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爷爷已上线,请做好防谣言防上瘾措施

生活

2016-12-21 17:54

近日老戏骨王庆祥在微博上大热,因饰演过刘烨、王凯等多位男神的父亲而被众多女粉丝们喊作「公公」,自此,继一代「国民岳父」韩寒之后,成为网红「国民公公」。

但王老先生走红不仅是因为其演技和身份,更多的因素是因为他微博那格外清奇的画风。你们感受一下他的求知欲:

wqxwqx3

还有自己转发表情包:

wqx11 wqx12

不仅自己玩表情包,还要拉上朋友们:

wqx-1 wqx2

在荧幕上一本正经的老人突然使用大量网络词汇,在社交平台上以特别跳脱的形象与粉丝互动,的确很容易吸引网友们的好感。而即便不是演员,只要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长辈在线上表现得稍微时髦接地气一点,都已经足够引起我们的兴趣去把这些趣事分享给朋友了。

为什么我们会讶于老年人在网上玩得溜

人上了年纪之后,会越来越依赖于自己以前积累下来的经验,而非学习新知识,因为学习尝试新事物要比遵守已有经验付出更多的努力。这也是为什么在跨代的家庭中,经常会有关于育儿、生活常识等方面的婆媳大战。

另一方面,我们的父辈祖辈这辈子大多都活得很赶,赶着找工作,赶着结婚,赶着生孩子,赶着继续赚钱把孩子养大。他们的身份不是自己,而是从一个家庭的儿子女儿,到另一个家庭的父亲母亲。当他们把自己养育儿女的任务完成之后,私人空间突然空旷开来,他们会不习惯,于是,就有可能继续把生活的重心放在后代身上。

所以呢,你妈没事老逼你穿秋裤不一定是因为天气冷而牵挂你,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其他事情做而已。

qiuku

而当传统的老年人变得不那么传统,不再把目光聚焦在家长里短上,而是积极学习网络流行词汇去尝试融入年轻人的世界,那么他可以说不是旧观念中理解的老人了,他已经是一个经受当代互联网洗礼,拥有自己消遣方式的新时代高龄先锋了。

网民不再是只属于年轻人的符号

wangminnianlingjiegou

据 CNNIC 发布的《第 38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6 年 6 月,40 岁以上群体占比为 22.4%。而在 2012 年 12 月这个比例只有 18.6%(如下图)。

wmjg

与此同时,相比之下,10 岁以下儿童群体也有所增长,互联网继续向这两个年龄群体渗透。

网民年龄段的扩大化,原因有一是互联网大面积普及,已渗透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比如说作者的妈妈虽然至今仍学不会智能手机的许多功能,但她还是服从于自己天生的强烈购物欲,学会了网购;而还在上小学的弟弟妹妹们,也从记事起就习惯了手机和电脑的存在,早早地学会了上网(虽然可能还不会用搜索引擎,但至少懂得点进浏览器主页的小游戏)。

7k7k

另外,前几年的换机潮,及智能手机更新迭代速度的加快,让很多人纷纷换上新手机,并把换下来的旧手机传给了家里的老人小孩继续使用。这使得更多的老人有机会接触网络,也令儿童接触网络的时间大大提前。

也许我们今年再过年回家,就能见到一屋子人不管老小,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发群,挑选,发朋友圈,互相点赞,一条龙不落下。

长辈学会使用互联网固然是好事,可与之而来的麻烦也不少。网友们抱怨最多的,传谣应当居首位。

谣言满天飞都怪中老年吗?

从「电脑辐射危害大,孩子总把成绩落」到「可怕!爱人特殊部位发肿,原来是手机脏过马桶」,有关新兴电子产品的谣言从来没有停止过传播,而这些文章出现的高危地,便是家庭群和长辈们的朋友圈。

yyjt1

但是,回忆一下,在我们的杀马特年代,QQ 也盛行着「今天是马化腾的生日,转发这条信息到五个群,你将获得一个月的 QQ 会员」。不看过往看今朝,即便是我们身边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同龄朋友,也有许多人转发过《疫苗之殇》,为接种疫苗后的不良反应而恐慌。

所以,谣言的传播与否,主要因素并不在于年龄,而在于人群对这些谣言的认知程度。特别是健康知识类,大多数是利用了人们对医学领域的不了解及对生命安全可能遭受威胁的恐惧。

长辈们经常转发那些在我们看来「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的文章,并不代表他们智商就更低下,而是因为在他们的经验和认知体系中,具备「以新闻形式出现」「有配图」「能写成文章」等因素的东西可信度会比较高。

未来这种谣言也许会退出历史舞台,但谣言并不会消失,而是会以新形式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继续骗我们这群「资深网民」。

不信给你现编一个:

据美国资深科技媒体 JustJoke 报道,在几周前,国内科技媒体巨头爱范儿(微信号:ifanr)运营主编刘学文已悄然离职并前往迪拜。报道一出,西方科技界无不哗然,为中国失去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媒体人而扼腕痛惜。

数据显示,在针对 250 名全球科技巨头的调查中,有 87% 的人对刘持有赞赏态度。据传闻,刘此次离开他最爱的公司去往陌生国度,是因为他在一次出差时遇见了迪拜王室公主,公主非常欣赏刘在单身多年后依然对生活充满热爱,于是决定邀请其到迪拜为自己守卫王国。

以报道形式出现,加上数据、理论、评级名号等,的确会让一段文字的可信度看起来更高。只要我们有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那么谣言的传播就不可能终止。

中老年也能带动新活力,但要警惕上瘾

面对长辈转发谣言时,部分比较有耐心的网友可能会去查相关的报道或是辟谣文章,虽然……对方可能并不会看。但也有人采取另一种方式,反其道而行,自己发类似于洋葱新闻的谣言。比如这个公众号:

wangyou

也许这类文章并不能达到令长辈停止转发鸡汤及谣言的行为,但它本身就是一种因长辈传谣而产生的有趣题材。

而随着中老年人网民数量的上升,未来会有越来越多针对这部分群体的产品及服务出现,比如今年拿到了 B 轮融资的糖豆广场舞便是瞄中了广场舞大妈这个市场。

反过来作用,等中老年人熟悉这个网络环境,且针对性产品服务更加完善之后,中老年上网的意愿会更高。

而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一个人的情感需求越不被满足,便越容易依赖于其他事物(你看恩爱的人刷微博都刷得比你少)。所以,虽然现在我们还在惊讶于中老人竟然会上网,但独居的老人们依赖网络的可能性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也许再过几年,「家里老人网瘾重怎么办」的搜索指数就上涨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