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6-09 17:48

当微博问答遇上抄袭和「提问托」,知识付费还能性感下去吗?

最近几天,微博上知名医疗大 V「白衣山猫」被爆微博问答抄袭以及涉嫌使用「提问托」来牟利,引发了包括其他微博大 V 和网友的「集体围剿」。

在数轮的「较量」之后,白衣山猫终于选择「投降」,在 6 月 9 号早上发表微博称,从现在开始,将停止微博问答一个月,检索每一个问答题目答案,以查版权问题,并向指出问题的大 V 和网友致歉。

当爱范儿(微信号:ifanr)前往白衣山猫的微博「围观」时,发现他已经将之前引起争议的问答和回应删除,不过根据网友留下的截图信息,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似乎不只是问答抄袭和版权问题那么简单。

知识「拿来主义」,搬运之后再拿授权就不是抄袭?

这次的事件,引发争议的其中一项是抄袭问题。

按照白衣山猫的自我介绍,他是来自浙江的一名外科副主任医师,曾经参与援疆项目。因为专业性和数次为医学界发声的缘故,白衣山猫很早就成为拥有百万级粉丝的微博大 V;在微博推出付费问答功能之后,他也是医疗行业的活跃回答者之一。

不过近期,白衣山猫突然开始玩起「跨界」,回答了不少妇产科、皮肤科、甚至神经内科方面的提问。这些内容本不是他的专长,但他依然按照此前的付费方式进行了高频次的回答。

对于医疗方面的问题,根据个人兴趣和能力进行跨界研究本没有什么争议,不过有围观网友发现,白衣山猫所做出的这些回答,不只内容简单、没有针对性,还涉嫌抄袭。

根据另一位微博上的医学界大 V 「营养师顾中一」的深扒,在白衣山猫的问答中,主要是对一些台湾医生或者医院曾经发表的科普文章进行了「编辑改写」。比如说他曾经回答过得银屑病等问题,都有非常明显的「改编」痕迹。

(图片截自营养师顾中一的微博

在网友的质疑声中,白衣山猫很快回应,称自己的确和很多专业医生组成了团队,用于回答那些自己本专业之外的问题。

在他的描述中,这种机制是:他请众多专科医生来答题,答题的医生拿答题的钱(税后);自己因为编写校对,所以拿围观的钱。但是那些国外的医生「是为了行善的信仰而帮助我的微博」,不肯要钱。

(图片截自营养师顾中一微博

他还认为,自己在每一条不是由自己回答的提问前,都标上了是哪个科的医生回复,而且还拿到了那些医生的授权,因此不存在抄袭问题。

在之后的致歉声明中,白衣山猫的确晒出了自己曾经「借鉴」过回答的几位台湾医生的授权书。不过从图片中可以发现,这些授权书都写自 6 月 6 日至 6 月 7 日之间,很明显属于「事后补救」。

至于他曾经提出的,「问答是回答问题,犹如考试,只要正确答案,当然可以炒书」,更是引发了争议:这种对专业问题的拷贝式的回答,到底是不是抄袭?

有的网友对白衣山猫表示力挺,认为微博问答毕竟不是医学论文发表,不要求必须注明出处。如果喜欢或者相信这个博主,愿意花钱提问或者围观,都是两厢情愿的事情。

但大部分人都认为,搬运其他人的知识成果,本来就是一种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

白衣山猫的一位旧识,也是身为医疗工作者的博主「白衣咸饭」在针对此事发声时表示

无论是在微博问答,还是其他地方回答网友的问题,如果仅仅是抄一下教科书、参考书,迟早会把自己作死。作为妇产科医生,说实话,我对很多亚专业中的许多概念也曾经是似懂非懂的,但人家提出来了,就不应该似是而非地去回答,一定要找参考书和文献,尽管不必写明文献出自何处,但要做到心中有数。为了一点小利而把名声打进去是不值得的。

在微博问答的现有规则中,并没有针对知识版权问题的审核和控制机制,如果涉及到内容抄袭问题,目前,还是得看各个答主的良心。

有这么一伙人,他们专门用提问牟利

关于这次事件,其实最开始引发人们关注的,并不是白衣山猫的抄袭问题。

6 月 4 日晚,一个名为「终究太年轻、、、」(又名白修仙)的微博账号曝光了白衣山猫联手问答团队利用微博问答的规则牟利。在他公布的聊天记录中,白衣山猫收取了他们发送的 400 元红包,还同意按照四六分成的形式与他们团队进行合作。

(图片截自王志安微博

在他们团队的运作机制中,有专人会去谈好合作的大 V 账号下提问。在大 V 收到的众多提问申请中,他们会专门「翻」这些问题的牌。大 V 拿到回答的奖励,提问者则收取围观的费用。

由于有专门的运营团队,这些问题往往非常具有话题性、抓人眼球,总能带来非常可观的围观数;再加上持续的转发推广,这些团队也因此能大赚一笔。

(图片截自王志安微博)

