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研究了哪个 emoji 最火爆,这家输入法厂商还想再造“巴别塔”

公司

2016-12-04 21:40

巴别塔是圣经当中著名的故事。大洪水之后,上帝与人类约定,不再用洪水毁灭人类。

但人们却对诺亚时代的洪水仍然心存恐惧,当时的人类讲着同样的语言,名为亚当语。他们决定建造一座名为“巴别塔”的通天塔。上帝为了阻止人们的通天计划,让人们学会不同的语言,使之相互之间不能沟通并且分散到各地。人类的隔阂由此产生,建造“巴别塔”的任务也随之终止。

随着语言学以及科技的发展,人类的语言隔阂不再那么明显,而互联网更是一定程度上弥合了语言和文化的鸿沟。Emoji,这种诞生于 17 年前的符号如今隐隐有成为全人类共用的一种语言体系的趋势。在 2015 年,《牛津词典》把年度词汇颁给了一个 emoji,那个“笑着哭”的表情。

emoji-love

2016 年,大家还是最爱这个“笑着哭”的表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一年过去了,大家最喜爱的 emoji 还是没有变。

Kika 是一家主要做海外市场输入法的创业公司,产品覆盖了 140 个国家,目前总用户超过 2 亿。前不久,他们联合北京大学黄罡教授、刘譞哲副教授团队以及密歇根大学梅俏竹副教授团队发布大数据报告《Emoji,新世界语的崛起——Kika 输入法全球用户 Emoji 使用行为大数据报告》。

这份报告利用 Kika 得到的数据,展示了谁在用 emoji,怎么用 emoji,emoji 和文化有何关系,还有什么影响人们使用 emoji?

wechatimg7

依照 Kika 提供的数据,“笑着哭”这个 emoji 占到了所有 emoji 发送量的 21.25%,远远高过第二名的“红心”。

不过由于 Kika 主要做的是海外市场,并没有针对中国市场推出输入法产品,所以这份数据当中并未包括来自中国的数据。而根据之前腾讯发布的报告,中国网民最喜欢发送的表情是“呲牙笑”。

wechatimg6

如果是以日期来划分,就会发现在周内大家使用量前五的表情完全一样,而到了周六,荷尔蒙的气息就浓厚起来了,“玫瑰花”和“红心”的表情开始上榜。到了周日,“微笑”也代替“哭泣”成为第五名,这说明人们还是在休息日的心情更好一些。

wechatimg5

如果是以国家来划分来看的,我们会发现法国是个完全的异类。作为世界上最浪漫的国家,法国人最喜欢的 10 个表情里面,有 9 个都是用来表达爱意和喜欢。

wechatimg8

虽然看起来大家都很喜欢用这个“笑着哭”的表情,但是从各国文化的角度出发,不同的文化传统对人们喜欢的 emoji 也有影响。比如喜欢按规矩办事的西班牙,以遵守规定为荣;生活习惯受天主教影响的墨西哥,微笑和握手是他们的问候方式,亲吻和拥抱也仅限于熟人之间;哥伦比亚非常注重礼仪。在这些传统色彩浓厚的国家,这个“捂脸猴”有着“非礼勿视”以及“害羞”双重含义。

lgbt

除了传统文化之外,国家中的权力平等程度,个人主义倾向,乃至对 LGBT 群体的包容程度,也会影响 emoji 的使用情况。

人类离重建“巴别塔”还有多远?

前文说到,全世界在使用 emoji 上有着惊人的一致性,这是任何一种语言都做不到的,当然其中也有不少的差异。而在 emoji 这种本来就生于数字时代的符号语言之外,各种各样的语言还面临着“数字化”的问题。

英语、汉语、西语等等大的语言不必担心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语言背后有人口和市场的支撑。但是并不是所有语言都有这样的待遇,都能跟得上互联网和科技的发展。

super

 Kika 输入法在开拓海外市场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因为商业的因素,使用者众多的语言总会迎来更多的输入法,但是,小语种的处境就尴尬了。

瑞尔·萨利姆是一位来自俄罗斯巴什基尔民族的语言爱好者,但在为移动智能时代下,他也会因为像巴什基尔语这样的小语种濒临消失而忧心忡忡。 没有一个手机制造商愿意为只有 150 万人使用的巴什基尔语设定一个专属的移动输入法键盘,当地人只能使用俄语的键盘进行网上交流。

15

后来瑞尔向多家制作输入法的公司发去邮件,请求他们重视小语种在输入法上的困境。后来 Kika 回应了他的请求,并与他合作,为这 150 万人使用的语言开发了输入法键盘。

拉丁罗曼语与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并称为瑞士四大官方语言。然而在瑞士 700 万的人又中讲拉丁罗曼语的人数只占 0.6%。机缘巧合之下,听说了 Kika 为巴什基尔语制作输入法的瑞士平面设计师雷莫也和 Kika 进行合作,耗时几个月,从电子化词库开始,做出了拉丁罗曼语的输入法键盘。

目前,Kika 输入法已经覆盖了超过 90 种语言。

为什么只做海外输入法,不管是大语系还是小语系都要覆盖呢?Kika CEO 胡新勇告诉爱范儿(微信号:ifanr),全球 70 亿人口,除去中国的 15 亿,海外仍有 55 亿人口,这是一个大得多的市场。如果再考虑经济或者汇率的因素,欧美市场更是大有可为,他们一开始就想做的是全球的输入法,而不是中国的输入法。

bill-4

(Kika CEO 胡新勇)

虽然看起来开发小语种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胡新勇也认为让世界沟通更简单是他们的使命。作为一家主要从事输入法的公司,他们有责任保护小语种,传承它,创新它。而且,每一个小语种都不是需要从头再来的,很多核心算法,推荐引擎和键盘滑行技术是可以通用的。

讲到重建“巴别塔”这件事,就不得不提翻译和语音识别这两件事。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几年来 Google 翻译和 Skype 实时语音翻译都取得了不小的进展。在上次锤子新机发布会上,罗永浩也演示了讯飞语音输入法的语音识别情况。仿佛这一切意味着,语音到文本的鸿沟快被填平,语言之间的机器翻译问题也不是那么让人尴尬了。

胡新勇表示,他们自己的翻译功能也在开发中,涵盖了语音和文本,几大语系都有规划。但是他也对目前一些语音输入法吹牛的现象表示不满:目前人的语音识别准确率是 97%,所以目前国内几大语音输入法宣称的识别准确率也是 97%,但实际肯定做不到这么高…

即便如此,胡新勇也认为,现今离人类解决语言隔阂并不远了,世界的语言很快就会平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