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游戏 1-04 10:04

2017 中国电竞悲观预测

本文转载自“玩加赛事”,作者 Ramsey,首发在 2017 中国电竞悲观预测 – lol 其他 – 玩加赛事 WanPlus

在互联网科技界,知名 IT 评论员 keso 曾经提出了大年的说法,头三个 “互联网大年” 是 1998 年、2005 年、2010 年,在这几个年份里集中诞生了影响最深远的中国互联网产品。

如果评选电子竞技的上一个大年,毫无疑问是 2011 年,几件看似并无关联的举动让电子竞技迎来了复兴。

2011 年 8 月,德国科隆上演了电竞历史上的最为重要的一刻。Valve 创始人加布 · 纽维尔以其过人的远见和魄力为首届 TI 开出了 160 万美金的奖金,当时很多中国战队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只有 EHOME 练了一个星期跑去参赛。而在 TI 落幕时,全世界的电子竞技选手才意识上历史已经永久性地改变了。这才有了王思聪在 IG 的大力投资(iG 次年夺得 TI2 冠军),以及中国电子竞技行业此后数年的热钱涌入。而在两个月前,国服还在内测的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在瑞典 Dreamhack 举办第一赛季总决赛,这在当时看起来无足轻重的赛事,正在悄然孕育着一个全世界范围的职业化电竞联赛体系。

2011 年 6 月,27 岁的华裔美国人贾斯汀 · 坎将自己创办的直播网站 http://Justin.tv 的游戏直播业务剥离出来,创办了 Twitch。三年之后,Twitch 被亚马逊以近 1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让中国创业者看到了直播模式的希望,也就出现了今天千播大战的火热场面。

转眼时间刻度滑到了 2017,电子竞技的第 19 个年头,距上一个电竞大年过去了 6 年。时维凛冬,在这个岁月之交,无论是中国电竞的成绩还是资本形势都笼罩在肃杀的气氛中。如果中国电竞人还沉迷在国外调研机构的漂亮数字中,浑然不知当下的风险和困境,刚刚开始的 2017 恐怕会令很多人失望。

在金融界一直有发布 “悲观预测” 的传统,其本质不是制造恐慌,而是引发我们对于时局的思考。所以笔者提出了这个选题,在新年的第一个假期通过玩加赛事发布中国电竞第一个 “悲观预测”,代表我个人对于中国电竞的观察和忧虑。

1、顶级电竞赛事的观众已接近饱和

在 2015 年创下 440 亿票房新高的时候,中国电影人把 2016 年的目标定在了 600 亿。在春节这剂春药过后,中国电影市场经历了希望破灭的一年。尽管还在增长,但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势不可挡了。这只是消费市场的一个缩影,人口红利不会是永无止境的。

笔者观察了当下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电竞赛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和 DOTA2 国际邀请赛在国内的搜索热度。

1

7

这两项赛事在 2015 年达到了关注的顶峰,而 2016 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如果说 S6 是因为中国战队的成绩不佳,那 TI6 就不能用成绩来解释这个现象了。TI 的搜索热度图中的第一个小高峰为小紫本、小金本和小红本的开售时间,这个数据也较 2015 年有所下滑。

2

在国内赛事方面,作为职业电竞联赛标杆的 LPL,在 2016 年的整体热度同样较前年有所下滑。搜索热度不能绝对准确地呈现顶级电竞赛事的用户关注度,但电竞赛事用户接近饱和这个事实是不能忽视的。电子竞技不像篮球足球,很难获得非游戏用户的关注,而中国的游戏人口很快就要到达天花板了。

3

这是中国游戏用户规模(来源上方网),进入 2014 年之后,中国游戏用户人口就已经步入个位数增长率阶段了。

依靠人口的红利,中国电竞迎来了第二个黄金时代,但电竞赛事的组织管理、商业开发、品牌经营仍处在起步的阶段。从年底爆出的各类丑闻来看,我们还处在一团混沌之中。在互联网这个愈发透明的传播环境中,电子竞技已经不是那么酷的事情了,我们在专业性和文化属性上的进步微乎其微,在低俗炒作上愈演愈烈。在人口红利消失之前,人才的缺乏、管理的缺位才是中国电竞面临最大难题。

