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1-30 16:13

在动荡中失去曙光,这就是消费级无人机的 2016 年 | 年终盘点

麦玮琪 麦玮琪 编辑
-

虽然中国是个制造业大国,但是在科技行业里,中国的制造业优势很少转化为本土的创新能力,更像是为外国科技公司提供弹药。

消费级航拍无人机是个例外,在这个神奇的行业里,中国厂商实力碾压欧美品牌。

中国的无人机公司能够取得此般成就,实属难得,但这值得我们欢呼么?消费级航拍无人机的现实并不美好,回看 2016 年的 CES,各种无人机公司争相亮相,希望获得一席之地。一年之内,它们要么濒临倒闭,要么以各种名义裁员,向行业级应用转型,而这个行业的大多数福利与收益,似乎都被大疆赚走了。

(在去年 CES 中亮相的 Fleye 无人机)

究竟是什么难题,让众多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公司落得此般境地?

都认为微型自拍无人机是未来,我们却离“未来”越来越远

早在 2015 年,大疆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领先地位,但是在 2016 年上半年,人们依旧可以找到一片缝隙市场。

业界对于消费级航拍无人机的普遍标准之一,就是轴距要小于 350mm,这样的无人机容易携带,适合业余消费者,其中 350mm 又是一个经典的轴距。

IMG_3847-2

(大疆精灵 3 Advanced)

2016 年 4 月份,大疆发布精灵 4 无人机,这台售价 8999 元的无人机续航时间接近 30 分钟,具备易用性极高的视觉识别技术,可以躲避机身前方 10 米以内的障碍物,还能自主跟随汽车、人物等拍摄对象。至此,大疆的精灵 3 系列和精灵 4 已经覆盖了 2999 元至 8999 元的四个价位,占据了 350mm 轴距几乎所有市场空间。

而在 350mm 轴距之下,是一个大疆从未涉足的市场,我们称其为“微型自拍无人机”。这种无人机有别于以往任何一种航拍无人机,以下特性使其一度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品类:

一、用户群体更广

顾名思义,微型自拍无人机不需要飞高飞远,厂商只求它能像手机一样帮用户自拍,拓宽用户自拍的视角。所以,微型自拍无人机的市场空间比 350mm 轴距航拍无人机更大。

二、技术门槛低

高通在去年 CES 上发布了骁龙飞行平台,这个平台集成了无人机常用的 GPS、无线通信、图像处理等功能,解决了微型自拍无人机研发的几大难点。

芯片厂商的加入对于微型自拍无人机的刺激非常巨大,这些技术基础扎实,产能充足的芯片厂商只需要拿出曾经的手机旗舰 SoC,比如骁龙 801,就足以让微型无人机自动飞行,并通过手机操控拍照。高通与英特尔在无人机行业中的意义,无异于当年 MTK 对于山寨手机的扶持,给迷茫于如何研发飞控、视觉识别算法等新技术的厂商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snapdragon-flight-800-board-v2

(高通骁龙飞行平台开发板,图片来自:Wired

可惜的是在芯片厂商的飞行平台形成一定规模之前,无人机行业的大清洗就已经开始了。在这样残酷的背景之下,芯片厂商对无人机行业的刺激成了一种理想,而非现实。实力雄厚的芯片厂商似乎也没把无人机太当回事,基于智能手机芯片开发的飞行平台更像是它们的业余实验,而非创新业务。

三、大疆还没进场

纵使有十万个不甘心,业界从来没有质疑过大疆的技术水平,所以在大疆还没发布微型自拍无人机之前,越早发布同类产品,定义“自拍无人机”的厂商,从中赚钱的可能性越高。

微型自拍无人机的炫目登场一定程度上是必然的趋势,市场恰好给这些厂商留下了发挥空间。早在 5 月底,零度智控就发布了 DOBBY,首款基于骁龙 801 打造的微型自拍无人机。创业公司零零智能也早在年初就放出了 Hover Camera 的概念,成功在微信朋友圈中刷屏。

市场缝隙足以容纳新的公司和品类,基础技术也并非异想天开,为什么本有机会按设想成为主流的微型自拍无人机,最终还是无处可觅?松禾资本向爱范儿道出了一个大问题:

