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到底干了什么,让硅谷精英们这么不爽?

人物

2016-11-09 15:08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终于在今天落下帷幕,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笑到了最后。但之前有关总统最终将会花落谁家的讨论一直在媒体、社交网络甚至街边的小茶馆激烈地进行着,就连曾经被认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会敲代码”的硅谷精英们也被卷进了这场堪比美剧的大战。

更引人注意的是,新总统似乎在硅谷这里格外不受待见。

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道的数据显示,2016 年硅谷各大公司雇员向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阵营的捐款达到 300 万美元,是特朗普的整整 50 倍。从数据中可以得知,硅谷有多达 97% 的人选择支持希拉里,而特朗普也并不能独占仅剩的 3%,需要与自由党候选人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及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Jill Stein)平分剩余份额。

从全国范围来看,尤其是希拉里邮件门等一系列事件爆发后,特朗普与希拉里的支持率一直呈现胶着状态,为什么到了硅谷这里反而有了如此大的反差?

特朗普与硅谷的爱恨情仇

Anti-Trump-letter

(图片为硅谷科技公司领袖联名公开信截图)

7 月 14 日,一封由硅谷科技公司领袖联名签署的公开信发布到了网络上,包括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Slack 联合创始人斯泰沃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Yelp 首席执行官杰瑞米•斯托普尔曼(Jeremy Stoppelman)等在内的 145 名科技公司领袖以个人名义公开表示自己对于特朗普以及创新的态度:

作为在技术领域工作的发明家、企业家、工程师、投资人和商业领袖,我们为美国创新感到自豪,它是美国的骄傲,也是受到广泛认同的繁荣的动力源泉,也是造就我们全球领导力的标志。

而对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反创新”的特朗普,他们也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回击:

特朗普对于创新来说是一场灾难。他的观点与开放的思想交流、自由的人口流动以及全世界范围的通力合作等普世价值相悖。而这一切恰恰是我们国家能够持续创新和成长的基石。

尽管这封联名信中不包含苹果、Facebook、Google 等顶级科技巨头,但前文提到的大选筹资就主要是由包括苹果、Alphabet、微软、Facebook、亚马逊在内的五大科技巨头的员工进行的。而小道消息也称苹果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 Alphabet CEO 拉里•佩吉(Larry Page)等一众老板曾在 3 月齐聚佐治亚州海岸的一座私人岛屿召开秘密会议要“干掉特朗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特朗普如今遭遇如此全面抵制还得归罪于他那张口无遮拦的嘴。

他曾经指控亚马逊 CEO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利用旗下的华盛顿邮报偷漏税并涉嫌垄断政治资源;他谴责苹果拒绝协助联邦调查局破解枪击案恐怖分子的 iPhone 是不爱国的行为,还在 twitter 上“威胁”说以后要把苹果手机换成三星;他还指责 Facebook 因雇佣太多外国员工而影响了美国人的就业。

事实上,很多人都认为特朗普除了会用社交软件进行总统大选宣传之外,对于科技几乎一无所知。他曾经在一场关于如何阻止 ISIS 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恐怖活动渗透的讨论中提出了匪夷所思的建议:让比尔•盖茨帮忙关掉互联网。

这样一个腹中无物却又喜欢在专家面前“秀智商”的人物,现在竟然有很大可能成为下一届总统,这当然是硅谷精英们无法接受的,但这其中还有一个特例。

被称为硅谷精神领袖的 PayPal 创始人以及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唯一公开表示支持特朗普的硅谷公司领袖。这位“教父级”的人物继在发表演讲公开表示为特朗普站台之后,又被爆料称向特朗普团队捐款 125 万美元。

Peter thiel

(图片来自:Vanity Fair

在所有人的反对声浪中“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蒂尔此时显然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考虑,他认为从国家的整体考量,相比希拉里,特朗普才是那个能够使美国出现真正的改变的人。

