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6-14 16:40

CXO 全没了,Uber 今天成了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

因为一系列的负面事件,从性骚扰丑闻,到被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负责自动驾驶业务的 Waymo 公司指控盗取商业机密等等,Uber CEO 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终于在董事会的强制要求下,开始无限期休假

卡兰尼克在一封给员工的信里写到:

“如果我未来会回来 Uber 2.0 工作,那同样的,我需要以崔维斯·卡兰尼克 2.0 的形象出现。”

卡兰尼克表示,他会离开公司一段时间,重新思考如何建设一家世界级公司。但在信里,卡兰尼克没有提及具体的休假时长,也没有表示何时能重回公司。

(图自:Recode

Uber 创始人被强制“无限期休假”

刚过去不久的周日,Uber 董事会举行会议,讨论卡兰尼克的去留和公司的企业文化问题。其实,卡兰尼克是可以不离开,继续控制这家公司的。

和不少科技公司一样,Uber 的股份制采用了双层 A/B 股架构, 包括 CEO 卡兰尼克、联合创始人盖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 等董事会 7 名成员拥有“超级表决权股(super-voting shares)”,而这 7 人可以说都是卡兰尼克的好友。也就是说,如果卡兰尼克和他的亲信联合起来,他可以继续拥有对这家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否决掉董事会做出的决议。

而且,也没有人想到,卡兰尼克的离开消息来得这么快。因为在 Uber 遭遇性骚扰丑闻、卡兰尼克恶语对待平台司机等麻烦事后,即使外部有不少声音都在喊话,让卡兰尼克离开,但他对这家公司的控制欲,让他一直坚持自己的做法。

但到如今,卡兰尼克还是“自愿选择”无限期休假,离开一手创办的公司。除了与会人员,没有人能知道周日长达 7 个多小时的会议发生了什么,卡兰尼克最终而和董事会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此次卡兰尼克“无限期休假”,不仅仅是因为在一系列公司危机背景下,董事会做出的这一选择。前不久,卡兰尼克双亲遭遇了一次水上事故,父亲受伤,母亲身亡。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卡兰尼克一直在洛杉矶陪伴他的父亲,包括 Uber 的董事会会议也一并改到洛杉矶举行。

(图自:Fast Company

在卡兰尼克离开前,过去的半年时间里,相继已经有将近 10 位副总裁级别的核心高管从 Uber 离职。外媒 CNN 在关于 Uber 的文章里写到

Uber 如今是一家没有COO、CMO、CFO 和主席的公司。

离开的高管,部分是因为此前的性骚扰调查,部分则是个人选择了离开,当然,目前 Uber 董事会也在逐步铲除卡兰尼克的亲信力量。卡兰尼克的心腹、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已在董事会的要求下离开公司。

另外,Uber 董事会还在逐步引进新的职业经理人,比如说,该公司聘请了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丝·弗雷(Frances Frei)担任战略高级副总裁,主要工作是重新组织公司结构,Uber 也聘请了前 Apple Music 的营销高管 Bozoma Saint John,担任新职位首席品牌官,希望能重塑 Uber 的公众形象。

卡兰尼克的野蛮式成功

Uber 今年危机不断。

关于 Uber 的丑闻,我们已经报道过不少。从管理层骚扰女员工监控执法人员信息、Uber CEO 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骂自家平台专车司机、总裁离职、Uber 无人车发生撞车事故等等,Uber 不断被曝出的丑闻和恶行,正在逐渐毁掉它最初的名气。

(Delete Uber 抗议活动)

我们无法也不能把一家公司长久以来无法解决的混乱,只是简单归咎到一个人身上,但卡兰尼克作为 Uber 公司的创始人,他的一举一动为这家公司的发展奠定了基调。

比如说,Uber 在城市扩张过程中是好斗的,也是野蛮的,这家公司经常蔑视当地法律,也会使用手段打击竞争对手。而到了卡兰尼克本人身上,他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狼性文化是 Uber 公司的一种价值观。

再到引爆了 Uber 公关危机的一系列性骚扰丑闻,即使卡兰尼克本人不是始作俑者,但 2014 年在一篇《GQ 杂志》的文章里提到,卡兰尼克曾开玩笑地将 Uber 形容为女人的胸部(Boob-er),理由是公司帮他吸引了女性的注意力。

(Uber CEO 崔维斯·卡兰尼克 图自:路透社)

虽然 Uber 的企业文化让人诟病,卡兰尼克对性骚扰等问题的不作为和纵容让这家公司深陷风波,但今天,在卡兰尼克宣布无限期休假的消息出来后,一些 Uber 员工,包括已经成为滴滴一部分的优步中国员工,仍在社交平台表达了惋惜之情。

卡兰尼克在某种意义来说依然是他们的偶像。毫无疑问,Uber 能在短短数年间完成全球化扩张,它是成功的,即使今年这家公司危机不断,但它的业绩依然有所增长。今年第一季度,Uber 营收 34 亿美元,亏损达 7.08 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已有所下降。

卡兰尼克如今的境况,正如爱范儿此前所说

刚步入不惑之年的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正在面临着也许是他人生中最为困惑和焦虑的一段时光。

卡兰尼克的离开对 Uber、对他自己未必不是件好事

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可以说是公司的灵魂和核心人物,但他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者。其实,创始人在董事会要求下离开公司,Uber 并不是孤例。

John Sculley 一直被外界称为“把乔布斯赶走的人”,他和乔布斯的恩怨曾是硅谷乃至全球科技圈最著名的八卦,但其实,乔布斯当年出走的原因更多是他主导的产品失败,导致公司经营不善,又和董事会起冲突,最后才出走的。

多年后 John Sculley 在一次和李开复的对话里说

乔布斯一直都是天才,在很多问题上都很有远见。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当时非常年轻,可能判断有误。就像任何地球人一样,孰能无过……经过这些挫折和学习,乔布斯成为了一个更谦逊的人。

虽然卡兰尼克已经步入不惑之年,但在外界看来,他是孤傲的,也是野蛮的,连卡兰尼克本人也承认过自己不完美,甚至表示自己需要领导力方面的指导和学习。

即使卡兰尼克不止一次地对外发布这些真诚的自我反省言论,但 Uber 一直不间断地曝出的内部管理问题, 并不能让外界相信 Uber 有决心做出改变。而现在 Uber 董事会让卡兰尼克离开,也许是当下最适合 Uber 发展的抉择。

因为卡兰尼克的“不完美”,未来 Uber 董事会也许会学习当年 Google 的做法:让职业经理人施密特担任 CEO 一职,对佩奇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两位年轻的创业者进行所谓的“成人监护”。

但同样的,企业创始人让位于职业经理人,很容易失掉公司的控制权,就像乔布斯一样。而擅长于营销的 John Sculley 在掌舵苹果的几年里,虽然让公司业绩有了大幅上涨,但最终他在发展里也背离了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所定的销售结构。

某种程度上,初创公司的成功跟创始人的性格是密不可分的。没有了卡兰尼克的 Uber,是否仍有这种开拓疆土、改变城市的魄力和速度,这个问题是值得考虑的。而董事会逐渐引进的职业经理人,真的能让这家野蛮生长的独角兽变得成熟和有担当吗?

题图自:Time Magazin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苹果正式宣布搞汽车,你可以从现在开始攒钱了

6-14 18:43下一篇

佳能 6D Mark ii 发布在即,它将如何应对“新 α7”的冲击

6-14 16:3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