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物联网

公司

2012-01-18 16:08

物联网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概念,我们先来宽泛地谈谈它的实现境况。它的理念在于将具有各种传感器和联网能力的微处理芯片内置到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造物品之中去。如此一来各个产品就仿佛有了知觉一般,能够将自身传感器得到的信息传送到中央处理系统里去。如果不考虑因此而产生的隐私、安全性等问题,这些海量的数据将能够给人们带来极大的便利。洗衣机将会在洗衣完成时给你发短信,而你也能通过手机直接控制家里的空调和电饭煲,甚至发动汽车。不过,物联网至今为止未能全面施行的主要原因除了成本巨大和标准尚未完善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在于我们是否真对物联网有实际需求。

上文中提到的洗衣机早已能够通过发出响声提示用户洗衣完成,许多空调和电饭煲也早已具有定时功能,大致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因此,目前我们真正能够从物联网中看到的只是一种通用的 “遥控器”,这种遥控器将能够通过互联网在任何可联网设备上对各种电子产品进行控制,以完成以往站在各种电子产品面前才能够完成的各种操作和设定。

由此看来,物联网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实用化。许多低成本,但功能类似的解决方案大大压制了物联网的优越性。但在真实的生活中,物联网的光芒却往往绽放在一些让人不以为意的地方。

@浙大 CCNT 实验室饮水机 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这个微博由自动程序管理,能够在饮水机缺水和水烧开的时候自动发微博,口气模仿人类女性,十分惟妙惟肖。微博开设第二天,就被人挖掘出来,并被多家媒体报道,粉丝暴涨,着实火了一把。目前这台饮水机的粉丝已经达到 4 万 5 千余人。位于浙大 CCNT 实验室的这台饮水机发微博的原理非常简单,部件只包含了一台 Windows 电脑,一颗廉价的网络摄像头和饮水机本身。通过摄像头监测饮水机上的状态指示灯,运行在 Windows 上的程序能够解读饮水机状态并自动发送微博。据悉,发明人初衷的确仅仅是为了确认水烧开了没有,但却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公众关注。

说到类似的例子,物联网的始祖也和这台会发微博的饮水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就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互联网可乐贩售机,这是目前能够追溯到的最早的物联网例子。这台可乐贩售机虽然并不会发微博,可是它却早在 1985 年 5 月就已经联网了,用户可以通过向 coke@somemachine.cs.cmu.edu 发送邮件来获取他的状态(也可以用酷酷的命令行指令 “ coke ”!毕竟是 1985 年嘛!)。它的功能也十分强大:不仅能够告诉你机器里有没有可乐,还能够分析出可乐机 6 排贮藏架上的可乐哪一排最冰,使得程序作者能够买到最凉爽的可口可乐。它的工作原理就是通过监测每排贮藏架上的 “已空” 指示灯来确认可乐被重新装填的时间,重新装填的时间距现在越久的可乐自然冻得更凉。不过非常遗憾的是由于零售公司决定停用这台可乐贩售机,因此它已经下线。

这个项目中,有联网记录的贩售机是 22 台,全部都是程序员们的业余作品。英国的大本钟恐怕是地球上最大的联网物体了,它在推特上有一个名为 big_ben_clock 的账户,拥有 11 万粉丝。不过它的实用性明显不如可乐贩售机和饮水机高,因为它只会说一个字 “ BONG ”,而且多数情况下,由于网络的时延,它的追随者看到的报时并不是准点的。

还有一个有趣的物联网应用名叫 “起床大作战 ” 。准确来说,它是一款软件,但它却反映了闹钟联网之后可能呈现的样子。这款软件可以运行在 iOS 或者 Android 系统上,能够像其他闹钟一样在预先设定的时间响起。不过这款闹钟的独特之处在于闹钟没有在响起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被及时解除的话,它就会开始用新浪微博羞辱你,向你的所有追随者宣布你没能成功起床。不知道如此的压力之下,用户是否能够乖乖起床。

物联网的例子还有很多,这里只是介绍了其中几个比较有趣的。目前看来一个比较大的趋势就是,物联网应该能够给物体自身增加社会化属性,如此一来,物联网会变得更加有趣,更加容易被人接受,更加智能。或者至少看上去更加智能。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不害怕计算机,我害怕没有计算机。”–艾萨克.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