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7-22 00:30

计算机科学家 Samuel Arbesman:我们进入了新的不可知时代

在新书《Overcomplicated: Technology at the Limits of Comprehension》(过度复杂:处于理解边缘的技术)中,科技正在成为人类难以把控的东西。它改善了我们的生活,同时也使世界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 bug、事故和“失误”,而且,它们的到来常常没有征兆。

该书的作者是科技风投公司 Lux Capital 的科学家 Samuel Arbesman。他认为,复杂无处不在,从强大的计算机,到我们的家用电器,以及汽车上的数百万行的代码。这种复杂被直观的用户界面掩盖了,以至于问题出现之前,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些维持社会运转、保护个人安全的系统和设备,运作原理常常是不为我们所知。最恐怖的事情在于,很多时候,即使专家们对此也不是完全理解。

overcomplicated

(图片来自 Youtube

“不断增多的情况是,专家也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系统,而这些系统是他们日常工作的基础,或者是他们构造的。这真是让人震惊的事实: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不可知时代。” Abesman 对 Co.Exist 网站说。

以确保飞机不会空中相撞的软件为例,全球只有少数人能够理解它们,而且,即使他们也会惊讶于软件的表现。

在这个由复杂系统管理的复杂世界上,人类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Abresman 认为,一种方法是构建出与人类思维相似的技术,比如让编程语言更接近人类语言,从而减少程序员犯错的次数;另一种方法接受一个事实,即复杂技术的构建是逐次迭代的过程,需要不停地改进,允许有犯错的空间。

complexity

(图片来自 aeon)

技术越来越像自然界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人类设计的清晰的、基于规则的系统。在科学家们理解自然进化之前,早期的自然学家经常收集动物标本,从观察中理解物种联系。在软件 bug 上,我们或许可以采取类似的方法。首先收集那些不能完全理解的片段,然后才能发现更加完整的图像。

Abresman 建议,人们要做“通才”,了解各种不同的领域 。当然,我们已经不可能同时在诸多领域取得成就,但是,不断细化知识的做法应该暂停了。

“通才成长的土壤是我们理解甚少的领域。在那里,系统是如此复杂、彼此关联,以至于我们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记录那些不和谐的东西。这意味着,通才的教育过程不仅仅是学习现有知识,同时也要学着探索未知、新奇和意外的东西。”

题图来自 Wired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Uber 这场看似枯燥的商业挑战赛,竟是为了强调调性、彰显不同及招聘人才

2016-7-22 00:48下一篇

除了画质惊人,这台索尼电视还创下了一个新的纪录

2016-7-21 22:05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