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8-01 09:15

在 iPad Pro 触控屏幕上有没有生产力?

我们强调的整体硬件体验往往由硬件、软件、交互等多个环节组成,硬件决定产品的硬性参数,软件则定义了要实现的功能,交互则是我们实现的方式。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比喻:这大体相当于人的手(实施力的行为)、钉子(需求)以及锤子(工具)。

2011 年苹果交互设计师 Bret Victor 在博客里也曾这样定义:工具通过扩展人类的能力来满足人类的需求。

ipad

iPad Pro 就变成了承载应用的平台,工具是我们手中的画笔(Apple Pencil),app 开发者通过 app 实现人们的需求。

7 月 25 日,我参与了一场媒体与苹果 app 开发者的“speed dating”沟通活动。这些开发团队中基本包括了几大明星应用:官方应用 iMovie 和 Garageband、专业级绘图/照片处理软件 Procreate 和 Affinity Photo、制图工具和轻量级画图应用 AutoCAD 360 和 Sketchbook、以及笔记类应用 Goodnote。

几个 iPad Pro app 开发者

在这几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开发团队中,iPad Pro 显现出的艺术与设计元素随处可见

ipad1

iMovie 是一款苹果官方的视频编辑软件,在 iPad Pro 上做了相应 UI 优化,通过拖动点击等方式来完成更直观的编辑动作。Garageband 作为一款专业的音频编辑软件,可以实现多种乐器的演奏,前段时间还添加了几种传统中国乐器。

Procreate 可能是 iPad Pro 上最适合专业原画创作的软件,配合上 Apple Pencil 灵敏的压感可以实现不同程度的笔触效果,同样提供了强大的工具库;Affinity Photo 则是一款专业的照片处理软件,现场开发团队还演示了如何在 iPad Pro 上实现“头发丝级别的扣图”,并且在几秒内完成。

AutoCAD 360 则是建筑行业的一款制图软件,在 iPad Pro 屏幕上则可以实现通过缩放和拖拽进行细节修改。

Sketchbook 同样来自 AutoDESK 团队,它是一款交互更简易的绘画软件。活动中画师沈阳现场还展示了一小段创作过程,对于他来说 Sketchbook 提供了一张白纸与无数种颜料。

从生态圈中几个堪称标杆级开发团队来看,他们认为 iPad Pro 生产力在还有很多方面可以持续挖掘。

surface_pro_4_vs_ipad_pro_5

而在下个问题前,我愿意先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是生产力?”,或许人们习惯于将 Surface Pro 称为生产力工具,它有 PC 形态的生产力,使用键盘和鼠标交互,拥有庞大的软件生态——这些决定它在我们工作、学习中都非常顺手。

但一个概念是,生产力并不局限于每一个群体,就像我之前在 Surface Pro 4 评测中所指“我觉得对于不同职业,生产力的概念不太相同,所以用两个不对等的东西去对比,感觉不是很合适。艺术设计的环节,和数据处理的环节不尽相同。”

下面是 iPad Pro 艺术与设计的生产力。

艺术设计上的生产力

我们很容易在苹果 iPad Pro 开发者分享会现场发现一个规律,这些开发团队带来的 app 分享大都属于艺术和设计类别。

虽然 Goodnote 稍稍偏离了这类,但这些应用的背后都拥有一个非常清晰的逻辑:他们都深度参与绑定了 Apple Pencil 以及 iPad Pro——在 iPad Pro 强大的硬件、METAL 渲染技术背后,配合上 Apple Pencil 使用者可以非常方便的绘图并且图像实时渲染,实现“what u see,what u get.”

早期的 Procreate 手绘(来自腾讯视频

这就联系到另外的一个问题,对于 iPad Pro 来说,是不是只有艺术和设计是 iPad Pro 的生产力?

显然苹果从 iPad Pro 发布后不曾一次的强调艺术家、与设计师的群体,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在 iPad Pro 上进行艺术设计的便利——这很重要,这可能正验证了 iPad Pro 是不是正成为一个大众消费品。

在 AutoDesk 开发者分享 SketchBook 这款绘图软件的时候,同样有一位拥有几年艺术设计经历的艺术家沈阳(绘图),他从 2011 年 iPad 开始使用数字绘画。对于使用 iPad Pro 画图,他认为这拥有极大的方便,可以很快的记录想法。

Procreate 同样是一款用于绘图的软件,Savage 创始人 James Cuda 以及项目负责人 Lloyd Bottomley 在谈及 iMac 上绘图和 iPad Pro 上绘图的异同时也强调,“iPad Pro 已经可以更好的实时渲染,在 iPad Pro 上绘画你可以同时看同时画,并不需要你像 iMac 上绘画的时候抬起头看屏幕。

而在 Goodnote 上,用户可以随时拿出 iPad Pro 用 Apple Pencil 记录下想法(手写),还也可以使用键盘输入的方式。

在触控屏上,用户都希望菜单、功能复杂的专业软件能用一种更简单的方式实现复杂的功能。

这样看,iPad Pro 基本被定性为了一个艺术设计的生产力工具。

艺术之外,触控屏还有没有生产力?

