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16-7-11 11:02

我们和北影教授王春水聊了聊非典型学院派的 VR 观

伴随着 VR 硬件水平的起飞,内容制作成为了下一个风口。如今各种 VR 直播、VR 视频层出不穷,质量良莠不齐令人堪忧。

被视作学界代表的王春水,被邀请出席各种业界活动。在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王春水做的名为「探路 VR 叙事」的演讲中,提出了「VR 就是一场影像革命」,同时认为「VR 叙事是与电影平行发展」,颠覆了 VR 电影的概念。

1752169710724

在听过千篇一律打广告的从业者 VR 观后,王春水代表的学院派发声令人印象深刻。究竟国内的 VR 学院派都在研究什么,ARinChina 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和王教授聊聊影像革命、他的实验室和被 VR 赋予的的无限可能性。

这是一场影像革命

在王春水看来,VR 带来的是一场影像革命,关乎视觉和感官的革命。人的信息 90% 由视觉获取,所以这场感官革命会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所有人。

影像发展在过去已经历了漫长过程。

1755115910724

几万年前,岩画出现;随着人类绘画技术不断精进,画家将其推到一个极致高度;之后迎来一场很重要的革命——照相技术产生;又过了几十年,人类发明电影,从静态影像进入到动态影像的记录影像时代。

而 VR 的应用,让人类进入了一个三维活动。现在我们要进行的是「体获取」,意味着获取的不仅仅是一个图像,而是一个物体模型,这将颠覆一直以来人对重构影像系统的认识。

王春水说,这场革命的重要性几乎跟互联网革命类似。

「站在宏观角度观察大公司,比如微软,你会发现它采用的是『云 + 端』的战略,其中『云』就是互联网,而『端』就是虚拟现实。谁能占据终端谁最可怕,比如眼下的腾讯。而未来的终端一定不是手机,而是 VR 眼镜。」

在他看来,「端」的最理想形式是可穿戴设备,「智能手机和眼镜没办法比,手机只是第三方的工具附件。」

是 VR 颠覆了电影

王春水庆幸自己赶上了 90 年代第一波 VR 热潮的尾巴。电影《指环王》堪称 VR 在电影应用中里程碑式的存在,影片大量使用到了虚拟技术,这让王春水感到兴奋,「这就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1758179610724

即便之后的卡梅隆拍了一部震惊世界的《阿凡达》,在他眼里也只是大量成熟前沿技术的整合,把「3D 电影」的概念炒得火热,在 VR 层面并没有突破式进展。但《阿凡达》的热潮提醒了他,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于是,坚信 VR 的应用能颠覆电影工作流程的他,和他的团队开始筹建一个电影虚拟制作实验室,「用 VR 来完成电影预演」成为了他们醉心研究的方向。

所谓「预演」是指,电影在开拍之前,导演、编剧、摄影、灯光等组成的摄制组,要前往拍摄地去实地勘察并完成取景工作;此外在前期中,涉及虚拟场景,只能靠想象在绿幕前进行拍摄,只有经过后期处理才能看到最终效果。

随着电影采用的虚拟元素越来越多,这样的工作更费时费力费脑子,效果往往还不尽如人意。

但这样的工作到了王春水团队却很轻松,他曾在短片里演示过「如何用 VR 来完成电影预演」:

1754003810724

首先,取景地变成了实验室,一大块绿幕一挂,几十个定位器一摆,准备好没有镜头但设有标记点的摄像机,虚拟场景就可以开拍了,现场就能预览最终的合成画面。

完成这样的基本预演只需要一个月,却大大方便了导演、摄像、演员等人的工作,同时还能让投资人更加清楚地看到电影效果,不少好莱坞电影由此在开拍前获得了巨额投资。

但这就是 VR 电影吗?