前两年的无人机行业太浮躁了,很多企业家花在 PR 的精力远超花在产品打磨的精力。360 度全景,自动避障,自动跟随,全球第一款等噱头层出不穷,可是实际上连飞得稳、易操作这样基本功能都解决不好。行业发展不符合预期的主要原因行业配套不完善,目前大多从业者经验、心态等问题。

松禾资本投资了安果无人机,后者宣称其无人机具备 GPS 自动跟拍、一键起飞 / 降落、手机体感操控等功能,还找来了明星贾乃亮担任代言人。然而在光鲜的宣传背后,安果无人机并没有令人满意的性能,甚至还有虚假宣传的嫌疑,一些消费者为此组建了 QQ 群,声讨安果无人机。

onagofly

(图片来自:证券日报

有的人或许会将安果无人机的失败归结于技术基础,安果无人机的母公司盛祥科技曾经生产电子烟,直至 2015 年 10 月 15 日才将经营范围改为“多旋翼无人机产品的生产”,缺少技术基础导致安果无人机很难令人满意。然而,即便是一些大品牌生产的微型自拍无人机,也难以与其宣传水平画上等号。实际使用体验低于用户预期可谓是这一行的“惯例”。

想要让微型自拍无人机普及,无人机公司应该解决三个问题:桨叶恐惧、续航以及操控。

桨叶恐惧:虽然所有工程师都了解无人机桨叶的危险性,但真正让用户免去这一顾虑,并且不需要牺牲太多性能的,只有 Hover Camera。Hover Camera 拥有全包裹的碳纤维保护罩,将用户与高速旋转的桨叶彻底隔离。

children-hover

几乎所有的无人机玩家(包括专业爱好者)都畏惧桨叶,而内行与外行的最大区别之一,就是内行人即使不上手一台无人机,都知道桨叶的危险性,但外行消费者并非如此。在无人机厂商的大力宣传下,微型自拍无人机往往被包装成乐趣无穷的小玩具,只有消费者实际上手的那一刻,才会发现桨叶的可怕,进而形成心理落差。

续航:无人机续航数据虚标的现象不多见,但是标称的续航时间与消费者可以安全飞行的时间并不一致。零度智控 DOBBY 官方续航时间 9 分钟,但是在实际的飞行中,风力、起降消耗的电量都会影响续航,所以在爱范儿(微信号:ifanr)测评之下,DOBBY 的飞行时间经常不足 7 分钟。

与续航相对应的是无人机的充电时间。即便配备了高通 Quick Charge 2.0 快充技术,DOBBY 的充电时间最少也要 45 分钟。再强大的营销,也很难让消费者愿意用 45 分钟的充电换取不到 7 分钟的飞行时间。有这时间等充电,还不如直接拿出手机用美图秀秀自拍,不仅成本低,还更省心。

操控:通过手机进行体感操控,一直以来被视为一种“简单”的无人机操控方式,实际上体感操控的上手要比遥控器难太多了。

想要让用户通过手机完美地操控无人机,研发人员需要尽可能地降低信号延迟,提高无人机受控的精度,以确保飞机能够按照用户的想法来飞行,然而在 Wi-Fi 信号干扰严重的环境下,手机是否能正常连上无人机都是个问题,更别提精准操控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考虑依赖那些智能飞行功能,但是,在没有 360°全向避障、桨叶保护罩等安全措施的前提下,无人机厂商真的放心让无人机自主飞行么?