引申一些讲,从交互这层含义上我们经历了纸张和笔、键盘和鼠标、触控屏等一系列的变迁。

而触控屏(手)和物理按键(工具)交互的争吵由来已久,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Apple-LISA

人们认为“物理按键不会消失,毕竟它比起触摸屏来准确率高出许多。如同电子书还没彻底取代纸质书,人还是喜欢有触感的东西。”

人们也认为“触控屏这种交互有方便也有一定的局限,我们很难在一块玻璃上实现什么快捷的组合操作。”

“开发者在开发软件的时候 Mac 版本和 iOS 版本用到的软件执行命令都是基本一样的,但我们需要对 UI 进行特定的优化,比如一些边栏的滑动等。”苹果 GarageBand 的产品经理在谈及使用触屏和使用键盘、触控板的 GarageBand、iMovie 实现生产力的区别时这样对爱范儿说。

显然,这样让它使用起来更方便。我又继续追问他“艺术和设计之外,word、excel 这类文档能不能(如何)在触屏上实现生产力?”

谈这个问题前我始终认为,每一种交互方式都有一种“取舍”——就像我们在触控屏上直接使用手部涂抹进行液化操作,在 Mac 上可能要进行更多的几步操作;我们在键盘和鼠标交互上使用“拷贝”、“粘贴”只需要两步,但在 iPad Pro 触屏上使用 Affinity Photo 中接近使用了四步点击。

交互变更更像是解决理清这种关系:如何平衡这种关系往往是决定一款 app 是否易用的关键。

这位产品经理本人也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或者说即使在苹果的 Keynote、Pages、Numbers 等软件上,他们强调的也只是 iCloud 的连续性。

触控交互的优化确实是一个长课题,但应该还有优化的空间,就像纸笔、键盘鼠标经历了很多年它们都添加了更多的功能变得更好用了。

3D Touch 2

更深一层说,每次的交互变化甚至都影响了我们的行为习惯,可能改变我们的一部分身体特征,就像现在的 VR 交互甚至对我们的同理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我转而问那位艺术家在 iPad Pro、Mac 配合专业画板以及纸张上绘画有什么区别时,他回复“(iPad Pro)这实在太方便了,有时候有一些想法可以随时记录,并且这里有很多的笔触、颜色,我可以不用再找(携带)那些东西。”

我问他“那你还会不会在纸张上绘画”的时候,他同样认为“那是一种独特的感觉(应该不会舍弃)。

而人们不愿意使用触屏是实施行为的手感受不到反馈;而放弃物理键交互是因为他们占用了太多的(屏幕显示)面积。

物理按键和触控交互本身并没有对错而言。只不过在一些时候,享受方便的同时,还是有一些东西无法替代。

苹果对于交互的理解

苹果的对交互的思考可以追溯到乔布斯时代,“我们开展了大量的用户测试,触摸技术不大适用于在使用过程中垂直放置的触摸界面,因为这样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很快就会感到疲劳,长时间使用手臂会感到很累,这不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

这之后我们也难接触到苹果本身对于交互本身是如何定义的。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苹果至今还没有推出任何一款拥有触控屏幕的 Mac 电脑,但这种理论好像又与 iPad Pro 配合的 Smart Keyboard 相悖。

反而苹果在 TrackPad 上实现的交互既有趣,又实用的多。除去手势本身,后来实现的 ForceTouch 功能既减去了机械结构,又模仿出反馈效果。

联系到文章开头,这是一种既解决需求、又让手部直接感受到反馈的工具,而不是用手指直接在玻璃上指指画画的动作。

 

题图插图来自:ytimg,apple,wikimedia,googl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超级高铁」太远,Hyperloop 决定先做个 AR 高铁养活自己

2016-8-01 10:19下一篇

【早报】注意了!天猫医药馆被禁卖药/罗永浩自曝锤子 T3 细节/Facebook 又双逃税/

2016-8-01 07:57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