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怒怼阿里巴巴假货,海外打假成新战场

公司

2017-03-23 14:40

315 刚过不久,假货问题依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线上平台的售假问题一直是部分电商平台的顽疾,而阿里巴巴往往首当其冲。继两会期间被人大代表指打假不力之后,日前美国媒体和德国媒体又相继发文指责阿里巴巴假货盛行,侵犯了本国企业的利益,阿里巴巴的假货问题再次成为了众矢之的。

阿里假货盛行 危及国外企业?

《纽约时报》最近报道了美国部分小型企业面对阿里巴巴平台销售假冒商品维权困难的问题。报道称一家从事设计生产复古家具的品牌 Vintage Industrial 的产品遭到抄袭并以低价出售,在阿里巴巴旗下包括淘宝在内的多家网上平台上,可以找到上百款仿冒 Vintage 家具设计的商品,而一些淘宝店主也在采访中承认“参考”了 Vintage 的设计。

据 Vintage 的老板 Hankerson 介绍,其设计制造的一张 A 形腿桌子的正品售价为 5259 美元,而仿造品只需 24 美元。由于部分阿里巴巴网上商店把仿造品售往海外,对 Vintage 的生意造成极大损害。

为此 Hankerson 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来为自己维权,例如使用每月付费 74 美元的图片搜索软件来收集证据,有时一天花费 12 个小时。但结果并不顺利,在阿里巴巴处理了部分举报之后 Hankison 发现再也无法在阿里巴巴的官方举报渠道维权,总是收到错误的提示。

(Hankerson 指出网上销售的仿冒产品,图自:纽约时报

阿里巴巴在回应中称由于去年十月对在线举报系统进行了升级,Hankerson 无法举报的原因可能是没有升级系统,但 Hankerson 则称自己使用的是最新的系统。

随后阿里巴巴一名发言人承诺协助 Hankerson 解决他的技术问题并处理相关举报,但同时也称“保护品牌声誉的主要责任在品牌自身,”这名发言人表示:阿里巴巴十分清楚假货对业务和声誉的影响,不管侵权针对的是大品牌还是公司,我们都将认真处理。”

今年 1 月马云曾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面中承诺,帮助美国企业通过阿里巴巴集团的网购平台把商品销往中国,从而为美国创造 100万 个就业机会。但层出不穷的假货问题和创意剽窃,可能会进一步破坏美国企业对其的信任,毕竟没有哪家企业或者创业者希望将自己赖以生存的产品放在随时可能遭遇仿冒的平台。

(马云承诺通过电子商务提高中小企业在全球市场的竞争所占份额,图自:纽约时报

无独有偶,德国一些制造业企业最近则在抱怨中国仿造品有增无减,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大量涉及假货的交易是通过阿里巴巴平台进行的。德国机械设备製造业联合会(VDMA)的一项调查显示,有 28% 的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企业在网络交易平台上发现了仿冒产品。而轴承座生产商 SKF 更直言:

提供大量仿冒品,阿里巴巴是出了名的。

阿里巴巴在慕尼黑的分公司对此发表了声明,称阿里巴巴坚决反对造假和侵权行为,已经采取了多种措施,并使用相关软件来识别假冒产品。西门子公司的发言人也称在与阿里巴巴的联合打假中取得初步成效,西门子去年成功地让中方在中国查获了 15 万个仿制插座和控制器,价值数百万欧元。

(图自:freemalaysiatoday

这不是阿里巴巴第一次因为假货问题遭到质疑,但随着这家市值 2600 多亿美元的企业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平台,在国内外多逐渐占据更重要的地位,假货问题也成为阿里巴巴头上不能忽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国内假货还未消灭,海外打假又成新战场

随着全球化的来临,跨境电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对于阿里巴巴来说,一方面希望在海外市场分得一份大蛋糕,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腾出手来解决假货扩散到境外的问题。可以说得上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阿里巴巴的平台治理部门公布的打假数据报告显示,从 2016 年 2 月到 2017 年 2 月期间,阿里巴巴通过大数据主动风控体系识别并清退全球购涉假卖家高达 3 万家。

(图自:好奇心日报

但这还不足以挽回阿里巴巴在海外的名声,去年 12 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时隔 4 年再次将淘宝列入了恶名市场名单,报告称淘宝网上的假货“多到令人无法接受”。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恶名市场报告也指出淘宝网对美国中小型企业提出的假货问题处理不力。

