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老师该做的性教育,为什么被苍老师和微博大 V 做了?

公司

2017-03-22 11:29

有一种失望叫做:初中时候满怀期待地希望生物老师讲生理卫生那一章,结果老师说这节课自己看看就好,反正不会考。

年轻人的第一次性教育就这样被错过。

后来,年轻人的第一次性教育被另外一个老师完成,嗯,苍老师。

最近,微博上发生了两件看似不相关,但是又有内在联系的事情:1,以营销号@李铁根 为首的团体断章取义对《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进行曲解,妖魔化这本优秀的性教育读本,随即该读本在不少学校被禁。2,微博开通问答功能,不少微博大 V 找到了一条影响力变现途径,其中两性关系成为广大微博用户热衷提问和观看的话题。

李铁根该被骂,该被骂的还有其他人

营销号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只管传播,不管其他。在这个依托于互联网的畸形商业模式下,营销号从开始的单打独斗,变为了公司化运作,本来传播量级就很大的营销号现在基本上都抱团了。如果是转发一些 “哈哈哈哈哈哈” 的内容只能算是做出了一点点微小的增熵活动,但是这次曲解《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带来的后果就不一样了。

如果单看截取的这半边教材图片的话,很多人确实会觉得尺度很大,莫名其妙,让人无法直视。但是,如果把整张图片拿出来就会发现,该读本说的话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这本教材的优秀之处在于,不仅仅讲述了一些适龄学生需要了解的性知识,并且还在宣传婚姻自由,性别平等方面较正确的观念,而不是死板的那一套 “女大当嫁剩女可耻,不生孩子的人生不完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比如这本教材有如下的观点:

  • 不同性倾向的人应得到公平对待,用人单位不能因为性取向而进行就业歧视 。
  • 人们无论选择结婚还是选择不结婚,都是个人的权利,都应受到尊重。

如果了解下每逢春节年轻人被父母逼着相亲的愤懑,以及国内因为 “形婚” 造成了家庭悲剧的话,就知道以上观点是多么的稀缺和正确。

如果了解下当前我国性教育有多么缺失,后果有多么严重的话,就知道这样一本《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是多么的重要。

需要强调的是,《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主编刘文利副教授在北师大任教,曾在内布拉斯加大学攻读儿童发展硕士和博士学位,至今从事儿童和青少年性教育领域已经有二十多年,其工作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教育部的肯定。

心理学社区 KnowYourself 曾撰文称,2011 年,一项针对青少年性教育(初中~高中生在校生,年龄区间为 13 - 18 岁,随机抽样有效样本为 222 人)的调研结果(《中国性科学》,2011)显示:青少年学生所接受性教育的内容非常有限。青少年学生已知的性知识主要限于青春期生理现象,而对于其他专业类性知识的掌握很不全面。

如:

  1. 76.1% 的初中生不知道 “人流” 的危害性;
  2. 67.3% 的初中生和 45.5% 的高中生对避孕知识一无所知;
  3. 61.1% 的初中生和 53.6% 的高中生不知道怎样预防性病;
  4. 64.6% 的初中生 48.2% 的高中生不知道女孩如何防范性侵犯。

性教育缺失的两个直观后果非常严重。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要施行约 1300 万台堕胎手术,62% 的手术发生在 20 – 29 岁的年轻女性身上,而其中绝大多数人是单身。以及,2015 年,中国的 HIV 感染者新增了 115000 人,其中 14.7% 的感染者的年龄在 15-24 岁之间。与前一年的同期数据相比,年轻人中新病例的增长率却高达 35%。

因此,现在情况是,性教育在国内不被重视,学校只管考多少分,不管性心理健康;性教育缺失引发的感染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以及堕胎情况十分严峻。然而,好端端的一本性教育教材因为营销号的污名化最终从学校里面消失,这一系列环节中每个参与者都应该被骂,不管是开始断章取义拿半边图片当段子发的始作俑者,还是转发推波助澜的营销号,以及畏首畏尾只管太平的学校方面。

好在虽然营销号的传播力很大,但是人们已经开始渐渐明白此类教材的重要性,一些电商平台上的读本教材也马上售罄。后来舆论已经扭转,前往@李铁根 微博帐号批评责骂的人逼得这个营销号至今都没有开放评论。

学校的工作,为什么被微博大 V 做了?

