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瘾够呛到改变……很多物体的现实位置

生活

2017-03-27 12:09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塞尔亲切地把使劲儿使用手机的人们,主要是更加习惯使用网络服务的年轻人们,统称为「拇指一代」。不过,在台湾、香港,人们更愿意把那些时刻低头盯着手机的人称之为「低头族」。

当这个族群的数量越来越大,很多事情就不得不围绕这他们而做出改变,不管愿意不愿意,就好像移动支付一样——街边小店的店主一开始不一定知道什么叫微信或支付宝,但问的人多了,也就放上了二维码,让人扫一扫。

如果说智能手机是现实世界里的干扰因素,那么这个干扰因素已经够呛到可以改变潮水的方向。我说的,不是你在街边被一个低头玩手机的人撞到,或者因为玩手机所以崴到脚,或者在一个聚会上发现每个人都在尬玩手机。

在欧洲,为了防止「低头族」发生交通意外,德国的奥格斯堡、荷兰的城镇博德赫拉芬,不光在高高的灯柱上设置交通灯,还打算把交通灯直接铺设在地面。这些灯还会不停闪动,以发挥警示效果。

有这么严重么?博德赫拉芬的交通运输顾问说,「我们的研究表明,在平时共同交通时,人们越来越频繁使用智能手机,而且 12 岁到 18 岁的年轻人中每 5 起单车意外就有 1 起是因为智能手机。」

德国奥格斯堡在地面铺交通灯的理由也类似。德国机动车监督协会(Dekra)通过对柏林、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巴黎、罗马和斯德哥尔摩对14000 名行人进行观察,8% 的人在过马路的时候发短信。25 岁至 35 岁的人超过 22% 会因为手机分心。

「拇指一代」,这一代人已经越来越多,而他们每天、每时、每分、每秒的需求、行为,默默发生着影响。看着德国、荷兰人所总结的数据,之前觉得好笑的事情,也不好笑了。

韩国首尔市政府将在 5 个地区设立新的交通标识,提醒人们不要走路时玩手机

犹他谷大学在教学楼的楼梯,设计了三条专用道:走路、跑步和短信。

还有强迫人们在吃饭时面对面的奇葩餐桌。

对了,不能忘记可口可乐公司曾经策划的 Social Media Guard。

但不管网瘾多严重,估计是没有人愿意去杨永信网瘾治疗中心接受「电击疗法」。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