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考试考倒“老司机”,但它真的是必要的吗?

公司

2016-12-30 17:25

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范钦是不是天一阁的创始人?

你看到的这些不是高考历史题,是宁波市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试题。

12 月 29 日,宁波市首场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正式开考,在参加考试的 121 名网约车司机中,仅有不到两成通过了考试。考生们表示,题目很难,覆盖范围相当广。除了对网约车法律法规的考察,试题中还有“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这种冷门人文知识,让考生们“叫苦连连”。宁波市首位通过考试的司机在采访中表示,“如果不培训,压根儿考不出,裸考就更甭想了。”

ningbo-test

(图片来自:新蓝网

题多面广,各地考题难倒“老司机”

宁波市的网约车资格考试采用机考的形式,由全国公共科目和宁波区域科目组成。在 60 分钟之内,考生需要先完成“全国卷”,再考“宁波卷”,两科都达到 80 分以上时才能通过。

在“全国卷”中,主要是具有普遍规范要求的通识测试,包含出租汽车法律法规、服务规范、安全运营、职业道德及其他知识。而在“宁波卷”中,考察的范围就广多了。

除了要求从业司机掌握宁波市网约车的相关政策法规外,还有大量有关宁波市人文地理知识、网约车日常英语、宁波话等的试题出现,前文出现的“黄宗羲”等题目就出现在这里。据悉,这部分题目占考试总内容的近一半。

ride-hailing

(图片来自:凤凰科技

无独有偶,北京市也在同一天迎来了首场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但与宁波不同的是,参加北京市首场考试的是首汽约车平台的驾驶员,他们由传统巡游出租车转岗而来,因此不用考“全国卷”,只用参加北京区域科目的部分考试。

尽管部分参加考试的司机表示“大部分题都是送分的”,但题目中还是涉及一些可能“老司机”都不知道的问题。如在为外国客户服务时,有一道关于泰国宗教习俗的问题是这样的:“一对泰国夫妇带孩子乘车,司机觉得孩子可爱,能不能摸孩子的头?”如果没有特别学习过,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答案是“不可以”。

首批参加考试的北京网约车司机因为是由出租车司机转岗而来,因此不用考英语。但对于普通网约车司机来说,英语考试也成为一个很大的门槛。有司机表示,“我开车十多年,英语没学过更没用过,临了告诉我英语不过就不能开,那我只能准备换个行当了。”

driveer

(图片来自:飞流图片

除此之外,考试全部采用电脑答题。对很多年龄稍长、电脑操作不熟练的司机来说,不只题目难,答题的过程也很难。在北京市首场考试中,就有一名司机因对电脑操作不熟练,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考试

此前,上海、杭州、厦门等城市也启动了网约车司机从业资格考试。从整体上来看,在目前已举办考试的城市中,考试的形式和内容差别不大。网约车司机若想取得资格证,都必须至少通过全国公共科目和地方区域科目两项考试。但参加过考试的司机普遍反映,考试很有难度。

由此看来,尽管通过了“本地户籍”、“本地车”等高门槛的资格审查,网约车司机想要安心开车还得再过考试这一难关。

网约车考试是必要的,但到底应该考什么?

今年 9 月 9 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要求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应该像出租车司机一样,需要在参加考试、取得从业资格证之后才能上路。

出于道路交通安全和秩序的考虑,要驾车上路,就必须考取驾驶证;要从事网约车服务,也应该取得网约车从业资格证。这本来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但回归考试内容本身,除了政策法规、安全常识、服务规范等,诸如“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这种问题真的是必要的吗?

对于乘客来说,网约车司机不只是一个开车的司机,更是一个综合服务提供者。除了最基本的点对点运输之外,网约车司机还在了整个行程中承担起了安全保障、导航、交谈甚至文化传播等功能。

service-driving

(图片来自: 驱动之家

例如在很多城市的地方区域科目考试中,对当地地理条件的熟悉和会说方言被列为硬性条件,考试大纲中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具备相关知识。

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确实是必要的,因为直接关系到服务的质量。曾经的出租车司机,大到城市干道,小到胡同背巷,整个城市的脉络了然于胸。再看现在的网约车司机,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上岗门槛一下就被降低了。如今只要有手机导航,哪怕是“路痴”都能当司机。

didi

(图片来自:互联网的一些事

当我们开始怀念那些技术精湛、熟门熟路的“老司机”时,这些苛刻的考试内容仿佛瞬间变得可以理解了。

不过归根到底,网约车还是要服务于乘客的基本乘车需求的。在这个过程中,比起利用广博的历史知识“侃侃而谈”,乘客可能更在乎的是车开得稳不稳、安不安全。因此专门增加“黄宗羲”这样的问题来提高所谓的考试“逼格”,除了徒增司机的考试成本之外,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直接效果。

此外,虽然参加考试和补考本身是免费的,但考试难度的增加还是让很多司机选择考前培训来提高成功率。甚至有很多司机说,如果不参加培训,可能根本就过不了。因此无论是被迫选择,还是有意为之,因考试难度大而形成的这条培训产业链,会在一定程度上滋生权力寻租等问题。

因此,网约车考试不能为了考试而考试。毕竟,规范网约车服务行为才是最终目的,比起“锦上添花”,可能目前更需要的是“查漏补缺”。

题图来自:简书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