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7-25 08:54

爱范儿潜入了苹果实验室,它竟躲在这么不起眼的地方

何宗丞 何宗丞 主编
-

2013 年 7 月,当耐克 FuelBand 手环特殊顾问 Jay Blanhnik 加入苹果公司后,这位全球知名的健身专家把 LinkedIn 的职位信息改成了:苹果特别项目(Special Projects at Apple)。

他真实的身份是苹果健身与健康技术总监。不久,一项志愿者招募就在苹果内部悄然发起,对于一家总部主要进行技术研发的公司而言,内部测试招募是件不能再寻常的事。

可让这些踊跃参与的员工没有想到的是,这项志愿者工作是件彻头彻尾的“苦差事”——在一间秘密实验室进行封闭的“训练”,跑步、骑车、划船、瑜伽……至于目的是什么,志愿者并不清楚。

os_watchos3-fitness-02

Jay Blanhnik 在今年 WWDC 上介绍 watchOS 3   图片来自:healthcare

连这些员工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成为了传说中 Apple Watch 的数据提供者,他们更不知道,测试时绑在他们身上的奇奇怪怪的设备里,就藏匿着尚未发布的 Apple Watch 原型机。

苹果健康实验室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apple headquarters

在库比提诺,苹果总部方圆 3 公里到处都是竖着苹果牌子的办公楼

距离苹果总部 Infinite Loop 五分钟路程的一座平房前,爱范儿(微信号:ifanr)走进了这座占地 2300 平方英尺的 Apple Watch 健身实验室。

在过去两年,只有几个外部人士得以进入这间绝密实验室。

“我们在这个秘密实验室测试了两年,这个地方可能是库比提诺最不起眼的地方了。目的就是不让别人发现我们。”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走进最大的一个房间:墙上贴着激励性的照片,近 20 个志愿者跟着音乐的鼓点在跑步机、自行车、椭圆机、划船机等健身器材上大汗淋漓……如果非要跟健身房找出一点什么不同,那就是每个健身志愿者都佩戴着呼吸面罩。

一位体型健硕、“全副武装”的志愿者在登山机上气喘吁吁,显然他已经爬了不少的“楼层”,除了呼吸面罩,他身上还背着一个特殊的移动设备,数据线缠绕于腰间。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身着白色上衣的生理学家

他的身边,驻足着一名身着白色上衣的生理学家和一名身穿黑色上衣的护士,他们手持 iPad,时刻监测来自呼吸面罩的数据,时不时对他们进行指导和调整。

苹果为每一个志愿者配备了单独的房间,志愿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参与运动测试,常常会有人在工作间隙跑来运动以后,然后在浴室冲个澡返回岗位。但在开始运动之前,他们必须接受护士的身体检查和问卷调查。

爱范儿(微信号:ifanr)推开了一间名为“Faster”(更快)实验室的金属大门,走进去犹如身处冰天雪地,一名志愿者就在这样的“冰窖”里跑步。

Blanhnik 告诉爱范儿,不同的温度和湿度环境,会引起身体变化,从而影响卡路里的消耗,苹果需要模拟的不同的外界环境。

另外两间小房间,一间气温高达 98 华氏度(36.67 摄氏度),另一间则是 87 华氏度(30.56 摄氏度),分别代表高温和常温,这两个房间名字叫“Higher”(更高)和“Stronger”(更强)。

苹果健康实验室究竟在做什么?