无人机公司无法解决这三个问题,摄像头的画质、稳定性还比不上智能手机,于是微型自拍无人机的普及也无从谈起。

2016 年初,爱范儿(微信号:ifanr)曾经预言:

在未来的一两年,“航拍” 将不再是无人机的别名,“自拍”会成为无人机的一个重要发展场景。

(Mavic Pro 和 DOBBY 体积对比)

事实证明,这样的预言确实没错,现在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使用无人机自拍。但是,真正引发无人机自拍潮流的,不是零度的 DOBBY,也不是 Yuneec 的 Breeze,更不是靠众筹圈钱的无人机。纵观整个 2016 年,只有大疆成功推销了以“便携”和“自拍”为卖点的无人机 Mavic Pro,若按轴距来分类,Mavic Pro 接近 350mm 的轴距也不能属于“微型无人机”。

有些门槛,不是想跨就能跨的

想做航拍无人机,难度其实不大。就像电脑一样,有点技术的航模爱好者都可以自己购买零部件,组装一台像模像样的多旋翼无人机,搭载运动相机进行航拍。

无人机公司的真正挑战,在于开发一台到手即飞,飞行、摄影性能都不错的无人机,并且将其投入持续的量产。

在消费级无人机行业里,现成的产品解决方案不多,主要集中在影像方面,而无人机的飞控、电调都需要无人机公司在产品迭代中不断调整与学习,才能够达到令人满意的层次。很多无人机从业者都会眼红大疆,后者发布的每一款新产品几乎都会将行业标准提高一个级别。大疆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个高度,我们无法忽视它在产品迭代方面的领先优势。

dji_phantom_1_1530564a

(第一代精灵无人机,图片来自:Nevit Dilmen

2012 年,大疆推出了第一代精灵。接下来四年,大疆每年都会给精灵系列无人机加入新的配置:

  • 精灵 2 Vision+ 是大疆首款出厂内置三轴云台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
  • 精灵 3 系列首次为消费级产品引进 4K 摄像、Lightbridge 2 高清图传、光流定位、超声波定高等高级配置;
  • 精灵 4 是机器视觉技术第一次大规模应用在消费级无人机上,机身内部集成度大幅提升;

光是 350mm 一个轴距的无人机,大疆就已经发布了 4 代产品,经历了 4 个完全不同的技术阶段。从精灵 1 代只能把相机带去天上,到精灵 3 系列可以像相机一样自由控制拍摄参数,再到精灵 4 系列“看得见”拍摄对象,大疆的研发团队克服了大量的困难,才具备了领先对手一大截的优势。

反观一些稍有实力同行,所谓的“迭代”都难以持续。

深圳零度虽然在去年 CES 发布了 Xplorer 2 无人机,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这台无人机从来没有真正露面;亿航 Ghost 2.0 无人机发布了一年有余,销量惨淡,质量堪忧,公司也传出了内部管理的消极传言;Yuneec Typhoon H 排除万难,终于上市销售,但 Typhoon H(六轴) 与 Yuneec 上一代旗舰 Q500(四轴) 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形态,所以 Typhoon H 实际上是一条新的产品线。虽然飞控、电机、摄像头等部件的迭代还是有的,但 Typhoon H 整体上暂时还没有迭代。

(Yuneec Typhoon H)

大公司以及不少创业公司的经历证明,在无人机这个行当里,产品是公司持续发展的核心动力,任何营销、资本都只能是锦上添花。

即便强如大疆,也没法在无人机行业里通行无阻,毕竟再好的产品也得经由供应链生产出来。这又是对无人机公司实力的一大考验。

如果大疆是个上市公司,去年 9 月 28 日那场发布会一定会让大疆股价飙升。Mavic Pro 的发布震惊了无人机界,也吸引了不少手中不差钱的新用户。这款体型迷你,性能一点不含糊的无人机,打破了以往精灵系列与“小白”用户之间的隔阂,让 Mavic Pro 实现了超出预期的火爆。

从经营业绩来看,抢购 Mavic Pro 的现象肯定是有利于大疆的,但是站在供应链的立场上,Mavic Pro 此般热销不见得是好事。因为大疆(乃至于整个航拍无人机产业)的供应链从来没有遇见如此庞大的生产压力。

在巨大的订单压力之下,Mavic Pro 成了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产品。不少第一时间预订的消费者经历了多轮惊心动魄的跳票,有的人甚至在接近年底才收到大疆的发货通知。去年下半年,经销商加价卖现货成了一种常态,Mavic Pro 的加价空间一度比 iPhone 7 还要高。

