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5-13 21:00

曾经的国民老胶鞋飞跃,怎么就变成了法国人的?| 老国货去哪儿了③

刘莎 刘莎 编辑
-

说起小白鞋,可能算得上是当今时尚潮人的鞋柜必备品了。但如果还停留在绿尾 Stan Smith 和 Super Star 贝壳头的时代,恐怕不能算是个合格的 Sneakerhead。

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年轻人的脚上又开始出现那双标有红蓝双箭头的飞跃小白鞋。用它搭配起牛仔裤,还真的别有一番复古的滋味。这不禁让我们怀念起那个哼唱着《同桌的你》,用尺子在书桌划“三八线”、在老师的眼皮底下传纸条的年代。

曾有人说,飞跃当年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亚于现在的 NMD 和“大椰子”。据说下雨的时候,一个男生宁愿光脚跑回家,也不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洗得雪白、擦得锃亮的飞跃鞋弄脏。也许中国最早的 Sneaker 文化,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吧。

数十年来,虽然从未退出过历史舞台,但飞跃鞋所代表的意涵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年产千万的国民老胶鞋到 39 块包邮的“地摊货”

跟其他老国货品牌类似,飞跃也见证了中国制造业数十年来的改革与变迁。

“飞跃”这个品牌,最早来自于上海大孚橡胶厂。这个上海大孚橡胶厂创建于 1931 年,由民族资本家崔福庒开办,最开始主要生产名为“大虎”的套鞋和跑鞋。

后来 50 年代公私合营,大孚改名为地方国营大孚橡胶厂。当时多家鞋厂、轮胎厂合并,成立了上海橡胶工业公司,下设上海胶鞋一厂到十厂 10 个胶鞋工厂。

飞跃就诞生于这个时期。

最开始为了适应部队行军、训练的穿着需求,解放军后勤部委托大孚设计出了牢固、耐磨、舒适的军用解放鞋。由于在部队的大范围推广,解放鞋当年就生产了 1000 多万双

1958 年大跃进期间,大孚把解放鞋进行了改良,设计生产出了适合民用的胶鞋,取名为“飞跃”;1959 年,飞跃鞋正式进入市场,第一年的销量就达到了 161.6 万双

即使在“文革”时期,飞跃都一直未停产。80 年代,飞跃更是成为当时“弄潮儿”们的时尚标配,一件海魂衫、一双印有红蓝双箭头的飞跃鞋,即可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鼎盛时期,飞跃的年销量甚至超过 1000 万双

一位曾经在大孚工作了几十年的退休老技工,当年的老大孚橡胶厂有十多间厂房,都是苏式建筑,主要就生产军用解放鞋和飞跃鞋两种产品。在 60 年代,飞跃鞋就已经卖四五块一双,在当时可以算是奢侈品。而 1959 年进厂工作的他,当时的月工资已经能拿到 72 块。

蛮好,蛮好。

但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曾经吃喝不愁的国字头品牌们面临着改革的阵痛。

80 年代中期以后,上海橡胶工业公司开始改制。1985 年,原上海轮胎厂和上海胶鞋一厂合并成立上海大孚橡胶总厂(1988 年改名为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后来又并入上海华谊集团旗下的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胶鞋和轮胎。

1997 年,大孚橡胶厂投资成立了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同年,大博文转入上海兰生股份公司名下。

再后来,大孚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轮胎生产上,飞跃鞋的品牌交给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进行管理。

几经变革之后,飞跃的生产变得越来越边缘化。

除此之外,改制前的飞跃鞋,由中国百货公司负责包销,可以说基本没有经营的压力。但随着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浪潮席卷而来,曾经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飞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耐克、阿迪、彪马、匡威……走向世界的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几十年如一日的陈旧设计,让飞跃渐渐被爱赶潮流的年轻人所遗忘。

