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收购 LinkedIn 的背后:曾因 “耍流氓” 而被硅谷视为恶魔和公敌

产品

2017-03-29 15:11

2017 年 3 月 14 日,微软宣布 LinkedIn 创始人 Reid Hoffman(里德·霍夫曼)正式加入微软董事会。紧接着,Hoffman 也在个人的 LinkedIn 页面上宣布自己加入微软董事会的原因,其中提到:

加入微软董事会之后,我将继续帮助 LinkedIn 沿着之前的方向发展,同时帮助微软在硅谷地区深化存在性,以及帮助它在产品中更好地使用社交手段和人工智能等技术。

(Reid Hoffman)

别的暂且不说,“帮助微软在硅谷地区深化存在性” 这句话倒真的切中肯綮。因为作为一家植根于西雅图的公司,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的确在硅谷存在性不高。

不仅如此,微软还曾经是硅谷的公敌。

当时的微软真是个恶魔

微软曾经被硅谷敌视一事,还要从上世纪 90 年代说起。

早在 1990 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已经对 MS-DOS 系统涉嫌捆绑应用软件销售的问题进行调查,后来这一调查由美国司法部接手。后来到了 1995 年,微软与司法部达成协议,微软公司在向 PC 制造商发放 Windows 使用许可证时不能附加其他条件,但没有阻止微软开发集成产品。

然而这一年,一家足以代表硅谷科技力量的网景(Netscape)公司上市了。

(马克·安德森)

网景公司旗下的主要产品网景浏览器,由马克·安德森于 1993 年开发出的 Mosaic 浏览器发展而来。Mosaic 甫一发布,就受到广泛的欢迎;于是安德森在硅谷成立了 Mosaic 公司,并将浏览器用作商业运作。

1994 年 11 月,Mosaic 更名网景;1995 年 8 月,成立不到两年的网景公司上市。

网景浏览器的出现让微软感受到了威胁,于是后者开始疯狂反击。而微软反击的主要方式,就是匆匆开发出 IE 浏览器,然而将其封装到 Windows 95 系统中打包出售;因此在某种意义上 IE 是免费的。这对依靠浏览器生存的网景来说,可谓是致命的打击。

IE 在产品上并非一无是处;它的快速迭代、技术上的部分领先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 IE 的发展。但微软为了抢夺了浏览器市场份额,不惜动用自己在操作系统中的优势和市场定位,采取了捆绑销售、免费提供、通过商业条款迫使合作伙伴默认采用、网页标准垄断等方式,来打压网景。

1998 年底,招架不住的网景公司被美国在线收购。这家硅谷公司就这样输给了微软。

不过,微软获取了浏览器之战的胜利,却彻底失去了硅谷的好感。一家位于硅谷的软件公司 Loopt 联合创始人 Sam Altman 后来回忆说:

微软当时名声很坏。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微软真是个恶魔,我绝对不会和他们共事。

所以,当 1997 年美国司法部提起对微软的诉讼时,整个硅谷的态度反而有些幸灾乐祸。1999 年 11 月 5 日,美国法官 Thomas Penfield Jackson 判定微软公司涉嫌垄断,对 Apple、Java、网景、Lotus 软件、RealNetworks 等公司造成了威胁。

判决一出,整个硅谷欢欣鼓舞。后来一个名为 Gary Rivlin 的作者写了一本题为 “阴谋对付比尔·盖茨” 的书,书中提到这样一句话:

我敢肯定,硅谷各地都在开香槟庆祝微软到霉运。

微软最倒霉的时候,甚至被法院要求拆分成两家公司。

从对峙到迎合,微软与硅谷的关系变了

微软于世纪之交所遭遇的那场反垄断案,让这家公司开始反思。从此以后,微软越来越注意政府关系和公众形象,同时也开始与科技行业合作,推出慈善项目等。

微软当时负责硅谷事务的发言人 Doug Free 说:

经过这一切,你肯定会有对自己更清楚的认识。我们现在已经采取了不同的行事风格。

后来的十几年间,微软在硅谷的山景城开设了园区,投资了 Facebook,并与 Twitter、雅虎等多个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从体量上来说,微软依然是一个巨头,但微软的态度与上世纪末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微软在硅谷的园区)

上文中提到的 Loopt 联合创始人 Sam Altman 表示,虽然过去微软像一个恶魔,但是如今当他需要为公司的智能手机应用寻找技术支持时,他还是选择了微软的开发者工具、搜索引擎和制图服务。他反而说:

微软是个不可思议的合作伙伴。

微软之所以得到硅谷的谅解,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之下,微软主导和统治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平台不再像以前那样那么重要了。从 2007 年开始,苹果的 iOS 和 Google 的 Android 开始大行其道,而微软在匆忙中推出的 Windows Phone 在几经波澜之后,已经几乎销声匿迹

别忘了,苹果和 Google 都是身处硅谷。也就是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硅谷的风头远远地盖过了身在西雅图的微软。

正如 Gary Rivlin 在 2015 年接受采访时所言:

或许微软正在努力变成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不再像之前那样咄咄逼人,但这是因为他们不再像之前那样令人害怕了。当你已经不再比别人更巨大和强劲的时候,你也就很难再威胁到别人了。

硅谷对微软的接受,也许还与微软最新一任的 CEO 纳德拉有关。纳德拉上任之后,微软变得开放了很多,其中的一个例证就是微软的 Outlook、Office、Cortana 等看门的 app 纷纷登陆 iOS 和 Android 平台。

微软在开源项目上也动作频频,包括 .Net 和 Visual Studio Code 在内的诸多项目都纷纷开源。而根据 GitHub 在 2016 年 9 月公布的数据,微软已经位居开源贡献榜的第一名,超过了 Facebook 和 Google。

这让微软看起来更加符合硅谷追求开放、自由的气质。

有了 LinkedIn 和 Hoffman,微软离硅谷更近了

LinkedIn 也是一家硅谷公司,而 LinkedIn 的创始人 Reid Hoffman 更是硅谷的人脉之王。知名科技媒体 BackChannel 资深主编 Jessi Hempel 说:

如果把硅谷比作人体,保持硅谷健康运作的心脏就是霍夫曼。只需要一通电话或者一封邮件,霍夫曼就可以在几分钟内联系到硅谷的任何人,而且他总是能找到最有用的那个人。

实际上,在纳德拉就任微软 CEO 之后,马上就与 Hoffman 见了一面;后来 Hoffman 在回忆此事时表示,纳德拉称自己为 “硅谷专家”,而二人的对话内容很快就转向了领导能力的问题。

所以,有了 Hoffman,微软在硅谷的下一步会走得更容易些,尤其是它需要在硅谷谋求合作者或人才的时候。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