供货需求倒逼生产线,影响的除了产能以外,还有产品质量。无人机资讯网站 SB-DJI 的 Mavic Pro 分区里,不少消费者罗列了自己 Mavic Pro 的质量问题,比如飞行期间丢失 GPS 信号、云台异常抖动、镜头发霉等。当然,有些问题故障可能与消费者的不当操作有关系,但是 Mavic Pro 确实也出现了一些不可推卸的质量问题,有传言称 Mavic Pro 全球性跳票是因为产品生产出现了问题。

crashedmavic

(炸机的 Mavic Pro,图片来自:大疆社区

Mavic Pro 不是第一个出现质量问题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几乎所有的无人机公司都经历过品控问题。有行业人士向爱范儿表示,一些无人机公司销量不够,难以要求供应商保证零部件质量,直接影响了最终产品的口碑。

不过,小公司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摆脱对低价的追求也许还能控制好质量。Hover Camera Passport 就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细致的碳纤维保护罩、精巧的折叠机构都不逊色于大疆 Mavic Pro。只可惜好做工的代价不低,Hover Camera Passport 售价高达 3999 元。

技术与供应链是无人机公司难以逾越的门槛,很多公司不是无心解决问题,而是因为竞争对手太过强大,自己又太弱小。没有大量的炸机经验,大疆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水平。在大疆的压力之下,年轻的无人机公司们不太可能再打消耗战,要么通过营销一战成名,要么收拾包袱回家。

市场规模就这么点,“多余”的厂商只能被淘汰

GoPro 最近两年不太好过,市值在 2015 年缩水了 75%。有人认为 GoPro 市值缩水是必然,因为运动相机的市场并没有那么大,所以无论 GoPro 的相机多好,它仍然只是一些极限运动和摄影爱好者的小众玩物。

gopro

(图片来自:GoPro

无人机一样面对着 GoPro 的困境。

据 IDC 预测,到 2020 年,中国航拍无人机市场将以 86.5% 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成长。届时,该市场出货量将达到 576 万台,市场规模达到 250 亿元人民币,其中行业应用出货量占比 33%,实际由消费级产品创造的出货量不足 386 万台。同样是 IDC 的数据,去年第三季度,大疆的航拍无人机占据了 52% 的市场份额,零度智控与 Parrot 紧随其后,但考虑到零度智控被曝裁员,Parrot 也宣布退出消费级市场,其他小型无人机公司更是难以为继,即使持续扩张,这个市场也没有多少空间留给大疆之外的厂商。

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市场空间虽然不大,但是人们的参与热情却异常高涨。这样的状态,一定程度上离不开资本的催化。

在 1 月 28 日发布的年度特稿《专车单车这一年,改变了人们出行,但没人知道它能持续多久》中,爱范儿(微信号:ifanr)探讨了资本对于出行行业的影响。资本在帮助专车、共享单车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同时,也让这两个产业变成了不考虑盈利的烧钱游戏。过去一年,疯狂的资本同样把无人机行业变成了烧钱游戏。

亿航就是一家典型的、被资本热潮催熟的无人机公司。

2015 年底,投资人杨宁面向媒体,直言自己对于亿航投资回报率的期待:

我觉得,对亿航的投资回报率应该是我第一个 1000 倍回报率的项目。

杨宁透露,投资亿航一年半的时间,账面投资回报率已经达到了 100 多倍,当时亿航才刚刚发布了第二代消费级航拍无人机 Ghost 2.0,载人无人机项目“亿航 184”尚未对外公布。

ehang184

除了杨宁之外,亿航还有一名更知名的投资人——徐小平。徐小平所在的真格基金参与了亿航 3 轮融资,对于亿航似乎有种强烈的执着。徐小平在为亿航 Ghost 2.0 无人机站台时表示

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亏了也值。

真格基金和杨宁的乐搏资本究竟从亿航获得多少回报,市场无需了解详情,重点是亿航如何在资本支持下发展。得到投资人力挺的亿航,自从 2016 年初的 CES 之后更像是一家炒概念的无人机公司,即使身陷裁员、拖欠货款的风波,亿航仍然在炒作 184 载人无人机。