人口饱和从来都不是悲观的理由,NFL 美国职业橄榄球联赛的观众早在几十年前就饱和了,但他们保持了长期的商业价值的增长,并成为最成功的职业体育联盟。在关注度下降的情况下 TI6 依然筹到了史上最高的奖金,LCS 也在北美卖出了天价的版权。这说明热爱电竞的人还在,但观众的品味和标准一定会增长的,如果电竞不能带给他们情感上的价值回馈,热爱也会被吹散,这片混沌将是漫长寒夜的开场。

2、经典意义上的电竞游戏消失,再也不会有超越英雄联盟的游戏了

守望先锋获得今年 The Game Awards 的年度游戏后,一群硬核游戏玩家发明了一个 Tag:NotmyGOTY(Not my Game of the Year), 意思是 “不是我的年度游戏”。可以看作是单机游戏玩家对评委会的不满,他们居然颁给了一个没有剧情,没有庞大世界和故事线的快餐式网络游戏。

在电竞历史的鄙视链上,玩星际的看不起玩魔兽的,玩魔兽的看不起玩 dota 的,玩 dota 的看不起玩英雄联盟的。在 CS:GO 玩家的眼里守望先锋毫无竞技性可言,在英雄联盟玩家眼里炉石传说这种靠手气的游戏怎么能称作电竞。在电竞原教旨主义者看来,玩 dota 是因为太菜,所以只能操作一个单位,玩 LOL 只能是因为 “残疾” 了。

核心电竞玩家越担心的就越会发生,英雄联盟之后可能不会有经典意义上的电竞游戏了,那种有着复杂操作和学习深度的电子竞技游戏永远也不会再有了。这背后有很清晰的商业逻辑,越来越长的通勤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现代生活,让开发商转而开发一些门槛更低、操作更简化、单次时间更短而频率更高的游戏。

红透 2016 的四款游戏《Pokémon GO》、《守望先锋》、《阴阳师》、《王者荣耀》,他们甚至超越了游戏本身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因为更多的女性玩家可以参与,更广泛的年龄人群可以接受。游戏不再是宅男的专属,在中国,适龄宅男的数量也在衰减。

4

1980-1995 是中国最后一个生育高峰,1995 年这一代将在 2017 年离开大学,以 PC 为主流的电子竞技迎来一个适龄宅男人数锐减的时代。moba 这一代玩家也会像 RTS 那一代玩家一样,要出去讨生活。

5

这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我的世界三款游戏的 30 天搜索指数,英雄联盟与周末和节假日的关联度明显低于王者荣耀和我的世界。年轻一代的时间已经被手机抢走。

如果以前你听说 “球球大作战”、“王者荣耀” 有电竞比赛,还觉得荒诞不经。那么在 2017 年你会在直播平台、社交网络越来越多地看到这些游戏的身影。对于上一代 moba 玩家来说,他们也要接受这个事实。当这一群游戏玩家足够多的时候,他们就抢占了话语权,成为 “电竞” 这个词的定义者,就像英雄联盟替代上一个世代一样。

笔者想要表述的悲观,不是 “戳手机也叫电竞?” 成为现实,而是传统电竞人的患得患失。一方面他们对于新兴电竞的不屑一顾,一方面又不能罔顾新兴电竞的迅猛势头。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些电竞项目做起来,应该担心这些电竞项目做不起来。毕竟游戏行业的收入会继续增长,电子竞技如果不能给游戏带来实质上的收益,将会变成无足轻重的附庸。

