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漫画疯狂崛起,它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什么?

公司

2017-04-27 17:53

一家成立不到 3 年的公司,依靠女性向内容成为漫画领域最瞩目的玩家。

2017年1月,快看漫画宣布获得 2.5 亿元 C 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天图资本、红杉资本、今日头条、光信资本等知名机构。一个月后,快看漫画众多员工在朋友圈贴出“APP 日活超 900 万”的海报。

一位内容领域的投资人告诉漫游学人:“快看最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就是在相对小众的垂直领域,做到了疯狂的增长”。根据外部数据,快看漫画在 2016 年初的 DAU 为 300 万左右,但一年间,这个数据就到了900 万,在漫画品类中已经排名第一。

与其疯狂生长不匹配的是其一贯的低调,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说:

快看漫画对外曝光太少了,很大一部分公众不知道快看漫画已经发展到这么大体量了,对于我们团队的认知也不够清晰。2017 年我希望能够增加公司、团队的曝光量。

内容和营销的胜利

快看漫画的崛起,得益于其内容的创新。

最基础的是内容的呈现——快看的所有漫画均为高清,其对作者的画稿有明确的高 DPI 要求,对外甚至打出“不高清不让上”的口号,这改变了人们用手机看漫画一贯的感觉——此前,布卡漫画、有妖气等产品更多将页漫直接搬到手机客户端上,由于尺寸不匹配,阅读体验并不轻松,而快看漫画通过条漫+高清画质的表现形式,使其真正匹配。

在进行内容推荐时,布卡漫画等产品依旧采用封面推荐的方式,但快看漫画已经给每个更新的章节都放上精美的专属大图,吸引用户去点击。

内容呈现之外,快看漫画更大的优势在于其内容类型。

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媒体娱乐体育部总监黄俊杰在接受漫游学人采访时说:“快看思路很清晰,它在内容上找到了区别于有妖气、腾讯动漫的一个道路。”所谓独特,意指其针对女性漫画市场的轻娱乐路线。

在漫画这一行业,公认的说法是“内容在哪里,用户就在哪里”,用户对产品本身并没有强忠诚度,他们更关注内容是否足够多,是否符合自己的趣味。

此前红极一时的布卡漫画,因为其海量盗版日漫收获了众多用户,并拿到了多轮融资。但在2015年9月宣布正版化策略之后,下架大量盗版日漫,导致用户流失严重,目前布卡漫画已经不被腾讯动漫及快看漫画视作有竞争力的对手。

(《狐妖小红娘》主角涂山苏苏)

腾讯动漫和有妖气的成长更多是依赖在原创领域的辛苦耕耘,打出了“国漫”的号召力。前者的《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和后者的《镇魂街》等作品,都因为其强烈的本土特色而受到欢迎。

快看漫画则走了迥异于腾讯动漫或有妖气的路线——从女性的趣味出发,大量创作基于三次元(现实)世界的情感、明星等娱乐性强的轻度题材,从而脱颖而出。一家同时在腾讯动漫和快看漫画上连载作品的漫画内容提供商告诉漫游学人,“腾讯动漫和快看的差异就像是中央电视台和湖南卫视的差异,一个权威有深度,一个娱乐性强。”

漫游学人此前曾对快看漫画作品类型进行分析,发现排名位于前列的类型,分别是爆笑、耽美、剧情、恋爱、校园,这与腾讯动漫和有妖气浓厚的直男气质有极大不同。而快看漫画力推的《整容游戏》、《零分偶像》等作品,也紧贴现实热点和女性趣味,从而成为爆款。

快看漫画知名作品《整容游戏》

一位专注二次元领域的投资经理告诉漫游学人,快看漫画本质上是一款娱乐产品,如同韩剧和综艺节目,“它的内容,带给用户更多的是浅层的消费爽快感,并没有承载更厚重的东西,与我们小时候看过的漫画完全是两个概念——当然这也许就是它受欢迎的原因。”

在营销上,快看漫画不再专注于核心二次元人群,而是在微博和 QQ 空间进行更大众的推广。早期,快看漫画依托陈安妮和诸多网红作者在微博上的影响力,拉来了第一批用户。此后,快看漫画在产品推广上将精力放在年轻用户更为聚集的 QQ 空间,通过广点通进行大规模投放以拉新。据了解,快看漫画 2016 年在广点通上的投放规模已经达到 3000 万至 4000 万元——这超过了任何一个竞争对手的投放金额。

而在作者的运营上,快看漫画也打破了常规。一大帮年轻的签约作者,如卡里、金丘等人被快看漫画当成网红般运营——他们除了发表作品、和用户在社区互动之外,也会拍摄平面硬照、参与微博访谈、线下签售等,这让快看平台上作者和用户的关系非常密切。某漫画平台市场负责人对漫游学人说,“快看的作者在线下进行集体签售时,最多的一天能签售上万本,但其他的平台做签售,能有几百本就已经很不错了。”

