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11-21 09:34

【专访】兰亭数字:做 B 端没有那么强的爆发性,但一年内比较稳妥

  • 2015 年 6 月份国内首部 VR MV《敢不敢》
  • 10月份国内首部 VR 电影《活到最后》
  • 11 月份国内首部 VR 直播对战真人秀《荣誉之战》
  • 2016 年 3 月份国内首档 VR 综艺《谁是大歌神》
  • ……

15 年时,VR 影像内容领域的兰亭数字做了不少的尝试,也因此名声噪起,到了 16 年,兰亭数字却少了不少动作,但这也不代表没有改变,此前许多面向 C 端的服务,兰亭数字做了缩减,而 B 端市场如今成为这家公司的营收主力。兰亭数字还在坚持做 VR 影视,但在他们看来,VR 内容创业依然是个“巨坑”。

目前做 VR 影视,都是在堆钱堆资源做尝试

我们的废片率有多高?从 14 年到现在,纯粹算拍摄 VR 影视内容的得有 200 多部,其中有一半是废片。

兰亭数字 COO 庄继顺表示,VR 电影需要一个很长的探索期,几百年电影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蒙太奇标准逻辑,VR 电影一出现,直接就颠覆了这一逻辑。从业者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探索新逻辑和叙事方式。

兰亭数字认为,VR 影视里,导演更像一个产品经理,他要设计每一个环节,不仅仅是视觉的把控,还要做好对听觉乃至用户互动方面的控制。“我们是没有剪辑师的,剪辑师就是我们导演,因为他最清楚,他想表达的内容以及每个具体细节。”庄继顺表示,VR 影视对导演要求是比较高的,但目前 VR 没有所谓的影视经验能去复制和学习。

可以说我们的导演也在培养阶段,就是堆钱堆资源,团队不停地拍,不停地练,去摸索 VR 影视里的新的叙事逻辑和镜头语言。

 

我们把每一部片子都当成一个实验。

《活到最后》片长只有 12 分钟,却耗费了兰亭数字近半年时间去完成。而这么长的制作时间里,多数出现的问题都不应该是内容创作者需要去解决的,例如灯光、美术、拼接等。

wechatimg28

大投入后收效却不保证,兰亭数字在《活在最后》完成后也曾有过动摇:是否还坚持做 VR 影视。但之后,他们还是决定再做些尝试,于是就有了投入更大的《sister》。

《活到最后》也算引领一波这种片子的风潮,之后我们仔细看了一下各家的内容,感觉大家的尝试还不够。大量的 VR 影片呈现出的还是带有传统的一些逻辑思维,主题也限制恐怖片、情色片、剧情片和纪录片这类,新技术应用也不多。

颠覆需要用各种各样的新东西、新技术。

庄继顺表示,做 VR 影视“试验”时,用大量新技术是第一步探索,其次才是继续去寻找内容创作里的创造力。据了解,《sister》这部片是兰亭数字第一次正式地去应用 360 度 3D 和点云扫描技术,片子的 CG 数量与实拍数量相近,需要大量的特效与后期才能完成制作。兰亭数字为《sister》规划了 4 个月的后期制作时间。

除此之外,庄继顺还表示《sister》也用了很多他们自己摸索出的镜头语言,硬件上也增加了不少例如摇臂、滑轨、无人机等进行辅助拍摄。

如果还按照原来的影视制作的做法——内容团队和技术团队是完全分开、或者是外包的做法,是做不好 VR 影视的。

兰亭数字最开始也沿着传统影视的做法去发展,但在影片拍摄的过程里发现,现阶段如果想做内容,必须将软硬件和内容放在一起做。

VR 在软件、硬件、制作流程和生产上都是没有标准的,都要重新去探索,只能自己团队来完成和配合全部工作。

据庄继顺介绍,目前兰亭数字有做软件研发的人员,还有硬件工程师,负责相机和 VR 影视拍摄需要的周边产品研发,最后才是传统的影视导演、编剧和专门做影视后期的特效团队。

为了满足拍摄时的软硬件需求,兰亭数字形成了自己的 VR 全景视频直播全解决方案、VR 电影制作方案、全景视频航拍全解决方案、VR 视频后期增稳解决方案等。据了解,VR 直播解决方案已经成为兰亭数字的营收来源之一,主要面向 B 端市场。

VR 内容核心壁垒并不在技术上。最早的壁垒就和优势是技术,但未来内容团队的创造力才是核心。

 

技术差距会越来越小,未来是没有什么所谓的技术优势。但现在 VR 影视行业的技术还没有很成熟,处于一个无法通过直接购买形成生产力的阶段。所以兰亭数字现在用的方法就是拿技术赢取发展时间,我利用这个时间优势再不计成本地去培养内容团队。