最差的时候,飞跃在国内的年销量也就是几万双。

一位了解飞跃状况的知情人士曾这么透露。曾经负责生产飞跃鞋的大博文鞋业,随着鞋子销量的不断减少,工厂也越搬越偏远。

曾任大博文鞋业厂长的陈建岳把飞跃的没落归咎于“市场上的假冒太多”。他表示,大博文的厂名曾在浙江被仿冒,而这些打着正品旗号的假冒鞋,售价仅 10 元,质量也很差。

打开淘宝网,输入“飞跃”这个搜索关键词,会出现许多出售飞跃鞋的店铺。在这些商品之中,飞跃小白鞋的价格从 20 几块到近百元不等。

而这些售价在二三十块左右的经典款飞跃鞋,通常被指摘味道太大、有溢胶现象、容易开裂、不耐磨、包装简陋等等。不过相比同类型知名品牌运动鞋动辄数百元的售价,飞跃低廉的售价被称是“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当真是网购生涯第一次见没有鞋盒包装的鞋,这叫环保,39 块钱包邮你要啥自行车;快递塑料袋一打开一股臭鸡蛋味蹭蹭蹭……这叫橡胶味,39 块钱包邮你要啥自行车;鞋底不是平的那么大的弧面真是最摇摆……这叫曲面,39 块钱包邮你要啥自行车。特别弔。

相关人士表示,这些“老版飞跃鞋”大部分为旧时的库存或者仿冒品,数量可能达到正品的 5-10 倍,其实是不被官方所认可的。但目前在国内市场上广泛流通的、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飞跃形象的,却正是这些价廉物却不一定美的产品。

与一个法国人的爱恨情仇

虽然在国内几度浮沉,飞跃近些年却在国外风生水起。

2005 年,旅居上海的法国人帕特里斯·巴斯蒂安(Patrice Bastian)无意中发现了飞跃。在从幼年起就热爱收集各式经典球鞋的他看来,飞跃让他眼前一亮。

第一眼见到‘飞跃’我就迷上了它,爱它的经典与强烈个性,甚至爱它被大多数中国人所遗忘这个事实。在中国只有很少的人才穿它,大都是武术爱好者或者工人。带着历史感的‘飞跃’的确有点不合时宜,但它的基本形态有足够强的时尚感。

在构想了一系列对“飞跃”的改造计划之后,帕特里斯去找当时的飞跃生产商——大博文鞋厂,拿到了“FEIYUE”的商标授权,然后开启了对飞跃大刀阔斧的“改革”。

他重新设计了商标,让其看起来更加年轻化、有时代感;他重新调整了制鞋工艺,根据不同人群设计了不同形状的鞋楦,还改良了鞋面布料和鞋底;他改变了品牌定位,提高了质量和售价,将售卖场所定在专业的运动鞋店,和国际品牌摆在一起;他邀请名人为品牌背书,让品牌价值进一步升级,还跟不同品牌合作推出联名款……

最关键的,他充分利用西方社会对神秘的东方文化的巨大想象空间,将功夫文化和品牌结合在一起,引起了西方消费者的关注。“少林精神 Shaolin Soul”、“螳螂拳 Mantis Style”、“虎爪 Tiger Claw”,这些都是法国版飞跃推出过的特别款式。

如今的飞跃,已经摆脱了曾经在逼仄小店柜台里灰头土脸的形象,进入了巴黎香榭丽舍大道著名的体育用品商店 Quaiterback,在法国拥有了超过 160 家零售代理商。在英国、荷兰、美国、韩国等地,变洋气的飞跃也越来越成为时尚界、娱乐圈名人的选择。

(图片来自:blogger

“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曾经穿着一双飞跃经典款出现在电影拍摄场景中,香奈儿和范思哲的品牌宣传形象大使 Poppy Delevingne 也曾脚蹬一双飞跃出息时尚趴,曾经的“国民老公”李敏镐、少女时代的徐贤等明星也都是飞跃的忠实粉丝。

时尚杂志《ELLE》法国版曾经

飞跃能够挑战匡威在年轻人心目中的时尚主导地位。

曾经被奉为圭臬的美国流行文化,已经渐渐让年轻人们感到厌倦,他们需要一个同样经典、能够与匡威等相抗衡的品牌来担当时下流行文化的代言人。飞跃略带复古和富有街头风味的设计,刚好能够满足他们的需要。于是写有拼音“FEIYUE”的中国老国货就这么在国外火了一把。

(图片来自:Pinterest

然而,这一切的辉煌,似乎都和中国人没什么关系了。

2006 年,在拿到了大博文的授权之后,帕特里斯在法国注册了“FEIYUE”的国际商标。根据商标保护的地域性原则,一旦商标被抢注,原持有企业就不得在此区域内使用该商标;而根据国际商标注册的《马德里协定》,加入马德里体系的国家和地区都遵守此原则。这其中就有中国,也有世界上大部分贸易国家。