6

这是炉石传说今年最重要的赛事的全年热度,日均搜索不到 1000 千。暴雪的财报显示这款游戏 2016 年录得历史新高的营收,已经成为公司重要支柱,并且在各大直播平台炉石传说的直播人气也高居不下。尽管暴雪无数次明示暗示要投入重金到电竞赛事建设中去,但从炉石和守望先锋的表现来看,他们从娱乐主播收获的社会传播要远远大于电竞赛事。需要清晰认识到的是,除了 dota 外的电竞游戏都是主播人气大于选手人气。在守望先锋的世界里,夏一可的人气可能是所有选手之和。借用前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的话说,是 “把人逗笑这门生意,迎来了黄金时代。” 电子竞技的黄金时代?可能白银时代都没有到来。

3、中国电竞战队会创造历史最差战绩,并且这会成为一个常态

即便是 Wings 夺冠,中国 Dota 整体成绩依然是 TI 六年来最差的,恰恰也是 wings 让很多玩家忽视了中国 dota 已经整体落后西方这个事实。在今年的波士顿特锦赛上,中国战队创造了淘汰赛外战全负的历史最差战绩。英雄联盟自然不用多提,在 2015 年季中赛后,LPL 战队没有取得过一场世界大赛淘汰赛阶段的胜利了。CS:GO 方面,Tyloo、VG 今年的成绩没有转化成一个稳定的提高,与世界豪强之间依然存在鸿沟。

小孩在街霸和拳皇的成功,为中国电竞粉丝带来一点慰藉。他恰好也反映了一个中国的现状,在很多领域,我们只能靠个体的英雄主义去博取世界上的成功,而不能通过整体环境的进步推动个体的成绩进步。很多人认为 Wings 之所以成功,恰恰是他们与中国 dota 大环境保持了一定距离。在全面引进韩援的情况下,只有 EDG 在 2015 年取得了一次恒大式的成功,之后他们以及其他 LPL 战队再无收获。这跟中超、CBA 以及男足、男篮极其相似,重金引援并没有带来整体实力的提升。

在全世界职业化程度不高的领域,中国都有一战之力,靠的是天赋、才华、勤奋还有一些运气。但在所有职业化程度很高的领域,中国都很难取得成绩。比如说赛车、篮球、足球,比的不是 1 个人、5 个人、11 个人,他们是一个俱乐部、一个联盟、一个国家所培育的行业和环境的较量。这也是为什么 EDG 全胜夺冠之后,行业人也没有一个人看好他们能在世界赛上走更远的原因。因为对抗的不仅仅是 5 个韩国人,而是一个国家的职业化水平。

没有人可以在小区练练球就可以夺得大满贯,没有人可以在胡同踢踢球就可以登上绿茵场,但唯独电竞可以在家打打电脑就可以冲击世界冠军。

在未来,2017 年或者更晚,电子竞技这个以民间力量为主的年轻运动,终将结束他们粗放散漫的荣耀往昔,迎来职业体育接管的时代。传统体育俱乐部投资电竞仅仅是一个前奏,LPL 已经不再是最能开得起高价的联赛了。接下来会发生的变革是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对电子竞技深刻改变,这是富二代们投资的中国俱乐部最缺乏的。某俱乐部老板曾说很多 LPL 战队还停留在买几个好选手就能赢下比赛的落后思维里,恰恰反映了国内电竞视野局限。

职业体育的商业运作、训练管理、数据研究将永久性地改变电子竞技这个行业。中国电竞恐怕将进入常态性的落后阶段,可能会持续一年、两年甚至更长。这不是个体的努力能够解决的问题,还在于整个行业是否有牢固的基础设施、科学的管理体系和一些依然仰望星空的人。

希望往往孕育在悲观之中,但愿 2017 是下一个电竞大年。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亚马逊的仓库机器人又增 1.5 万台,“自动化”是发展关键词?

1-04 10:24下一篇

【CES 2017】单反未到,卡片先行?佳能发布紧凑型相机 G9X Mark ii

1-04 09:45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