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图书馆:有生之年,我们都看不到这些作品了

新创

2016-11-05 17:52

今年 5 月,《云图》的作者大卫·米歇尔完成了一部中篇小说。他并没有把这本书交给出版商,而是将其放到了一个胡桃木盒子里。几天后,他把盒子带到挪威的 Nordmarka 森林,交给了 Future Library(未来图书馆)项目的负责人。

这是一部为未来读者准备的作品。在有生之年,我们都无法看到它的内容。“当我从笔记本的垃圾桶里删除它时,心里真有点不舍。”米歇尔对 Wired 网站说,“100 年后,或许《云图》已经不复存在。其实,这部作品比我的所有作品都要安全。”

futurelibrary-1

Future Library 是苏格兰艺术家 Katie Paterson 于 2014 年发起的项目。首先贡献作品的是加拿大知名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此后,每年由不同作家提供作品。目前,这些作品的电子版和纸质版保存在奥斯陆城市档案馆的地下室里。2018 年,它们会转移到新建的 Deichman 公共图书馆。所有的作品将在 2114 年公开。

“这个项目的时间跨度超越了我们自己,” Katie Paterson 说,“作家们是面向未来读者写作的。”

为了这个项目,1000 颗挪威云杉被种植在 Nordmarka 森林。当地的护林员在小树上缠了彩色丝带,以防人们踩踏。以后,它们将是印刷这些书的纸张。据估计,大约 3000 部作品将被印刷,但是 Paterson 并不确定。“我觉得人们会写短篇小说,但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作品很长。”

future_library_2

在为 Future Library 提供作品时,作家们可以选择任何题材,但是,他们不能将作品展示给任何人。米歇尔觉得这未必是一件坏事,相反,他觉得写作更加纯粹,创作更加自由了。同时,这个项目展现了对阅读永存的信念。

写作时,作家不知道读者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生活的世界。米歇尔认为,这是该项目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我觉得,你无法预测 2114 年的读者是怎样的,” 他说,“设想一下,如果这个项目启动自 1914 年的话,吉普林和福斯特肯定无法想象 2014 年的世界。” 目前来说,所有作家都选择了小说,而 Paterson 希望以后的作品会包括哲学或者散文。

对于冰岛作家 Sjon 来说,这个项目有着特别的意义。“我以冰岛语写作。到了 2114 年,这种语言基本只有学者才能看懂了,” 他说,“我为这个 33 万人的社群写作。除了文学之外,他们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了。” Future Library 将成为他保留声音与语言的最终方法。

题图来自 nationaljournal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