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放弃社交了,这款支付软件却依靠社交击败 Facebook

公司

2017-03-25 08:30

前段时间蚂蚁金服高层表态称支付宝不再追求社交,要回归商业与金融,自此支付宝这一路与骂声相伴的社交探索算是以失败告终。对于支付软件来说,“支付+社交”是不是一条可行的道路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图自:科技猎

而远在万里之外的一款支付软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以 AA 转账付款起家的支付软件 venmo 以其移动和社交元素,在与社交巨头 Facebook Messenger 的移动支付比拼中不落下风,就连目前美国第一大移动支付服务机构 Apple Pay 也将其视为心腹大患,在 2015 年向银行保证要像 Venmo 一样流行起来

同样是以支付业务起家,同样面对社交巨头插足移动支付业务,但与支付宝不同的是, Venmo 依靠着其身上的社交属性,在支付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社交文化。

venmo 如何在支付中做社交

venmo 可以说是美国千禧一代最爱的支付软件,据互联网统计公司 ComScore 去年的报告,高达 81%的 Venmo 的用户是千禧一代 ,比 95 后酷爱的 Snapchat 还高 10 个百分点。

美国年轻人在各种社交场合消费后通常会使用 venmo 进行 AA 转账,这看起来和我们平时在微信中的 AA 付款功能没什么不同,但在此基础上, venmo 让用户们在付款时附上自己的付款理由,并将支付行为分享到社交网络。

(图自:venmo

就是这个付款理由,让美国年轻人们对它爱不释手,在付款理由下加上表情符号,想方设法编写一些有趣的付款理由吸引朋友的点赞或评论,这些都让 venmo 越来越像一个社交软件。

最近 CNET 采访了十几位 venmo 用户,发现年轻人们越来越享受这种聚会后付款的乐趣。

尽管大多数人已经知道了付款的理由,但在付款理由中添加的各种笑话和梗才是他们的兴趣所在,如“钱我从你的钱包偷了” ,还包括被大量使用的茄子 emoji (代表男性生殖器),甚至有人用 venmo 为错过的单身派对上的饮料付账。

(图自:paypal

或者像 26 岁的芝加哥女生 Sarah Mellema 一样 ,当她想向朋友 Sam 分享自己喜悦的心情时,她没有打开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Snapchat 或 WhatsApp。也没选择电话、短信或 Email。而是选择用 venmo 发送一条简短的信息并附上 50 美分的支付信息。

25岁的洛杉矶歌手 Alma Cook 则将 Venmo 账户名放在海报上, 以方便观众对其打赏。而斯坦福大学的大一新生 Julie Plummer 一开学被高年级学生告知注册 venmo 是非常必要的,在 venmo 上的交易成为记录大学校园生活的重要部分。

Venmo 甚至被用来“调戏”白宫新闻秘书 Sean Spicer。当有人发现他的 venmo 帐户时,人们要求付款的请求淹没了它的账号。

密歇根大学信息学院社交媒体教授 Cliff Lampe 发表了自己对 venmo 的看法:

Venmo 不像 Facebook 或 Twitter 这类天生的的社交应用程序,但它也提供情感支持和保持联系的能力,年轻人善于重复使用表情符号等信息来表达不一样的意义,从而形成一种独特的社交文化。

Venmo 带来的互动体验有时候也会让人不舒服。来自加州北好莱坞的 28 岁的演员 Brent Schneider 表示,如果觉得约会不愉快,他会用 venmo 向约会对象收取晚餐或饮料费用,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对方不想再见面。

Raman Deol 也在 venmo 上有过不好的体验,一个朋友在和自己逛街的时候以生病为由离开了,但 Raman Deol 在晚上发现这个朋友在 venmo 上发布了别人用一个酒杯的符号向其付款并表示感谢。Raman Deol 称她并不对朋友的行为生气,但她却对 venmo 感到恼火。

有人认为 venmo 的过渡社交和荼毒了社交文化, 但 Lampe 表示:

这是新的社交网络成长中的阵痛,很多人担心这些金融交易会怎样改变他们的社会关系,但这些不快只是由于习惯没有赶上技术变革的速度带来的。

取代现金的野心和初衷

Venmo 在 2009 年由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两位大学室友创立,“Venmo”这个名字意为“在手机上进行的买卖”,前半部分取自拉丁语的 “vendere“(买卖),后半部分则来自“Mobile Phone”。

两位创始人当初选择这个名字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其可以用作动词,而如今这款产品也真的在美国成为了一个动词,朋友间不再说“还我钱”,而是说“Venmo 我”。

(venmo 创始人 Andrew Kortina 和 Magdon Ismail ,图自:The Hustle

venmo 的目标不止于此,彻底取代现金是它的野心也是初衷。其实 venmo 创立的灵感就来自于创始人 Magdon-Ismail 一次忘带钱包后使用支票还款的糟糕体验,早在 2014 年 Magdon Ismail 就曾发表他对移动支付领域巨变的评估,他说:

我们现在有两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一个是 Facebook,一个是现金货币。

随着美国使用信用卡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以及分享的社交习惯逐渐形成,venmo 越来越受到年轻一代的欢迎,还以此和父母一代区分开来,这使得 Braintree 在 2012 年以 2620 万美元收购了 venmo,后来 Braintree 又被 PayPal 以 8 亿美元收购。如今,Venmo 正在成为 PayPal 数字钱包组合中最闪亮的明星。

venmo 去年总共处理了 176 亿美元的交易,考虑到只有 25%的美国成年人使用他们的移动设备向亲戚和朋友汇款,而 Venmo 只是 PayPal 的众多 P2P 产品之一,这已经是个非常不错的数据。

实际上,美国的移动支付远不如中国发达,要知道,2015 年美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仅占传统零售消费的 0.2%,尽管如此,截至 2016 年第四季度,venmo 的业绩已经连续第 14 个季度增长超过 100%。

(图自:Business Insider

App Annie 的数据显示,得益于 Venmo 社交+支付的模式,其用户数量在去年翻了一番,达到了近 900 万,领先于美国四大零售银行应用。目前在美国的移动支付市场, venmo 和数字支付服务商 Square Cash、背靠 20 多家银行的快捷支付平台 Zelle 占据了重要地位。而手机支付平台如 Apple pay 从功能上看只是一个卡片包,并未绕开银行卡,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类第三方支付软件有着本质区别。

(图自:Linkedin

去年 Venmo 宣布进军第三方支付平台业务,与外卖平台 Munchery 与 赛事票务平台 Gametime 展开合作,用户可以使用 Venmo 的支付服务在以上零售电商平台中消费,而 venmo 的社交功能也得到延续,用户在使用软件进行外卖和门票的预订过程中,也可以向好友发起 AA 结账的要求。

Venmo 计划在今年与更多的零售商合作推广店内支付,通过 Venmo 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方法扩大 Venmo 的应用场景,venmo 有望从商业交易中获得更多利润,毕竟目前 venmo 上大部分的交易都是免费的。

尽管移动支付在美国还不是主流,但 Paypal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an Schulman 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Venmo 等软件就是货币数字化和支付移动化趋势下的产物,纸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即被取代。

同样的方式在中国能否复制

我们可以看到,venmo 的许多玩法在中国已经非常普遍,例如用歌手用 venmo 账号作为打赏罐,跟清华校园老太太卖西瓜用扫码移动支付是一个道理。而其形成的一些社交文化,如声称自己生病离开却因为 venmo 被揭穿 ,和微信的”不回我信息却在发朋友圈”何其相似。

难怪库克也称赞中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很有远见,走得更靠前“。尽管都有着(或者有过)支付和社交的属性,但 venmo 和微信、支付宝等支付软件也有很多本质上的区别。

在支付方面,微信支付宝抓住银行尚未覆盖的市场空白,以其便利性迅速取代现金,几乎占领了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

(图自:搜狐财经

而对于 venmo 用户而言,支付的便捷性往往不是用户选择 venmo 的原因,分享互动的社交乐趣才是。毕竟要颠覆美国人的信用卡使用习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美国多年积累和完善的金融体系让信用卡支付体验并不比国内的扫码支付差多少。

而在社交方面,微信支付有赖于微信强大的社交与关系链在支付上衍生出不少社交的新玩法,用微信发红包成为不少人的习惯,还出现了朋友圈红包照片、520 红包和黄金红包等玩法,这些都是微信支付基于中国人情社会附加的娱乐功能。

微信支付更像是”社交+支付“,其中支付的工具属性要强于社交属性,当你和你的朋友发生金钱往来的时候你不会想到在朋友圈秀一番。微信是在社交的基础上衍生出支付功能,而 venmo 的支付和社交属性可以说一开始就如影随形。

这是与 venmo 最大的区别,在 venmo 中支付和社交相辅相成,因为有了支付需求,才有了各种天马行空的付款理由,才有了专属美国年轻人“venmo文化”,而这种文化的流行反过来又促进了 venmo 交易金额的高速增长。

从这个角度看,venmo 才更像是”支付+社交“的成功案例,如果支付宝饱受诟病的”生活圈“没有失败,或许就是这个样子的。

看上去这么美好,为什么还没有出现中国版 venmo?

其实这样的对比还有很多不能忽略的背景,比如中美两国完全不同的金融生态环境,从信用卡的使用习惯就可见一斑,信用卡消费在美国仍然是主流,而且与腾讯阿里等中国企业不同,美国金融科技公司目前还没有获得全国性银行牌照的资格。因此尽管 venmo 没有因为 Facebook Messenger 的移动支付减慢脚步,但要像支付宝微信一样夺取各大银行的领地却并非易事。

(图自:Platform.gr

从体量上看, 2016 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为 38.6 万亿元,而去年美国的移动支付市场交易额仅为 1120 亿美元(约 7728 亿人民币)。 venmo 900 万的用户更是无法支付宝高达 4.5 亿的实名用户相提并论。

尽管如此,在这个相互借鉴玩法的时代,我们仍然可以大胆想象会不会有一天出现中国版的 venmo,从而形成一种独具中国特色的社交文化,就像几年前你不会想到会在聊天应用内发生金钱往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