这就意味着,从此之后,“FEIYUE”品牌在海外市场的生产、销售,都不再与国内的飞跃厂商有任何关联。换句话说,飞跃在海外卖得再好,国内的飞跃厂商都拿不到半毛钱。当然,如果国内的厂商想以“FEIYUE”的名义出海,那也是不行的。

一个出生在中国、成长在中国的品牌,如今却变成了别人的合法所有。

谈起这件事,飞跃在国内的品牌拥有者就非常地恼火。一位曾在大孚橡胶厂工作的负责人表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大博文鞋业只拥有飞跃的商标使用权,并没有商标所有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大孚当年在投资建立大博文鞋业公司时,曾与合作伙伴兰生股份达成协议:兰生接收 300 多名大孚的员工,大博文可以无偿使用“飞跃”品牌 17 年。帕特里斯就是在那 17 年中间从大博文拿到的品牌授权。

而大博文方面也同样觉得委屈。曾任厂长的陈建岳,“与法国人接洽的是老厂长,他有经济问题……我不便多说。我们在考虑与法国人打官司,他们侵犯了大博文的知识产权。我们也在讨论重新设计开发飞跃鞋。”

据悉,目前飞跃的中文、拼音商标持有人为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实际管理者为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由上海兰生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大博文鞋业,则拥有飞跃的生产权。除此之外,品牌方还授权了很多其他企业进行飞跃鞋的设计和生产。

就像国内归属权的混乱状况一样,涉及到了国际商标法律,飞跃的品牌授权问题就变得更复杂了。再加上别人是利用法律“合法地钻空子”,除了在道德上谴责一下,似乎真的很难通过法律途径得到想要的结果。

以时尚的名义复活,从老国货到新国货的路有多远?

飞跃在海外的火爆,出乎了国人的意料。有些人甚至开始“出口转内销”,求人代购海外版的飞跃。

不过也有一些人觉得,我们自己也可以让老胶鞋变得更时尚、更受欢迎。

前面说到飞跃曾把品牌授权给了多家厂商进行设计和生产,其中就有一些厂商看到了“老树逢春”的契机,对飞跃进行了改造。比如说其中一家授权商自己去拿到了《星球大战》的授权,推出了“飞跃x星战”联名版球鞋。

他们还与艺术中心、潮人等进行合作,推出了手绘版、定制版的飞跃球鞋。

如今,很多新的科技也被融入到他们的设计中去。比如说在今年的上海时装周期间,他们与布料图书馆合作推出了防水防污的飞跃系列鞋。

如今的飞跃,从低帮到高帮,从帆布到亚麻、超纤、皮面,从复古到流行,提供给消费者的选择也越来越多。

老国货,新设计,其实国人也可以让飞跃焕发新的生机。而当下的复古风潮,也让经典款的飞跃重新吸引到了年轻人的注意。据统计,2015 年,飞跃在全国的线下销售额超过了 200 万双,线上销售状况也非常良好。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从品牌的价值方面来考虑,飞跃还存在着很多问题:明明有能力生产出质量更好的产品,但是对短期经济利益的过分看重,让市场上经常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形;明明有能力生产出好的产品,但由于营销水平不够,好酒根本出不了巷子;明明品牌本身很有价值,但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存在诸多不足……

(图片来自:凤凰网

今天的飞跃,在消费者的“怀旧风潮”中回了春,但隐藏在情怀背后的,还有挥之不去的知识产权纠纷、质量等问题。当我们为飞跃的复兴而欣喜时,最好也思考一下,在“新国货”时代,如何能真正让“国货”创新、成长、走出国门。

题图来自:The Tailored View

在身披海魂衫、脚蹬大飞跃的年代,拥有一辆凤凰或者永久自行车已经能让人幸福感满满,更不用提曾经的身份象征——海鸥相机了。

时光荏苒,当年的那些老字号们或历经风雨重焕生机,或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渐渐沉寂,记录着中国制造业数十年来的荣辱兴衰。

在“新国货运动”兴起的今天,它们能否继续为“中国制造”代言?爱范儿(微信号:ifanr)将通过一系列文章,为你讲述“中华老字号”们的前世今生。

第一篇:凤凰牌 ofo 要来了,你还是当年骑二八大杠的少年吗?| 老国货去哪儿了①

第二篇:百雀羚 86 岁了,还记得当年你偷偷搽过的妈妈的小蓝盒吗? | 老国货去哪儿了②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