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5-06 11:46

网易用《我的世界》争抢“小学生”

漫游学人:有洞见的二次元产业媒体,关注游戏、动画与漫画产业的趋势与价值。(微信号:acgnist)

“刚才下楼,看见楼下一群小学生围着七嘴八舌的好热闹啊。什么哪里可以挖木材,哪里有种子什么的。走近一看尼玛一个其中小学生在用手机玩我的世界。而且玩的好厉害的样子。”在网上各大论坛和贴吧里,很早就有人好奇小学生与《我的世界》的关系。或许你没有玩过这款游戏,但你一定听到一些与它相关的“小学生”梗。这款在国外被视作是极客和硬核玩家最爱的游戏,在国内却受到“小学生”的青睐。

《我的世界》是由瑞典公司 Mojang 开发的高自由度的沙盒游戏,2009 年 5 月 13 日发行。2014 年,Mojang 被微软以 25 亿美元收购。微软曾表示,这笔投资可能在一年之内回本。

2016 年,网易取得了该游戏在中国的代理权。丁磊说:

我们会推出一款游戏,这款游戏有非常大的群众基础,跟我们目前的目标用户群体也是有差异性的,我们对这个游戏的未来充满了期望,而且这个作品在商业模式上也有巨大的创新。

联想到腾讯的《王者荣耀》——那同样是一个“小学生游戏”,网易用《我的世界》来争夺年轻人与儿童市场的野心可见一斑。

2017 年 4 月 7 日,《我的世界》中国版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宣布玩家测试将于4月10日正式开启。

当晚的水立方,众多未能入场的真·小学生守候场外,哪怕没得进场,这足以看到这款游戏在粉丝中的影响力。

这些孩子和我们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

即便玩游戏已经十几年,王锋依然很难理解班上的学生为什么喜欢玩《我的世界》。

王锋是小学老师,平时主要玩《守望先锋》和《英雄联盟》。去年年底,为了搞懂学生的兴趣。他试图去玩《我的世界》,但按照他自己的话,很快就“懵”了,“画面看起来很粗糙,而且也不知道在游戏里干嘛”。一个星期之后,他放弃了——他并没有体会到学生说的“挖矿”的乐趣。

但他依旧不敢轻视这款游戏——根据他的统计,班上 40 多个人,有 30 人左右都在玩《我的世界》。男生几乎全部都在玩,女生也有10多个。

很长一段时间,小学生小锐最爱的游戏是《生死狙击》,但去年年底在同学家里见到《我的世界》之后,他的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这个游戏上面。

小锐今年 1 0岁,在《我的世界》里主要玩生存模式,“因为它是让我们用自己的能力来生存的,而且能学会很多生存技巧,所以我觉得很好玩”,小锐还说起刚玩游戏时的经历,“有一次玩生存模式,掉到矿洞里去了,我一直在挖矿,后来都忘记怎么回去了。”小锐在《我的世界》里没花过多少钱,但他有位同学则花了几百块,“主要都是花在模组上,有了模组,游戏会更有意思。”

(玩家 icrdr 作品《史蒂夫的生活》,来自《我的世界》官方站)

小锐的父母并不反对他玩《我的世界》,相反,他们主动下载了游戏,并且和小锐约定好每天的游戏时间——20-30分钟。但小锐花在《我的世界》上的时间明显更多,他有时会和同学讨论游戏的心得,还会到网上看“籽岷”的直播——这些都能让他学习到更多的“生存”技能。

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和小锐父母一样,对《我的世界》那么放心。在知乎上,有位家长提问,“女儿十岁,沉迷于《我的世界》,考试成绩下降,我该怎么做?”这个问题吸引了近 5000 人关注,1300 多个回答。

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位家长在多虑,但也有人觉得不能因为玩的是 MC,就特殊化处理。有位答主说:“这些孩子和我们玩的并不是同一个游戏。我见过 11 岁的小姑娘天天玩 MC,杀末影龙杀得飞起,但这并不是因为她玩得很好,而是因为她下载了《我的世界》盒子。盒子的泛滥,导致这些孩子大多是作弊玩家。如果不作弊,他们甚至没有能力在生存模式里生存下去。”

毫无疑问,家长们对《我的世界》的判断仍有分歧。不过他们对另一款在小学生中爆红的游戏《王者荣耀》,态度倒是很一致。不久前,当腾讯推出家长可以限制孩子游戏时间的“成长守护平台”后,微博上一片叫好——除了避免被“小学生”坑之外,他们也觉得自己找到了避免孩子沉迷《王者荣耀》的终极方法。

小学生游戏是腾讯和网易的下一个战场

即便面对的是同一个市场,《我的世界》和《王者荣耀》的核心用户依然有所不同。

按照理查德·巴特勒的玩家类型分类法,玩家可分为四类:社交型、成就型、探索型、杀手型。把这个模型套用到《我的世界》和《王者荣耀》上,不难发现,前者的玩家偏向于探索型和成就型,而《王者荣耀》偏向于社交型和杀手型。小锐就不喜欢《王者荣耀》,原因是“画面有时候挺吓人”。

由于《我的世界》此前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因此市场比较混乱,没有人知道其真实的用户数。到了 7 月,网易代理的《我的世界》上线之后,我们才能看清楚这个市场的容量有多大。

网易正迎来相对有利的竞争局面:在舆论层面,《王者荣耀》面临很大的压力,这可能使得腾讯进一步主动压缩青少年市场。而《我的世界》以“提升中国年轻一代玩家的创造性”的名义出现,会获得家长、教育机构,甚至至政府层面上的支持。

这款与“小学生”紧密相关的游戏,目前还没有遭遇负面恶评。由于是高自由度游戏,《我的世界》很自然地与“冒险”、“探索”联系在一起,这在某种程度上赋予了它“益智”的想象。这与乐高的成功极为相似——它不仅仅是玩具,还被当做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承载。

去年 11 月初,微软正式推出了 Minecraft 教育版。而网易在去年年底的游戏盛典上也宣布,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下属未来研究会,将 Minecraft 认证为“未来教育创新试点工具。”

(因面临争议,《王者荣耀》中的英雄“荆轲”改名为“阿轲”)

此消彼长,得利的是网易。虽然凭借《我的世界》去战胜 DAU 高达 8000 万的《王者荣耀》,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但这至少意味着网易不愿白白让出这块代表着未来的市场。

2016 年 4 月,网易游戏发布会上,《守望先锋》的负责人说:

我们要努力,否则以后你们的孩子回想起童年就只有腾讯二字了!

在“小学生”市场的争夺上,《我的世界》可能是网易手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筹码。

题图:来自于《我的世界》官方网站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当皮卡丘闹出这样的笑话之后……(内附萌神群舞视频)

5-06 12:35下一篇

模拟游戏《My Child Lebensborn》:关于战争、偏见以及那些无辜的儿童

5-05 22:49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