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势科技吴甘沙:创业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应该怎么玩?

人物

2017-04-27 14:40

汽车之心是爱范儿旗下汽车新媒体,我们关注汽车新技术、新文化以及智能化趋势的未来。

最近两年无人驾驶火了,科技公司在做,传统车厂在做,汽车供应商在做,还有些全新的创业公司也在做。愿景是美好的,几乎每一家入局自动驾驶的公司都抱着要解决交通拥堵决心,但现实也是略显骨干的,技术的发展显然仍需时间,绝大部分公司把自动驾驶真正能够落地使用的时间,定在了 2020 或者 2021 年,也就是三四年后。

2017 年 3 月 30 日,由驭势科技研发制造的无人驾驶场地车在广州白云机场 P4 停车场内完成了首次试运营,机场抵达乘客可在 P4 停车场内“自由约车”,并搭乘无人驾驶车到特定停车位。

自动驾驶是行业发展趋势,但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发展前景在哪儿?在全自动驾驶实现前要走怎样一种发展路径?对比传统大厂和科技公司如何找到自己的优势?爱范儿在 2017 GMIC 大会前,对话了驭势科技 CEO 吴甘沙。

在 Intel 工作了 16 年,吴甘沙一直认为自己错过了 3  次重要的机会,第一次是 01 年,2000 年的时候他加入 Intel,但因为那时觉得“BAT 都很 low,马化腾也还曾差一点把 QQ 60 万卖掉 ”,放弃了一次投入互联网的机会,第二次是 07 年没有赶上移动互联网的大潮,第三次是 13 年,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投身互联网。

图片来自:财经网

直到 15  年 10 月底吴甘沙决定进军智能驾驶,出任驭势科技 CEO。

在 2017 年的 CES 上,驭势科技发布了针对城市中园区、景区的一款全自动驾驶车型。并且表示在 2017 年就会将这样的无人驾驶方案进行试运营,在未来两年内实现真正量产。

做传统大厂不愿意做或者说是不好做的领域,是吴甘沙认为自动驾驶市场存在的巨大机遇。而在短期内,驭势科技自动驾驶方案的核心,仍将对准园区等低复杂道路环境的低速自动驾驶车。

对于自家的定位,吴甘沙是这样说的“低速和园区的无人车,大厂商其实不适合做这种东西,小市场不一定能给大厂商有足够的回报,且大公司对于机会成本的考量还会多一些,所以很多公司都会放弃一些零散的自动驾驶技术领域,而专注于适应城市道路的高速自动驾驶车型。”

“我想这是所有创业公司的一个优势吧,就是不用去在主流市场和巨头竞争。而是找到一个边缘的垂直细分的市场,一开始可能传统车场觉得这个市场不够大,风险也挺大的,利润还不高,所以他们就不会进入。在大公司人待久了都有这样的经验,就是如果你给领导提供一个提议,太小的事情领导是不会支持的。那么这就是创业公司所谓的边缘创新机会”

自动驾驶技术的完全落地,需要大量的数据积累,这也就意味着,技术越快落地,越早真正大量民用,数据的积累量才会越来越多。

吴甘沙举了这样一个例子,Google 专注于城市道路的全自动驾驶车型,已经研发了 7、8 年了,也跑出了 200 万左右的里程数据,但特斯拉也在做自动驾驶,并且依靠自家量产车型中的驾驶辅助设备进行记录,已经积累了好几亿的实际道路数据,所以如果想尽快调整技术,就需要更多的数据,最直接方式就是让技术以某种形势更快落地。

所以从驭势科技的角度来说,比起做城市路段能够随意驾驶的全自动汽车,不如首先在园区景区这样的封闭环境中,做出一辆能够方便乘客或者工作人员的自动驾驶车型。一是能够降低自家的技术研发难度,二是可以算作真正找到了一个能够运作起来的商业模式。

自动驾驶是一个大的概念,但这其中包括自动驾驶方案这一各家争相研发的大方向,包括了已经积累百年技术的传统造车行业,还包括了自动驾驶技术真正落地后的服务模式。

吴甘沙也表示,驭势科技首先做园区内的低速自动驾驶,其实是在尝试做一个业务闭环,之后再从运营过程中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是做出行服务的提供方,还是做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提供方,还是做一些关键零部件的提供方,这样的方向都需要去逐渐探索和明确。

虽然在整个对话中,爱范儿能够明显感觉到驭势科技对于市场方向的灵活性,甚至可以说是略显摇摆,但有一个方向是能够确定的,就是尽快让技术落地,让技术尽快推向市场。

驭势科技办公室的墙上,有不少明显的二维码,驭势科技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二维码会使用在一些自动驾驶方案中,用作视觉识别的校准,在采访中,吴甘沙也说,就自动驾驶套件的方案来说,驭势科技不会信仰式的坚持某一种技术或者方案。而是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可接受预算和使用场景做出精确的调整。

吴甘沙也针对这个问题举了个实际的例子:其实我们一直采取一些非常务实的态度去做我们的技术,所谓务实就是需求驱动。在未来,我认为二维码不是必须的。因为你有覆盖全中国的高精度地图,那你可能就不需要二维码。

现在做这种东西的原因是:1、小区这种区域,我们先测试一圈,如果 GPS 和惯性导航工作的非常好,我们工作就完成了,但是如果我们发现这个搭配工作的不是特别好,每走一段路都发现累计了挺大的误差,我们就会在路边贴一些二维码,帮助校正误差。如果解决问题了就 OK 了。

或者说我这个车纯粹在地下停车场在开,那么 GPS 根本就没有。高端的惯性导航又买不起,这个时候我们就可能要通过激光雷达或者视觉的技术,换种思路来解决。

所以说我们是种非常灵活的,我们有个算法库,现在的问题就是来一个客户需求,我们就用不同的配置去试。

其实从吴甘沙的回答中也能看出,为什么驭势科技会在今年开始首先展示自家车辆的方案,并且在广州做了一次试运营。作为客户需求导向的方案提供方,同时也作为一家初创企业,驭势科技需要做出一个冷启动,用一套完整的从技术、车辆再到运营场景运营方向,作为提供给未来客户的样板。

在今年,吴甘沙也表示准备投入 50 辆自家制造的自动驾驶车进行试运营,对于未来两年的关键时间段,他认为:“我们如果真的找到了一个适合大规模量产的细分市场,那我们马上就开始想设计,去找代工的,给做出来。到之后呢,如果我们找到更多的量,更大的垂直细分的市场,那我们就开始从车退到方案提供上来。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两年我们自己做车的经验,能够帮助更多上下游的玩家有能力一起玩。让我们能够通过两到三年的时间逐渐成为一个技术方案的提供者。”

在采访的最后,被问及 2021 年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吴甘沙说希望驭势科技能够给在 2021 年成为一个中高速无人驾驶技术的重要参与者,而在最近这两年,驭势科技的重心还是会放在低速的全自动驾驶和与车厂合作的高速驾驶辅助上。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