美国正在走向错误的道路,虽然硅谷靠创业做软件赚了很多钱,但硅谷只是个小地方,我们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思考。我们国家的债务越来越多,而华尔街正在制造更多泡沫——从政府债券到希拉里的演讲。

他也表示,尽管共和党的政策并不一定都是完美的,但是特朗普不会只进行虚假的文化战争,会更专注于如何解决经济衰落的问题,他是政客中难得的诚实的人。

作为科技投资界的泰斗,蒂尔此次公开支持特朗普也被认为是其在政治界的一次“高风险投资”。而作为 Facebook 的首位外部投资人,蒂尔还曾投资 SpaceX、LinkedIn 等公司,传说投资回报率达到 10000 倍。此次押宝特朗普,也印证了蒂尔长远又毒辣的投资眼光。

硅谷拒绝特朗普的真正原因

硅谷与共和党的关系似乎一直都若即若离。

的确,偏保守主义的共和党与自由主义盛行的硅谷从基因里看就是两辆背道而驰的车。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Gregory Ferenstein 在其文章中称,在过去的 30 年间,硅谷这个新兴的超级富豪聚集地逐渐将自己的喜好转向了民主党。

在前两届美国总统大选中,无论是从投票数量还是筹款数额来看,民主党在硅谷的表现都大幅碾压共和党。但近几届总统大选却从没有出现如此一边倒的局面,2012 年奥巴马在硅谷的筹款是罗姆尼的 3 倍,2008 年是麦凯恩的 6 倍。而今年,是惊人的 50 倍。

硅谷对特朗普如此拒之门外的更深层原因可能在于他对硅谷价值的挑战。

众所周知,作为美国新兴科技的孵化地,硅谷一直倡导平等、创新、自由和开放,但特朗普的种种表现,却在硅谷众精英这里“拿了负分”。

硅谷以文化和种族的多样性闻名。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来自台湾,Google 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来自苏联,Whatsapp 创始人简•库姆(Jan Koum)也是移民后裔。他们喜欢开放而自由的环境,这造就了今天的数个科技巨头;他们敬仰真正的开拓者,就像当年追寻美国梦的第一代美国人;他们不畏开放竞争,无论对手来自欧洲、中国还是墨西哥。

Apple Pride

(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 LGBT Pride 游行,图片来自:Engadget

而特朗普却非要跟硅谷对着干,他在一场辩论中提出自己准备驱逐非法移民的计划,并强调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充满争议地对移民者使用西班牙语词汇“坏家伙(Bad Hombres)”更是将他推到了舆论的风头,民众认为他有种族主义的倾向。而对女性和其他团体的傲慢无礼也加剧了硅谷对特朗普的厌恶。

真正将硅谷精英彻底推开的是特朗普的“反创新”。尽管硅谷精英们肯定政府在新兴科技产业发展中扮演的引导作用,但特朗普显然把这个作用曲解并极端化了。他用关闭互联网来作为解决恐怖主义的途径,他倾向于对媒体扩大审查,他甚至还反对全球化,要求苹果将生产线搬回国内。但在政府应该做到的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科研方面他却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

硅谷领袖们在联名信中这样说道:

我们需要的是这样一个候选人,他/她能拥抱这些真正造就美国科技产业的理想:言论自由、包容开放外来者、机会均等、对研究和基础设施进行公共投资以及尊重法治。

显然,特朗普的种种举动是让他们失望的。

从选举的投票结果来看,硅谷 er 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定。作为美国 GDP 重镇,硅谷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最终选择拥抱了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在这个象征包容、开放、多元、冒险的地方,特朗普以 35.5% 对 59.6% 落败。

但硅谷的拒绝并没有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普拿下了绝大多数中部“农村州”,奠定了胜利。

Trump-us

(图片来自:Fortune

也许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今晚将是一个难眠之夜。一个对创新价值认同如此有分歧的总统将为美国科技界带来什么新变化,现在无人可知,但远在加州的硅谷 er 们显然要担心得更多。

题图来自:New York Pos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