此外,他们也会从围观的收益中抽取一部分返还给大 V,作为合作的酬劳。这样一来,双方都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这些人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产业链,他们被称为专业提问团队。

本来合理利用规则想出生财之道也无可厚非,但与其他「走正道」的方式不同,这些提问团队往往为了利益而无所不用其极。

从白衣山猫的近期饱受争议的回答来看,有不少非常「三俗」甚至色情的问题。其中一个名叫「马背上的歌手是谁」的网友提问了有关女性疾病的问题,还配上了非常清晰的人体器官图片。

(图片截自王志安微博,为防止读者不适,图片已打码)

但白衣山猫似乎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不仅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还数次转发推荐,最终这个问题引发了 3200 多人围观。

不仅如此,网友还扒出,这个「马背上的歌手是谁」,很有可能就是白衣山猫本人的小号。

根据微博上的自媒体作者王志安的调查,微博上的「马背上的歌手是谁」曾化名为「最近有点忙」出现在一个职业提问者的微信群中。他自称是心理学的研究生,专门研究大 V 和粉丝的心理,可以提出非常具有「价值」的问题。此前,只提了 5 个问题,他就赚了 4000 块。

(图片截自王志安微博)

本来这个人和白衣山猫并没有扯上什么关系,但因为前面白修仙在微博上的曝光,公布了白衣山猫的支付宝账号,大家发现,这个账号的头像和昵称与前面「马背上的歌手是谁」刚进群时的一模一样。

根据王志安留存的「证据」,这一点得到了印证。至于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随着白衣山猫本人删除了此前的微博以及道歉退出之后,真相似乎也不得而知了。

不过可以坐实的是,在如今的付费问答领域,这样的大 V 与专职提问团队联手作假问答的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原本的知识付费平台变为了一些人牟取利益的场所。

从蓝海走向红海,知识付费却开始变味

乍一看,这次其他大 V 与网友们对白衣山猫的起底是一次伸张正义式的「围剿」,但在个体事件的背后,却暗含了整个行业存在的问题。

从开始兴起至今,知识付费已成为如今的内容生产者们通过内容进行变现的新路径。在从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人们一方面不断摸索出了知识付费的合理玩法,另一方面,也开始为其赋予更多不同的色彩。

公众号「42 章经」创始人曲凯在近期有关知识付费的一场演讲中分享道

一个好的知识 = 新的知识传播路径 x 新的知识密度

在知识付费这个体系之下,新的知识传播路径不仅意味着数量的增多,更强调路径的可靠性,比如说人们更愿意选择那些可信度高的渠道去获取知识;新的知识密度则反映了,在讲究效率的互联网时代,人们希望在同样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获取更多有效的知识。

如果一个内容生产主体、一个平台可以提供这样的知识,那它无疑将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的大赢家。

不过在平台涌现的今天,知识付费却并未能如我们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纯粹解决知识焦虑的好方法。

《知识经济这一年,内容开始赚钱了,但它是一门持续的生意吗?》一文中,爱范儿(微信号:ifanr)曾经分析过,源于对信息不对称的不安,以及对优质内容的渴求,知识付费产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人们的信息焦虑。

(图片来自:Andy Mort

在这样的情况下,稀缺性就成为了内容「卖座」的基础。只是相比通过提高内容本身的质量来保证「稀缺性」,利用更加夺人眼球的娱乐化、社交化等方式要显得省时省力多了。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有人愿意花上 3000 块去打听王思聪最喜欢的啪啪啪姿势,但一些认认真真答题的行业专家却乏人问津。

从白衣山猫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当对利益的追逐成了第一需求,曾经希望「让知识变得更加性感」的知识付费也会变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地方。

原则上来说,通过知识来做生意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个原理也古已有之,只不过现在换了个方式、换了个场合。但是如果打着知识付费的旗号、通过投机的方法去赚钱,就有点不太地道了。

从这方面来看,类似微博问答这样的知识付费平台目前还存在一些机制上的漏洞。

以现行的运行机制,当围观收益超越提问者的提问成本之后,随后再产生的围观收益都将成为提问者的净利。再加上名人效应的影响,「提问+围观」的收益将快速提升。这就给这些专职提问团队留下了很大的操作空间和动力。

大象公会的创始人黄章晋曾指出,「一个系统平台若能生长形成复杂生态,哪怕是寄生的,才能说明它是多么的牛逼和丰厚。」

从推动大的行业生态角度来看,这点无可厚非。比如说凭借无可比拟的流量优势,微博早已成长为拥有强劲变现能力的大平台;仅被当做多种「赋能」产品之一的微博问答,也将通过内容产品的特性为微博带来更多的变现想象力。

不过若从推动生态持续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当平台上开始出现无序现象之后,适当的调整还是有必要的。毕竟,自律这件事,不总是会奏效的。

题图来自:Myk9traning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无扇叶风扇+空气净化+联网=5190 元,戴森这个产品够性价比吗?

6-09 17:51下一篇

用 Apple Pay 转账:借记卡免费,但信用卡需要收取 3% 手续费

6-09 17:3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