而除了拍摄技术上的困难, VR 电影对演员本身也形成了挑战。兰亭数字现在倾向于找话剧演员出演,VR 影视里目前较常采用的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需要演员有很好的演技功底。但没有了明星效应也是 VR 电影的发展矛盾,因为早期的 VR 影视需要明星来发挥导流作用,提升影响力。

VR 影视的探索期里,兰亭数字用 B 端营收养活理想

去年 1 年的时间里,兰亭数字尝试过所有和 VR 视频相关的方向,包括了直播、电影、视频、营销、旅游、演唱会等,但今年收缩到 3 个方向:一是面向 B 端提供 VR 直播解决方案、二是 VR 营销制作、三是 VR 影视。

如果从直播的表层观看数据来看,VR 直播的效果是很不错的。但兰亭数字却放弃面向 C 端的 VR 直播。据了解,VR 直播的隐性成本非常高,主要是在云端服务器的费用上。

一场演唱会如果是 20 万人观看,一周拍一场,一年下来 50 多场量也不是很大,但这一年的服务器费用就至少要 3 个亿,这还没算上其他的运营人力成本。去年年底我们做了几场以后,算完账发现目前 VR 直播不是我们能负担得起的,所以就将 VR 直播版块从 C 端撤回到 B 端。

据了解,兰亭数字将直播版块收缩到 B 端后,结果也证明这一做法是正确的,目前兰亭数字的营收其中一部分就来自于提供面向 B 端 VR 直播解决方案。

wechatimg30

《我的 VR 男女友》

除了直播,兰亭数字的在 VR 营销方面也有了不少不错的成绩,也是营收的主体来源。此前兰亭数字和淘宝、宝洁合作的《我的 VR 男女友》系列 VR 广告片,观看者可以分别和杨洋扮演的 VR 男友以及迪丽热巴扮演的 VR 女友亲密接触。这部广告片也获得了宝洁年度 Best social commerce 品牌建设和营销奖。据介绍,兰亭数字也和联合利华、奔驰,宝马、路虎、澳大利亚国家旅游局等达成合作,兰亭数字为合作方提供 VR 营销一整套解决方案。

兰亭数字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去年 7 月,兰亭数字获得华闻传媒的天使投资,今年 3 月,兰亭数字再次获得包括华策影视、康得新、百合网在内的上市公司投资,pre-A 轮估值已到 2.1 亿元,为目前国内 VR 视频领域创业公司最高估值。

已有的融资资本,投资方华闻传媒、华策影视在影视领域已有的优势包括 IP 引入、明星合作等重要资源,再加上调整后的针对 B 端的服务带来的营收,已经能让兰亭数字不必太担心今年年末的“VR 资本寒冬”问题。

兰亭数字的想法是用 B 端的营收来平衡在 VR 影视里的亏损,而不是一味地烧钱。

目前来看我们的操作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我们依然不敢轻易就开拓新领域或收缩某一版块,我们只能是直播方案、营销和影视三个方面都做。15 年做这么多方向,16 年收缩成这 3 个方向,这样确实比较谨慎一点。

而除了整体性的发展调整,兰亭数字的 VR 影视的制作上也有了新的改变。之前兰亭数字尝试过 360 度 3D 的拍摄做法,但现在他们更倾向于制作 180 度 3D。

庄继顺表示,用户去看视频喜欢舒服地躺着看,如果老是得扭头去看 360 度内容,久了累了他们就不会再想去看你的东西。“360 度 3D 涉及到的制作成本也高,还有无效的宽带成本,无效的画面。调整为 180 度 3D 这种做法可能比较接近现实。”

今年的洗牌期,洗得最多的是两种公司,一是做内容没有 IP 或是资金支持的,纯粹的 VR 创业今年是非常难的;另外一种就是方向走错了,或者是步伐错了,也非常危险的。因为关键发展期错过了,你再尝试是没有问题的,可问题在于你这一步错误了,你消耗的钱是没法补的。

此前,米多娱乐的欠薪事件让不少从业者唏嘘,无法变现成了 VR 内容创业的难以走出的困境。内容创业是个长久战,兰亭数字选择暂回 B 端。

我一直坚信,如果中国未来的 VR 内容也起不来,那我们一定是最后一个死掉的。做 B 端没有那么强的爆发性,但我觉得比较稳妥。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如何评价 Google Earth VR?

2016-11-21 10:21下一篇

【早报】HTC 否认出售手机业务/PlayStation Twitter 账号被黑/戴尔 1.7 万元电脑错标成 227 元,被要求发货

2016-11-21 07:4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