在开头已经说了,性教育这件事本来应该是生物老师做的,但是结果被苍井空老师做了。

但是,往往苍老师的教材不仅仅是片面的,而且往往是错误的,比如这部这部和那部。以至于很多真正有过经历的人会疑惑:为什么我的体验和岛国小电影里面完全不一样,是不是我(Ta)哪里做错了?

有疑惑就会想解开,因此,微博问答出现之后,关于性的问题就成为所有问题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很难说人们对于这类问题的热衷是因为确实有求知欲,还是因为窥私欲,亦或是纯粹是出于投资的目的(在付出提问费之后,答主回答的问题每被付费围观一次提问者就可以获得 0.45 元的收益)。毕竟微博上有许多关于性的问题不仅局限在了求知的层面,还有很多更像是出于猎奇和窥私的目的,还是食色性也的人类原始冲动在作祟。

因此,在微博问答中,我们可以看到微博认证为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 的@协和张羽 ,“性科普作者、两性专栏作者”@女王 C-cup ,“泌尿外科执业医师”@成都下水道 等等微博大 V 在微博问答上线后把很大一部分的精力放在了为广大对性有疑惑的用户进行答疑解惑。

除了这些正规军之外,还有不少跟医学心理学专业没有交集的微博大 V 也参与到了轰轰烈烈的性讨论之中,在@微博问答 这个官方号的统计之中,我们看到关于性的问题经常能跻身每日最受关注问题 Top5 之中。作为知识变现的一种方式,部分微博粉丝众多的医生或者科普作者能够从微博问答中获得不小的受益。

虽然这种知识变现模式连接起了疑问和解答,不过这种解答往往是针对个案情况,具有碎片化,非系统性的特点,最佳的定位应该是对系统性教育的补充。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部分目录)

本质上性教育不仅仅是教育人们去正确认识性生理常识,也应该包括性心理健康。KnowYourself 援引 Joy Walker 的资料表示,全面的性教育应该有如下几个方面:

  1. 性与生殖健康(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2. 性别(Gender)
  3. 性行为(Sexual Behaviour)
  4. 情感与关系(Emotions and Relationships)
  5. 价值观念、态度、社交技能(Values,Attitudes and Social Skills)
  6. 文化、社会和人权(Culture,Society and Human Rights)

而我国还有约三分之二的初中生,近一半左右的高中生不知道人流的危害,不知道如何避孕如何预防性病和防范性侵害。这些基础但重要的性教育,不能指望微博问答来完成,更不要说那些百度导流到的奇怪两性网站了。

随后爱范儿(微信号:ifanr)采访了在杭州某幼儿园任教的老师,询问她任教的幼儿园有没有 “关于性别认知的教育内容”,得到答案是,教材里面没有,但是老师会有意识地去熏陶小朋友的性别认知。而且小朋友也会有 “为什么自己是女的?为什么自己是男的?” 的疑问,但幼儿园教育往往是主题性的,有没有性别认知的内容就不一定了,往往决定权在老师手上,并不具有系统性。

爱范儿又采访了一位在陕西某乡镇小学任教的老师,询问她他们学校有没有类似于《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这样的教材,现在小学的性教育是怎么样的?得到的答复也不怎么乐观:有健康教育这一方面内容,但是性这一方面就是书上有老师也不会讲的,初中极个别注重学生心理发展的老师会适时进行引导,但不会专门讲这些知识。

另一位在浙江某地级市老师的反馈也是类似:先别说有没有这套教材,即便有了老师也不会讲。

也就是说,性教育这事儿,很多学校是不管的,基本上靠父母了。不过问题来了,很多父母本身得到的性教育都残缺不全,他们怎么会正确而系统地去教育孩子?

 

题图来自:kitschmacu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