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16-8-17 09:59

尸检,或成 VR + 医疗的最佳应用 | 医生说

本文作者为 New York Times 博主、知名医生 Abigail Zuger, M.d.,为方便读者理解,以下将采用第一人称讲述。

1816443811584

对于很多 VR 从业者来说,药物可能是最后采用 VR 技术的行业。毕竟,身体就是身体——有血有肉,不能造假。我们可以把书本变成虚拟的字节,打造无人驾驶汽车和无需士兵参与的战争,甚至用塑料和钛给外部电路打补丁,但身体还是要靠医学来治疗。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试图绕过这一点。我们曾创造了许多患有各类疾病的虚拟病人,用外部工具检查内脏。但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被弹回现实。

1817054711584

VR 医学是趋势

对于这一代医学生来说,虚拟医学就是为他们创造的。几十年前,医学生学习 CPR(心肺复苏术)时用的是一个叫做 Resusci Anne 的塑料娃娃。很显然,塑料娃娃和真实的胸口感觉很不一样,毕竟在压力下,真正的肋骨会断裂。

目前采用的仿制病人比 Anne 要先进的多,最复杂的一款甚至会像真正的生命垂危的病人一样有濒死呼吸(agonal breathing)、瞳孔放大和心脏衰竭等复杂反应。这些仿制的病人,甚至还有静脉注射管线(IV lines)和喉管。

更先进的版本是虚拟病人,他们实际上是真人,而不是病人。这些扮演虚拟病人的人包括志愿者和收费的专业人士,学生们可以练习看病和诊断。

1817205911584

和真正的病人一样,“标准化病人”很难沟通、要求很多,也可能魅力十足。他们甚至还会斥责学生们做错的地方,真正的病人很少敢这么做。

对于外科医生和病理学家来说,他们也可以在屏幕上挥舞虚拟的手术刀,消除学习的风险。

在卫生保健触及不到的地方,VR 也能被用上。“虚拟尸检”就是把死者放到 CT 扫描仪下,而不是病理学家的刀子下,结果相当准确。如果加上主要器官活检,结果会更精确。

1817377011584

虚拟世界的真实病人

在虚拟训练之后,关键时刻来了。伴随着担架发出的刺耳声音,一个真正的病人走进虚拟现实的世界。这个病人有真实的躯干和肋骨,真实的思维——虚拟体验在瞬间溶解。

沉浸式的虚拟医学会让实际情况变得更容易吗?似乎并非如此。尽管进行了虚拟训练,医学生仍然觉得真正的手术操作很可怕,很难达到熟练的程度,操练的机会也来之不易。

1818218011584

回首痛苦的学习过程,很多医生往往决定在死后捐赠尸体,用于教育新生,帮助他们成长。对于解剖课程来说,尸体总是供不应求,向捐赠尸体的人付费往往看起来是比较公平的做法。

尸体解剖对于医学生来说是否足够?对我而言,医学生解剖的尸体算不上是他们的第一个病人。尸体可以算得上是医学生的第一个虚拟病人,而第一个活的病人则更具有颠覆意义。

1817543311584

对 VR 中真实病人的设想

所以,我考虑的是,是否要在活着的时候把身体捐赠出去,让医学生不仅仅在虚拟现实中练习。

虽然目前我的身体没什么毛病,但总会出现毛病的。到那时,我会让医学生反复问我各种问题,让学生为我输入静脉点滴、做心电图,尝试脊椎刺穿、重复血培养,甚至是捶打胸口。

1818069211584

血培养是将新鲜离体的血液标本接种于营养培养基上,在一定温度、湿度等条件下,使对营养要求较高的细菌生长繁殖并对其进行鉴别,从而确定病原菌的一种人工培养法。

如果真的要这样,不妨称我为非虚拟病人,或者真实的仿制病人。或许当我生病时,就没有这么大的决心了。谁知道呢?

本文编译自 New York Times,原文标题为 Yes, Medicine Can Use Virtual Reality, Emphasis on Reality 。

题图来源:softpedia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IDF16】新技术层出不穷,想转型的英特尔还有什么法宝?

2016-8-17 11:44下一篇

年度争议最大游戏神作:要玩 5859 亿年才能通关

2016-8-17 09:3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