亿航 184 是无人机行业炒概念的一个典型产品,在此之外我们还能看见很多的创业公司,通过炒作概念和众筹造假获得关注,比如众筹 1 亿元的臻迪科技 PowerEgg 无人机

客观来说,很多无人机公司入局时间不早,投资人可以填补他们的资金缺口,迅速解决第一代产品研发、销售、日常经营问题,是一家无人机公司创业必备的要素。大疆在创业之初也得到了一笔重要的投资,投资者是汪滔的大学教授李泽湘。

但是,无人机行业的本质还是制造业,从产品立项到正式上市需要时间,也只有真正把产品卖给消费者,收回成本,才能持续地经营下去。很多被无人机行业融资热潮催生的公司并不具备足够的技术,生产出来的产品竞争力不足,难以回本,于是就只能通过炒概念、数据造假等行为,尽可能降低投资者的损失。

资本催熟的无人机市场就像高峰期的地铁,车厢就那么小,想上车的人却排成长队,车厢里面还有像大疆一样,随便一点动作,就能横扫整个市场的巨无霸。为了确保大家都能生存下去,入局晚、实力弱的厂商只好被历史淘汰掉。2016 年无人机行业的洗牌不是偶然,而是无人机行业的“适者生存”理论。

祝愿那些“裁员滚滚”的无人机公司,能在 2017 年恢复元气

2016 年的消费级无人机行业有一个非常好的开头,CES 上的无数新产品让业界一度以为,大疆的有力挑战者即将出现。只可惜这个行业有着太多太多的变数,不少 CES 新品沦落为一纸空谈,大疆创新用一堆“黑科技”趁乱收割市场,锁定了自己的领先地位。

如果有导演愿意将中国消费级无人机行业的动荡拍成电影,光是 2016 年就足以撑起整个剧本。

很多难以为继,但又不至于破产关门的无人机公司选择了转型,行业应用成为了无人机行业继消费级之后的下一个增长点。行业应用会是个好机遇么?至少比几乎完全被大疆拿下的消费级市场要好,毕竟行业级产品的应用场景不只有航拍。

但是,行业应用同样有难点。

xaircraft

(极飞科技植保无人机 P20 2017)

植保无人机基本上被极飞科技和大疆农业瓜分,前者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善的作业服务体系,先后成立新疆、河南运营中心,春节前夕还在日本成立子公司。植保无人机的核心是服务,产品只是提供服务的手段。

航测方面,由于从事这一行业的厂商需要具备测绘资质,企业与政府、军方的合作关系也会影响公司业务,留给后进者赚大钱的机会有待进一步挖掘。

至于电商行业一直在宣传的快递无人机,爱范儿(微信号:ifanr)认为,短期内这种无人机噱头大于实际,在中国得到实际应用的可能性不大。

总的来说,行业应用的市场空间还是有的,但是比起消费级产品,行业应用无人机更考验一家公司的产品、服务、运营多方面实力。想要在这块市场做出成绩,不比研发一款出色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更容易,甚至难得多。

无论行业应用能否成为救命稻草,拯救那些在消费级失败的无人机公司,爱范儿(微信号:ifanr)都希望在未来的一年里,能够看见更多踏实经营的无人机公司和企业家,即使无法撑起千倍投资回报率,也要对得起客户,对得起员工,对得起选择了创业的自己。

2016 年是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的一年即便是光环闪耀的商业和技术领域也充满了波诡云谲。

荒诞和戏谑中透露的不确定性意味着那些曾被奉为圭臬的东西开始动摇了。无论是脱欧和大选背后近乎神圣的民主还是创业者在风口上顿悟的互联网思维。

但不确定也意味着更多可能。

我们挑选了过去一年关注度最高的八大行业——智能手机、出行交通、虚拟现实、无人机、O2O、移动直播、汽车和知识经济。

从除夕开始直至大年初七爱范儿将每天发布一篇年度盘点文章。

智能手机这一年,渠道重建江湖秩序,但产品孕育革新

VR 这一年,从热潮到冷静,依然不稳定 | 年终盘点

专车单车这一年,改变了人们出行,但没人知道它能持续多久 | 年终盘点

题图来自:Amazepix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