更为尴尬的是,国际反仿冒品联盟(IACC)在去年 4 月宣布中国电商企业阿里巴巴成为联盟成员后,立刻遭遇了联盟成员的集体”逼宫“, Tiffany、Michael Kors、Gucci 等多个国际品牌商集体退出,奢侈品品牌 Gucci 更直言:

在打击假冒产品的问题上,不想和阿里巴巴坐在一张桌子上。

尽管阿里巴巴很快发表声明表示将加大审核力度,对平台商家销售的奢侈品进行整治,但最终 IACC 仍迫于压力宣布暂停阿里的会员资格。

(图自:网易财经

而在 2015 年马云还因为假货登上过《福布斯》杂志的封面,封面标题是:《HIs $200 billion empire is built atop a mountain of fakes .And there‘s little anyone can do about it》(无法阻挡:他的两千亿帝国建立在假货之巅,没有人可以对此做什么),直指阿里巴巴假货问题,报道称阿里巴巴打假不力的有原因之一是大量售假的中小卖家给阿里巴巴创造了巨大的收益,打击假货势必伤害马云的阿里巴巴帝国。

假货问题在国内外都屡见不鲜,但阿里巴巴在海外的挑战似乎比国内更大。

阿里巴巴的打假招式

阿里巴巴的打假到底是不是假打? 这点很难妄下论断,但阿里巴巴确打假的手段确实越来越多了。

3 月 20 日,阿里巴巴首次以扑克牌形式发布“打假追杀令”,第一期公布 9 个典型案例,旨在社会公布线索,以协助消费者识别假货、配合执法机关办案、防止不法分子在平台持续制售假。

而紧接着在 3 月 22 日阿里巴巴又联手蚂蚁金发布“6 大追杀手段”,除了原有的平台终身禁止准入、协助公安破案、起诉售假店铺 3 大手段之外,还新增了芝麻信用降分、禁止使用信贷产品、花呗和借呗等手段。

(图自:立场新闻

在今年 1 月 16 日,阿里巴巴还在杭州成立了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致力于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打假。

在 2015 年阿里巴巴还投资了以色列二维码技术创业公司“视觉码”(Visualead),借助其研发的“无点”二维码便开始加入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目前已成为阿里巴巴产品处理及打假平台“蓝星”的组成部分。

此外阿里巴巴也有一系列打假计划,如为品牌商们制定的快速下架计划,以方便品牌商们发现假货后可以让假货可以更快地撤下,这一项目将撤销假货需要的时间从 3-5 天缩短为 1-3天。

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去年 12 月份的报告中指出,快速下架计划的作用其实有限,因为资格要求十分严格,对中小型企业而言作用不大。要获得这一资格,品牌必须在三个月内针对淘宝提交 100 份下架申请,并且准确率要达到 90%。

(图自:新浪看点

阿里巴巴也在呼吁对制假售假者加重刑罚,“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2016 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排查出 4495 个销售额远大于起刑点(5万元)的制售假线索中,但截至目前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 33 例,比例不足 1%。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表示:

阿里巴巴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打假,但打假更依赖平台、企业、执法司法机关和消费者共治的系统工程,只有尽可能压缩制售假者生存空间、粉碎制售假产业链。

“像打击酒驾一样严打假货”显然不够

打假固然不是阿里巴巴一家的责任,如果假货在阿里巴巴之外的平台和渠道仍有销路,而制售假者始终得不到应有的处罚,那么打假永远都是徒劳。但阿里巴巴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许多国家指责阿里巴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阿里巴巴声称拥有众多先进的打假技术与打假的实际情况并不相符。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阿里巴巴确实有着树立榜样的责任。

(图自:The Enterprise

而目前很多备受诟病的假货,其实并不是质量有问题,而是对品牌和创意的剽窃,这也许是比劣质产品更难解决的假货,甚至有人美名其曰为新的商业模式。Gucci 和 Yves Saint Laurent 等奢侈品牌去年就将阿里巴巴告上了纽约联邦法院,称阿里巴巴鼓励其在线平台售假。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在去年 4 月发布了一份《仿冒品和假货贸易:经济影响图解》报告。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假冒商品流出国,63.2%的假货从中国流出。

要摘下中国山寨多的帽子,”像打击酒驾一样严打假货“显然还是不够,但至少也得先做到这一点,同时还需要消费者、商家和相关机构对知识产权足够重视,合力打假,这也许是一条漫长的路。

题图来自:路透社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