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与易到创始人周航的恩怨史:是农夫与蛇,还是权力的游戏?

公司

2017-04-18 19:13

昨天深陷债务危机和资金问题的的易到再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易到创始人周航公开指责乐视挪用公司 13 亿资金,随后乐视易到则联合发表声明予以否认,并直斥周航是蛇咬农夫,涉嫌诽谤。

然而互怼大戏没有就此打住,今天凌晨周航在朋友圈的再次回击让这场纷争的火药味愈加浓烈。

乐视与旗下的易到,如今都因资金问题处于舆论旋涡,到底易到是乐视“生态化反”倒下的其中一块多米诺骨牌,抑或只是在出行市场中败下阵来的其中一员?易到和其曾经的掌门人周航在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乐视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一切的背后,或许不仅仅是周航与乐视的恩怨史。

周航与乐视的蜜月期

这是互联网第一个起死回生的故事。

在去年 6 月的乐视发布会上,周航的这页 PPT 或许是他的真心话,在这场发布会上周航还宣布了易到日订单量已突破百万。

时间回到 2015 年 2 月,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成为当时出行市场不折不扣的巨头,占据80%以上的市场份额,日订单量更是达到了 700 万单。而易到的日订单量已经大幅下滑到 2 万单,市场份额在一个季度就从 17.5%跳水至 2.7%。

(图自:易观智库)

在当时需要大量烧钱的市场,到了下半年,易到前一年拿到的一亿美元融资已经捉襟见肘,而周航在找来多家投资机构无果后,甚至拜访了滴滴、Uber 等竞争对手,最终也没能达成收购,易到可以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乐视这个白衣骑士驾着七彩祥云来到了易到面前,以 7 亿彩礼把易到纳为其“庞大”的乐视生态后宫的一员,当时贾跃亭还向周航提出要易到“超过 Uber 中国,成为行业第二”。

获得新大腿的易到很快开始了为期 224 天的“100% 充值返现”活动,这让用户和市场份额取得疯狂增长,贾跃亭年初为易到制定的‘百万日订单、新增百万司机、新增百万车辆’三个百万目标也提前 6 个月完成,于是就有了周航口中的“起死回生”。

当然 7 亿彩礼不是白给的,但易到当时已经穷到连嫁妆都置办不起,于是易到开始了“充值返现送乐视手机产品”之旅,为乐视所谓的生态化反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据易到官方统计,在此前 100% 充返活动中,送出的乐视产品包括乐视电视 10 万台、乐视手机 20 万部,乐视会员近 30 万个,其他硬件近 10 万个。

事后证明,周航与乐视这段短暂的蜜月期其实也只是貌合神离。

周航如何一步步被架空

在昨日网传的周航声明中,称易到在 2016 年 6 月完成法人变更后,他个人已逐步退出易到实际管理层角色,实际上从乐视注资易到开始,权力的游戏就开始了。

在声明中周航表示,2015 年 10 月以来,乐视启动了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易到的董事会也进行了相应的改组。2016 年 2 月 25 日,乐视控股 CMO、营销高手彭钢来到易到担任 CMO,乐视还派出何毅出任董事长。同时周航也表示一直积极配合并全力支持以彭钢为首的乐视派驻新管理团队在易到的工作。

(彭钢)

可仅有一个彭刚和何毅显然还是无法撼动周航的地位的,2016 年 5 月 ,阿里前高管冯全林空降易到用车 担任首席运营官,随冯全林空降易到的还有一支“阿里经理人”团队。

不知道是不是乐视的有意为之,无论是彭刚还是冯全林,在管理观念和工作习惯上都与周航有很大的不同,在一些媒体的采访中可以得知,彭刚喜欢抓细节,把事情都安排好。而周航更愿意放手给下面的员工干。

而秉承了阿里狼性文化的冯全林,一来就称“易到团建不喝酒对有战斗力的团队简直是一种侮辱”,这话对于厌恶酒桌文化的周航来说也许格外刺耳。

(冯全林)

在乐视众多”空降兵“来到易到之后,关于周航的离职传闻就不断传出,尽管易到一直否认,周航在易到内部的被一步步架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就在那个周航讲述”互联第一个起死回生的故事“的 6 月,“易到用车”的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经理三个职位均从周航变更为彭钢。“易到用车”改名为“易到”。