呼吸面罩是实验室里最常见的监测设备,在医疗行业里,它被称为代谢监测仪(metabolic cart)。为此,苹果成为了意大利公司 Cosmed K4b 面罩最大的采购商,这种在学校和运动研究机构只有若干台的专业设备,光在苹果实验室里就有 50 台。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Jay Blanhnik 告诉爱范儿(微信号:ifanr),“新陈代谢面罩可以计算出氧气代谢量,这是计算卡路里最准确的方式。” 医疗机构测试人体卡路里消耗正是通过这种手段。

但绑在手腕上的可穿戴设备自然没法感知你的呼吸,它只能利用你输入的身高体重估算出你的基础代谢率,利用加速感应器追踪你的方向和手臂运动,利用手表背部闪着绿光的心率感应器监测心跳变化,从而估算你运动时体能消耗。

sensors

Apple Watch 通过闪动的 LED 灯监测心率

这就导致了可穿戴设备普遍存在数据不精准的问题——一些无端动作产生的消耗值往往让佩戴者产生误解,以为自己的运动量已经足够。Fitbit 的 Charge HR 和 Surge 因为这个问题甚至遭到消费者的起诉。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这就是苹果实验室的工作——构建一套精准的算法。苹果迫切需要搞清楚的问题就是,不同生理特质的人、不同类型的体能训练,究竟会消耗了多少卡路里。

“其实你可以用到现成的计算方法,但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能够学习到的东西就非常有限。我们还是希望承袭苹果的文化,从头做起,哪怕摔出淤青。 ” Blanhnik 说。

在过去两年,20 名全职护士和 15 名专家在这间实验室里累计测试了 16000 多次,时间长达 30000 小时。

在 Apple Watch “体能训练”的 app 中,包括“室内跑步”、“室内步行”、“室内单车”、“椭圆机”、“划船”、“踏步”在内的所有的室内测试数据,无不来自这间实验室。

AppleApple Watch Fitness LabStill Shoot - 04.04.2016

苹果要保证志愿者的多样性——肤色、年龄、体型等等

尽管所有实验人员都来自苹果内部,但苹果仍需要保证数据样本的多样性——从不同肤色到不同年龄到不同体质,甚至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群体。实验室里面还有十分专业的志愿者:

“我们有个志愿者,在洛杉矶的马拉松比赛中跑进了 2 小时 30 分钟。”

运动健康正在成为 Apple Watch 最大的卖点

苹果从未像今天这样强调 Apple Watch 的健身功能。

要知道,在 2014 年的 Apple Watch 面世的发布会上,健身功能只是库克给予这个全新产品线三大定位中的一个,另外两个定位是——精准的腕表、亲密及时的通讯设备。苹果甚至把它瞄准了时尚市场。

apple watch

库克在 2014 年发布会上说,Apple Watch 是三种产品的结合体

苹果希望借此把 Apple Watch 打造成为一个像 iPhone 一样的大众设备,这是可以理解的:在 iPhone 的营收占比高达 65% 的今天,苹果急需找到下一个金矿,抵消 iPhone 营收一季度 74 亿美元的缩水。

但现在的情况可能没有苹果想象得那么乐观。从 IDC 的监测数据看,自从去年年底达到出货量高峰之后,Apple Watch 的出货量便一路下滑。今年二季度,Apple Watch 同比下滑 55%,而即便如此,Apple Watch 仍然是智能手表市场份额的 NO.1。

在消费者对智能手表模糊的认知中,苹果必须为 Apple Watch 主打一个卖点,而这个卖点就是运动和健康。

“Apple Watch 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健身。”

在今年 WWDC 上,苹果发布的 watchOS 3 几乎一半的新功能都与健身相关,除了增加了运动社交,苹果还发布了一个帮助你深呼吸的 app——breathe。为了照顾到更多用户,苹果还为轮椅使用者推出了“Time to roll”的健身功能

time-to-roll

“Time to roll” 功能能够监测轮椅使用者的运动消耗

市场风向的转变更多仍然是来自智能手表自身的问题,逼仄的屏幕、依附于智能手机逻辑、羸弱的续航以及不够清晰的定位,都暂时没办法让它成为继智能手机之后下一个 big thing。

酝酿数年,从外部挖人到内部秘密测试,苹果不惜耗资几百万美元开启 Apple Watch 实验室项目,只为了研究一套算法。

可对于苹果来说,聚焦于运动健身的 Apple Watch 未必会成为一个像 iPhone 一样的大众设备,但当它成为运动健身市场上最出色的腕上设备时,仍然不失为一个大生意。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