王春水显然不是这样想的,VR 预演绝对不是 VR 电影。

转折点发生在 2014 年。他第一次戴上 Oculus 头显后意识到,用 VR 不止能做现在的电影,更要做未来的电影。

1759338910724

他的观点也随之改变:VR + 电影并不是 VR 电影,而是 VR 叙事(VR Storytelling)——VR 叙事和电影压根是两个概念,并行发展。

眼下所谓的 3D 电影,实际上算是立体电影的初级形式,还是归到电影的范畴。在王春水的形容中,电影行业就像汽车行业,发展非常成熟,很难有大突破;这个时候推出了无人驾驶汽车(特斯拉),已是人工智能(AI)的形态而非汽车。

这颠覆了汽车行业的概念,而 VR 和电影的关系也是一样的道理:电影还停留在二维时代,而 VR 则步入了三维活动影像时代。

既然捋顺了逻辑,那就甩开膀子去实践。在实际拍摄中,问题接踵而至,远比想象中复杂。但 VR 叙事没有「前车之鉴」,王春水只能自己摸索前进。

用 VR 再拍一遍《定军山》

从古至今,「讲故事」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形式从评书到小说再到电影一直在变。

既然内容本质不变,那就有迹可循。王春水想到了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

当时国内谁也不知道电影是什么、拍什么、该怎么拍,但中国戏剧尤其京剧已足够成熟。于是就用摄像机,把京剧一场场拍下来,电影自然就形成了。

1801026910724

这与眼前情况有些似曾相识:现在 VR 所处阶段约等于电影刚起步,「大不了再用 VR 拍一遍《定军山》嘛,说不定会有不错的效果。总不能一上来就要拍《阿凡达》啊。」

不过遇上的拍摄困难,还是让王春水有些措手不及——

比如拍摄,只能用「一镜到底」的手法,逼得剪辑师编剧各种要哭晕;对场景 CG 制作水平要求颇高,自然光难模拟、动不动穿帮;一旦开始拍摄,演员就不能卡壳,任何人不能出岔子;拍摄器材价格昂贵,成本烧得可怕;后期制作软件不成熟,只能在自己写的算法上修修补补……

「幸福的家庭皆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这是个“一项「不幸」就让拍摄告吹”的时代。

学院派天然有优势

目前,王春水的团队正在参与拍摄的也是一部全景视频,一部有大量黑帮火并场面、带点黑色幽默的短片。

短片由一线摄影师主导,把重点放在了布光而非叙事,只探索如何形成好的视觉效果,并不追求收益。

在这个正在烧钱的当下,2012 年由他带队成立的北影电影虚拟制作实验室,如今(实验室)又加入了高大上的「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

创新中心每年会获得争取五千万至一亿的专项经费,再加上企业等投资,每年得到的资助至少能达一亿。因此,才能聘请国内外顶级专家,共同探索这场影像科技革命中的技术形式和发展规律。

按照这个思路诠释学界的优势,反而是有钱任性、更「烧得起」。

1803215210724

同时,因为不涉及资本利益,更容易获得合作和支持。北京理工大学、山东大学计算机学院、乐视公司、一线摄影师导演等纷纷加入,一起研究 VR 的未来可能性。

在这种交融合作的状态下,王春水也否认自己「典型学院派」的设定。毕竟在 VR 产业中,学界和业界很难区分,两者归根结底都是为产业服务。

窥见「未来影像」

目前,王春水团队能做的,依然还停留在全景视频阶段。

「全景视频就像智能手机最开始的大哥大阶段,虽然是炮灰,但还是有经验可以总结出来的。」

不过在今年九月份,他们就要开始尝试真正的 VR 拍摄了。选址、选人、设备、资金都已具备,只待九月东风起。同样,这也是一次「烧钱」的尝试,只是探索拍摄方法,并不会有成熟的影片。

在广受讨论的「未来影像有哪些发展方向」中,全息影像是王春水心中 VR 的终极目标。至于多久能够实现,他也不敢妄言,「未来谁都说不好。但可能五到十年,全球的科学家们会把泛 VR 技术(核心是影像技术)发展至相对成熟的阶段。」

最后,学院派还是给这碗鸡汤放了点毒—— VR 的钱好赚吗?

「肯定好赚啊!跟传统行业包括房地产在内相比,VR 的钱是好赚的。但我们从事的 VR 叙事需要长时间探索,我认为是最难赚到钱的。」

1804076510724

「有钱烧」的老司机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

 

题图来源:YouTub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乐极生悲,本以为 Pokemon Go 解除了锁区,谁知又只是昙花一现

2016-7-11 11:09下一篇

VR 游戏那么多,哪个最好玩?

2016-7-11 10:3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