怎么做会更漂亮更好用,我把能改进的,都加进了升级版本中。对这些热心用户,我充满感情。后来 Android 起来之后,我也没有抛弃他们。

ifanr:你自己历程是怎么样的?听说现在已经全职投入 Anyview?

张剑:我是技术出身,2007 年跟王子元一起做航海家浏览器;2009 年加入百度,负责掌上百度和参与百度浏览器开发。2011 年 3 月,开始出来全职做 Anyview。

ifanr:也许有人会说,5 年了,Anyview 还没有做起来,是不是不行?你怎么看待这种质疑?

张剑:这是看待问题的另一个角度,我有一个比较深的感触是,如果真想做成一件事,必须要全职投入,这也是我现在找人的理念。当初做 Anyview 纯粹是兴趣,到了 2010 年初,我明显感觉到了 Android 快速发展的那种“势”,Java 版本的 Anyview 会慢慢在这个市场中消亡,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但当时所在公司项目非常紧张,完全没有时间。因此就意识到,如果想把 Anyview 当成事情来做,业余时间是不够的,想凭一己之力也不可能。于是在 2010 年 5 月,在网上结识了 UC 的一位朋友,萌生合伙念头。9 月通过 UC 的这位朋友认识现在的另一个主力技术“左”(我们的 Symbian 开发,也是技术流宅男,4 个月从无到有,将 Anyview Symbian 版本推出并且稳定下来)。只是比较遗憾的是,直到 2011 年 3 月我们才全职出来,错过了第一波浪潮。

ifanr:是不是感到特别遗憾?

张剑: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过去的事情,改变不了就不去想了,即使错过,那也是自己的选择,包括对我的战友,我也是经常说“我们改变不了过去,不过可以选择未来”。“势”这种东西,把握住了就成功了,把握不住,应该投入到下一波浪潮中。2012 年对于我们就很重要,现在全国 5000 万部智能手机,未来两年至少再增加 2 亿部。尽管我们起步晚,但这个市场也只开始了 20%,远未定型,我们仍然有机会。

另外,善始善终也是我的性格,如果说错过一些机会,可能也有性格所致的原因。在北京一家公司的时候,我是提前半年跟他们说要走的,等到他们找到了合适的人,我才走的;从百度出来一样,等到百度浏览器测试版本发布后,我才离开。现在我跟这些公司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做事,其实是一个做人的过程。即使事情最后没做成,只要人还在,拉成一伙,仍然可以在下一个战场上作战。

ifanr:全职之后心态有什么样的变化?

张剑: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是没有变化的,我是自律意识很高的人,我把 Anyview 当事业来做,全职之后,我会有更多时间来把它做好。但全职之后,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你有一帮兄弟跟着你,他们也许跟你有同样的事业心,他们或许只是把它当一份工作,但你总是不希望看到他们生活很辛苦。比如,楼下的盒饭是15元,有些人为了省钱,宁愿多走15分钟到远一点的地方吃 7、8 元的盒饭。这种情况,是无形的压力吧,我希望我们中间每一个人都能过得好。以前兼职做 Anyview 的时候,是用业余时间,成本为零,所以“耗”得起,现在不这么想了。

ifanr:2011 年 3 月从百度出来后,全职投入 Anyview,但这款产品仍然很“低调”,这期间有什么故事?

张剑:2011 年 3 月离开百度后,我回武汉创业(我家在武汉),但从 3 月到 9 月,基本是一个失败的过程。武汉招人很难,要招到合适的人更难。这期间我也没有从管理上把 Anyview 当作一个公司来运作,而是潜意识里觉得大家也会和我一样自律。事实上,我错了。

有两个例子。一个女孩,家里离公司只有 15 分钟,每天“准时迟到”1 小时,准时下班,这样把整个公司气氛都带散漫了。另一个同事,做 Playbook 上的 Anyview,因为他每天来得早走得晚,我很信任他。由于忙,基本没花时间跟进项目,每周只问一下产品如何,每次都得到“快好了”的回答。两个月后,当我认为产品可以上线时,才发现问题一堆,仔细看项目代码,发现连 3000 行都不到。

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你自己一样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个“事业”来做,但一定得要求他们有责任心。

2011 年 10 月到北京后,人才招聘才有了不少起色,对运营团队也有新的认识。我现在找人仍然首先看人是不是靠谱,然后才是能力,最后是知识面。但“拉不下脸”的情况基本不会发生了。因为在这个节奏极快的城市,拖就是死;快,才能活下来。产品不等人,如果招来的人不行,我会及时调整。即使让人离开,我也会很坦然说明原因,让人觉得你是真诚的;在试用期的,会给予一些补偿。

ifanr:Anyview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2012 年有什么打算?

张剑:Anyview 现在有 10 个人,其中有 6 名技术人员。2012 年的重心是 Android 平台。塞班、黑莓还会维系更新,但大部分精力会投入到 Android、iPhone 及 Windows Phone 上。其中塞班目前 100 多万用户,希望全年能增长到 200 万。而黑莓平台,我们已经封包了,后期会有零星的更新,如果 Playbook 未来会发展起来,我们会通过 HTML 5 来实现对它的支持,其他“没落”平台也是这种方针。

Android 是 2012 年主打的平台,因为我们预计它会有爆发式增长。但整体而言,Android 的用户反馈热情并不是很高,没有 Java、塞班、黑莓时代那么高,所以主要依靠我们把产品做好,再来推进。原来我兼职做 Anyview,是没有“市场推广”概念的,做好产品,就口口相传了。现在的应用这么多,没有推广,是不行的。对于 iOS 平台,我们认为好产品总有生存空间的,所以我们并不是特别着急,想把产品做到让自己满意后再推出来。当然,目前我们团队的劣势在 UI 上,我们现在急缺这方面的人才,非常欢迎有相同志趣的朋友联系我,ismyway.com#gmail.com。

ifanr:你对 Windows Phone 平台怎么看?

张剑:没什么看法,未来一年内,Windows Phone 改变不了太多东西吧。如果诺基亚国行 Windows Phone 价格定在 3000 元-4000 元,这是一个不尴不尬的价格空间。4000 元以上,有 iPhone 可以选择;3000 元以下,有 Android 众多机器可以选择。所以 Windows Phone 在国内的用户增长可能不会是爆发式的。不过我们会紧盯 Windows Phone 平台的发展情况。

ifanr:Anyview 未来的盈利模式是什么?会不会涉足版权市场?

张剑:暂时不会涉足版权市场,目前只想把产品做好,积累用户,打造用户口碑,在新的智能手机时代,我们还刚起步。现在去找版权方,没有话语权的。至于盈利模式,版权服务或在线同步可能会是两个方向。

ifanr: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Anyview”这个品牌,在 Java、塞班、黑莓时代如雷贯耳,但几乎没有人知道“张剑”是谁,会不会觉得遗憾?

张剑:我是做产品的,只要大家喜欢这个产品,记不记得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当产品以团队化运作后,我希望大家也能记住“Anyview 团队”。

 

第二期“爱创会-开放式创业”将在 2 月 11 日举行,欢迎大家通过 info@ifanr.com 报名。第二期活动地点在法国电信北京研发中心(海淀区中关村科学院南路 2 号融科资讯中心 C 座南楼 10 层)。2 月 11 日,属于你的舞台即将再一次开启!具体活动信息就移步我们的 Event 页面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