有了用户,快看漫画接下来的重点工作是商业化

2014 年底创办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快看漫画未曾经历过生存上的困境,让它焦虑的无非是发展速度以及围绕着陈安妮的一系列公关危机。即便在 2016 年之后,开始面临对手的追赶,快看漫画依旧是自信的——这种自信来源于比竞争对手更快的用户增长速度和坚实的内容壁垒。

和漫游学人接触的快看漫画员工,谈起同领域的对手时,也不像其它创业公司富有攻击性。他们夸赞腾讯动漫的薛之谦推广 H5,也对腾讯动漫推出“女生”频道心怀忐忑,但还不至于焦虑的地步。

但到了 2017 年,快看漫画开始面临真正的焦虑——拥有了近千万的日活跃用户之后,估值达到 10 亿元之后。它需要证明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好产品,还是一门好生意。

这种焦虑直接体现在招聘上。

从2016年底开始,快看漫画广泛招募市场和商业运营领域的员工,具体职位包括付费运营、会员运营、游戏运营、电商运营总监、版权开发、影视版权负责人等。从以上职位可以看出,快看正尝试所有可能的商业化手段——包括付费内容、游戏、电商、版权开发。

针对用户的商业化策略,如收费会员等,已被腾讯动漫验证过。只是此前快看漫画高举高打“免费高清日更”口号,会让其面对用户时颇为尴尬。

基于快看漫画的“女性”基因,它在电商和版权改编这两个方向的商业化尝试,被广泛看好,这也是其目前推进速度最快的两个模块。电商模块已经在新版的快看漫画里上线,版权改编方面,快看漫画也与万达影业、企鹅影业、聚禾影业、中汇影视以及磨铁娱乐等达成了合作。而游戏,更多被认为是补充,黄俊杰表示:“女性向游戏弱一些,流水不能做到特别高”。

从逻辑来说,快看漫画的商业化前景颇具想象力——问题是,实现这件事情比快看擅长的内容和营销更复杂。一个可以对比的案例是,拥有数亿年轻女性用户的美图公司,同样被认为前程远大,但至今在商业化道路上坎坷前行。

快看仍然需要尽快拿出一张成绩单,证明自己在商业化方面也是个“好学生”。

快看漫画改变了内容玩法,但它在未来面临的风险也不小

在快看漫画的影响下,一些漫画产品发生了极大改变。

比如网易漫画,它的首页排版和快看非常相似,而推荐的内容乃至作品画风,都和快看漫画上的女性向内容别无二致。

(网易漫画 App 界面)

2017 年 4 月 20 日,在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动漫宣布将引入一批“新作者”。其中柯小、妖妖小精、幽灵、尤米等人都是条漫作者。今年3月,由南派三叔担任总策划的女性向条漫《代嫁丞相》也在腾讯动漫平台上线。而在更早前,腾讯动漫推出了“女生”频道。

这一系列动作都是腾讯动漫在女性内容领域的布局。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市场部的一位员工告诉漫游学人:“我们与快看漫画并不处在共同的维度上。作为综合性的漫画平台,腾讯动漫需要多元化的内容满足用户的需求。如果用户有女性内容的需求,我们自然会加强。”

腾讯动漫更热衷的,仍然是“集英社”的那套玩法——扶持精品内容,打造大众向的 IP。过去两年,《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等作品的成功,不仅为腾讯动漫带来用户影响力,也为其赢得行业的尊敬。

对于快看漫画来说,这种大众向的 IP 影响力恰恰是其短板。

这与快看漫画承载的漫画形式——条漫相关。作为社交媒体时代开始流行的漫画形式,条漫满足的是人们碎片化时间的需求,很难表现复杂的叙事和宏大的世界观,所以有人说:“条漫更像是小品或者相声的舞台,而大型故事的表现方式更像是电视剧”。而“小品”和“相声”,的确很难成为有影响力的 IP。

此外,外界对快看漫画热门作品的风格和价值观颇有争议。知乎上有人评价快看漫画:首页飘的那些又是出轨又是小姐的,面向大众的漫画那么多 18 禁情节是想荼毒青少年吗?这些作品的调性甚至可能会影响其商业化进程——很难想象,其热门作品《复仇高中》、《出轨俱乐部》能被改编成面向大众的电视剧。

在 DAU 已经快到千万的时候,快看漫画也许应该在内容上做些改变——即便这些内容曾经帮助过它迅速成长。

题图:快看漫画热门作品《请把我哥带走》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有洞见的二次元产业媒体,关注游戏、动画与漫画产业的趋势与价值。(微信号:acgnist)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