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首告刷单团伙,电商平台与刷单之战迈入了第二阶段?

公司

2016-12-05 17:48

行政处罚显然已不能有效惩罚刷单行为,因此阿里巴巴寻求通过民事诉讼,在法律框架内穷尽一切手段“追杀”刷单组织者。

今天中午,阿里巴巴宣布向法院提交起诉书,以“严重危害市场竞争秩序”的名义状告刷单平台“傻推网”,并索赔标的 216 万元人民币。该案件目前已获法院立案,阿里此举在国内同级别电商平台中尚属首例。

野火吹不尽,刷单猖獗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和无尽的刷手

阿里巴巴透露,从今年 4 月份至今,公司已经配合执法部门连续查处了“整点抢”、“牛刷刷”、“领啦网”、“蓝天碧水”、“蓝天网”等大型炒信平台,尽管取得了一些数量上的成绩,但阿里认为根据现行《网络管理交易办法》的规定,很多刷单团伙在被查处之后仅仅是付出了十余万罚款,这样的处罚并不能起到规范市场秩序的作用。

根据阿里官方数据,此次被告“傻推网”的业务覆盖所有电商平台,开业仅一年其 90 后创办人就获利 36 万元,其余刷手获利超过 180 万元。获利上百万却只要面临不到 20 万元的行政处罚,这样的违法行为可谓是性价比极高。

除了违法的金钱成本极低之外,刷单行为为何屡禁不止?根据爱范儿(微信号:ifanr)了解,原因可以归类为以下:

首先,刷单平台敢于在网络上公开宣传,参与其中的刷单成员也分散于全国各地,仅仅是通过 QQ 群、YY 等方式聚集在一起,即使查处了 1 个刷单平台,那些依靠刷单赚点“零花钱”的刷单个体户仍然能够通过刷单的关系圈找到新的刷单渠道,导致刷单平台并不愁找不到刷手,刷手也不担心一个平台被查处后找不到下家。

截止至发稿时,爱范儿(微信号:ifanr)通过 Google 搜索关键字“淘宝 刷单”,仅仅是首页就能找到多个公开的刷单平台,而在百度搜索相同关键字,同样可以在右侧推荐栏中找到大量的刷单渠道,甚至还能看见刷单平台投放的搜索引擎广告。刷单平台的公开性之高,假设忽略那些通过刷单平台会员费诈骗的网站,使得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开始刷单。

1_meitu_2

(Google 关键词截图)

2_meitu_3

去年 4 月份,《楚天都市报》曾经刊登一则大学生揭开淘宝刷单内幕的报道,这名湖北某高校的大三学生在爆料中透露自己大半年来经手的刷单记录达 2000 多单,其中一个刷单群的注册人员就多达 2182 人。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电商平台与刷单团伙之间的“博弈”显然还无法处罚到大多数直接参与刷单的一线刷手。

其次,刷单行为的猖狂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电商平台存在着刷单的刚需。想要在淘宝和天猫上赚钱,光是一心一意卖好产品是不够的,只有不断投钱购买平台各式各样的推广资源、广告位,让自己的网店有更多机会呈现在消费者搜索结果内,才有更大的盈利空间。

然而并不是所有卖家都有能力承担起官方推广和营销渠道的成本,求助于无孔不入的刷单平台就成为了灰色地带里的选择。曾经有卖家向北京日报报道透露,刷单带来的效益高于一些正规渠道的推广方式,他曾一次性投放直通车广告费超过千元,但直接带来的订单仅有 800 多元;而通过刷单公司,每单的费用仅 8 元左右。

一线刷手如野草般存在,客户需求屡禁不止,这些因素使得刷单渠道的建立并不是一个大难题,而从刷单业务中衍生的诈骗、违法信息销售等犯罪行为带来的巨大利益则进一步诱惑了更多的人铤而走险进入刷单行业,刷单恶行之所以屡禁不止也就不难理解了。今年 3·15 晚会曝光刷单行为之后,甚至有的刷单平台向刷手宣称

哈哈,3·15 晚会是给刷单做了广告。

shuadan

(图片来自:法制晚报

阿里 VS 刷单之战升级,重罚之外信用体制和法律也要跟上

我们希望借助法律的力量,让从事涉嫌违法行为的组织者倾家荡产。

相比过往联合工商局等政府部门开展立案调查,处以行政处罚,阿里巴巴此次针对“傻推网”的诉讼显然有着更加强硬的态度,欲求将刷单行为提升至危害市场秩序的法律高度。不过,想要彻底根治刷单以及背后的的灰色利益链条,还需要更加全方位的监管。

去年 7 月 31 日,阿里巴巴宣布在杭州联合赫基国际、罗莱家纺、美的、梦想城堡、韩都衣舍、舒华股份、森马和中国黄金集团 8 家企业发起成立了中国电商诚信共同体,作出承诺诚信经营、拒绝舞弊、清除内部腐败、建立员工诚信档案、协作反舞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客户数据安全的七项承诺。

chengxin_meitu_4

(图片来自:天下网商

今年 7 月,浙江省工商与淘宝网达成了“电子证据协查机制”,据报道,对于不配合调查的炒信商家,浙江省工商可第一时间向淘宝调取电子证据作为执法依据。电子证据被采信后,工商执法人员将会按法律规定给予处罚,并公示处罚信息。

10 月 25 日,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八家互联网公司受国家发改委、工商总局、中央网信办等七部委邀请,共同组建了“反刷单联盟”,并通过《反“刷单”信息共享协议书》宣誓共享反“刷单”信息、共同打击网络刷单行为。

在打击刷单行为这个重要任务中,阿里巴巴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盟友”。除此之外,阿里巴巴也有一些对内需要完成的任务。

从根源遏制对刷单行为的需求,或许是控告刷单平台之外最重要的措施之一。阿里巴巴向爱范儿(微信号:ifanr)透露,目前平台对于刷单卖家的处罚按严重程度可以分为扣分、搜索降权和关店:

通过系统核查,人工审核,全网举报等一系列举措实施打击,一旦发现,将对涉嫌虚假销量、信用的店铺和商品,视严重程度给予扣分、搜索降权甚至关闭店铺的严肃处理。同时,平台也积极关注可能出现的炒作新动向,并逐步列入监控体系中。此外,我们一直与专案部门和公安机关保持合作和互动,对外围炒作团伙进行严厉打击。

至于那些通过刷单行为获利的店主个人,阿里方面向爱范儿(微信号:ifanr)坦言阿里作为平台只能处罚店铺而没法直接处罚店主个人。但是如果淘宝店主因违反诚信经营规则被关店,无法使用同一个身份证再次注册淘宝店,若刷单金额巨大,阿里也会将相关资料通告给执法机构,协助工商部门处罚商家。

最后,即使阿里等大型电商平台目前已经动用了大数据、监控体系等技术手段以及工商部门、公安机关等执法和行政力量的支持,想要彻底根除刷单行为,中国的电商行业还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法律环境以及信用体系,一方面让参与刷单行为的个人、组织在受罚后无利可图,另一方面还要借助信用体系让他们日后的经商行为受到重重牵制。

题图来自:keenonthelaw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无人机、汽车,探讨商业模式和科技产品与社会的结合。工作邮箱:michael@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