同时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易到旅行社(天津)有限公司等均由彭钢担任法人代表,不过易到汽车租赁(北京)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仍是周航。

(图自:雷锋网

而在 2016 年 7 月起,也许是钱花得差不多了,乐视也开始陷入资金链泥潭,易到开始不断调低返现比例,优惠的力度也大不如前。到了 9 月,易到公关部门表示,周航已经不再接受采访。

而从周航的微信朋友圈可知,从 2016 年底开始,周航就经常出现在国外和杭州等地,似乎已经成了远离喧嚣的”闲云野鹤“。而这段时间周航离职更是不绝于耳,易到官方则多次辟谣,称周航一直担任易到CEO,并参与日常的董事会等公司事务。

到了今年 4 月 9 日,周航被传加入顺为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是顺为资本的发起人之一,而周航至今还是易到的第二大股东。众所周知,乐视硬件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小米,而二者在社交媒体的上隔空对骂已不鲜见。

(小米讽刺乐视的系列海报)

如果周航真的入职顺为资本,这意味周航将加入乐视死对头的阵营,而这次对乐视态度强硬的一纸声明可以说是对新东家表忠心的投名状。

看回周航的声明,他称自己为“易到用车创始人”,并未提及 CEO 的职务。而易到和乐视控股的联合声明中却称周航截至本月仍在易到领取 CEO 的工资,并报销相关费用,给这场权力的游戏增添的一点罗生门的味道。

但无论如何,周航失去易到的控制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乐视主动促成了这一结果。

互怼背后,乐视周航各怀鬼胎?

在周航与乐视内斗的过程中,易到和乐视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近半年中,易到传出资金链断裂、被追要欠款的供应商、租赁公司老板等围堵,以及司机用户提现困难。

尽管当时已经被乐视控制的易到驳斥了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并表示乐视除了为易到注入大量资金和人才,更为易到带来大量生态资源,鼎力支持易到发展。而在昨日回应周航的声明中,乐视更称投入了 40 亿资金支持易到发展,但对于风波不断的乐视来说,资金的实力是目前舆论对其最大的质疑。

正在昨天那场互怼大战中,周航声明中”挪用 13 亿资金“的指控最为严重,乐视与易到的联合声明中一开始就回应了这个指控,从该声明可知,2016 年 11 月乐视控股曾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 14 亿联合贷款中的 13 亿。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这种说法表示质疑,比如乐视以易到的名义贷款 14 亿,进给了易到 1 亿,这是否涉嫌违规骗贷?而易到作为主体还款方,拿到小部分贷款资金却要承担全部利息有是否有违公允?

(图自:创业邦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乐视在利用易到充当自己的提款机,不惜以高额利息为代价来为自己的资金链输血。而媒体人魏武挥更直言:

易到用充返活动就是为了吸引用户存入资金,从而获得巨额现金,而易到这个窟窿,很明显就有庞氏的特点。

这不免让人联想到最近的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名企老板蔡成功和大风集团,大风厂老板蔡成功投资煤矿亏本,以大风厂股权为质押大风集团借高利贷做过桥贷款,不料随后银行断贷,蔡成功难以偿还借款,最终资金链断裂,厂子也随之破产。

剧中蔡成功一开始希望利用过桥贷款省去贷款返点,与银行和山水集团形成三赢。而在易到与乐视的这盘生意中,是否也会存在着蔡成功和山水集团?

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武绍志律师对该事提供了部分法律依据说明,他认为该笔资金所有权便归易到公司所有,如果外部使用这 13 亿资金,有可能涉及两方面法律问题:一是违反合同规定,产生合同上的违法行为;二是挪用资金行为产生犯罪,即挪用公司资金罪。

据武绍志介绍,如果乐视挪用资金被证实,数额方面已经远超立案标准。但乐视是否涉嫌资金挪用还要看乐视是否利用这 13 亿元进行营利或非法活动,只要满足其中一个条件,就构成了挪用资金罪。

当然具体细节仍待相关机构调查披露,而在周航与乐视的互怼背后其实也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因为易到正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周航急于甩锅。也有人认为是乐视的救命金主孙宏斌不愿把自己的钱花在易到上。甚至有有传言称周航要重新入主易到。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乐视此前希望将易到融资上市的可能已经不大。作为网约车的开创者,易到会走向何方,乐视是否还在维持泡沫,周航又是不是能独善其身?这场恩怨似乎越来越纠缠不清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