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6-21 19:27

藏在内衣里被偷跑的 8000 个部件,让苹果对泄密问题绝不容忍

刘罕 刘罕 编辑
-

在消费电子领域,新产品的各种信息被提前泄露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就拿 iPhone 8 来说,离最终现身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但各种谍照和传闻早已经满天飞了。

不过,当人们每每对着新鲜出炉的泄露图津津乐道的时候,苹果实际上已经为泄露问题愁了好几个世纪。

关注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后台回复「8」,即可获取爱范儿最全的 iPhone 8 爆料集锦。

国外媒体 theoutline 获得了一份来自苹果的内部简报,简报的主题就是 “Stopping Leakers – Keeping Confidential at Apple”,直译过来就是“阻止泄密者,保护苹果的机密”。

(苹果 图自:aljazeera

在这份简报中出现的苹果人士可能并不被大众所熟知,David Rice 是苹果的全球安全主管,全球调查主管 Lee Freedman,以及全球安全通信和培训团队的 Jenny Hubbert。对于苹果来说,这三位的重要性可能不亚于Jony Ivy,Ivy 负责设计产品,他们负责保护产品。

如果你想知道苹果对机密泄露问题有多在意,看看这些人的履历就知道了,Rice 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工作和美国海军工作过,Freedman 则曾在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担任电脑黑客犯罪事务主任,但即使是这样“有背景”的组合,也难以完全防止苹果机密的泄露。

胸罩里的 8000 个部件与金钱的诱惑

苹果历史上较为严重的一次产品泄露事件,可能要数 2012 年的 iPhone 5 了。当时 iPhone 5 的部分部件突然出现在各大科技媒体,后来经查明这些部件是被盗自中国的苹果代工厂,而后还流入了黑市。

(iPhone 5 图自:ytimg

Rice 在简报中表示,TSA(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每天所监控到的峰值是 180 万,而仅仅 40 家中国工厂的人员操作,每天就高达 270 多万次,而当苹果开始生产产品时,这个数字会攀升到 300 万之多,虽然所有这些人在进入和离开工厂前都要被检查,但很难说没有漏网之鱼。

(生产线上的工人 图自:cdn

在 Rice 看来,这些员工中,大多数人都能做到保密,但是那些渴望得到些机密的人会给员工提供非常大的诱惑。

99.9% 的工人来到苹果都是因为他们相信在这里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可以赚到钱,赚到钱后能够做些其他的生意;但也会有人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

很多时候,虽然将机密泄露出去的是这些代工厂的工人,但苹果难以防范的,是为这些工人提供高价收购苹果零部件诱惑的黑市买家,他们可能会开出相当于三个月甚至是一年工资的条件,这对于一些工人来说,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正在接受检查的工人 图自:theoutline

因为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苹果代工厂的工人平均每月的收入大约为 450 美元,约合 3071 元人民币,卖些零部件可能一年的工资就赚到了,这种吸引力对这些工人来说是非常巨大的。

对于那些买家来说,最有价值的部件是 iPhone 和 Macbook 的金属后盖,Rice 说:

过去曾发生过女性员工将一些零部件藏在胸罩内偷走的事情,而以这种方式被偷走的零部件高达 8000 多个。

Rice 显然没有把这件事当作一个笑话来讲,因为他紧接着说:

这些被偷走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个零部件,而是我们筹备多时将要发布的新产品。

保密这事库克比乔布斯还要上心

(华强北 图自:staticflickr

在这个苹果内部简报中,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被提及,那就是华强北。那些被盗的苹果产品部件,很大一部分都流入了华强北。在苹果的认知里,华强北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市场,这个市场中的 50 万人每年就能带来 200 亿美元的收益。

(iPhone 5c 图自:technobezz

Rice 说,2013 年也是苹果“最痛苦”的一年,那一年苹果发布了新产品线 iPhone 5c,虽然这款产品反响平平,但却给苹果的保密工作敲响了警钟。在 iPhone 5c 即将发布前,有约 19000 个零部件流入了市场,苹果只能花重金将它们买回来,而在 iPhone 5c 正式开卖前,又有 11000 个零部件被盗流入市场,苹果又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买回防止它们被泄露。

不过,也正是这次严重的泄露,让当时接过乔布斯旗帜的库克更加重视保密工作。库克在 2012 年一次技术会议上就曾首次提出要重视在产品的保密工作,而在经过 iPhone 5c 的风波后,库克更是承诺在保密力度上加倍。

库克对保密工作的重视也确实收到了成效,Rice 在简报中说:

我们在 2014 年只有 387 个部件被盗,2015 年则下降到 57 个,而到了 2016 年,在苹果生产的 6500 万个设备外壳中,只有 4 个被盗走,也就是说,这是 1600 万分之 1 的损失率,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而在乔布斯时代,虽然苹果也曾有过类似保密工作的团队,但由于不够强硬,当年 iPhone 4 事件后,机子被外国媒体 Gizmodo 拆了个精光后,才得以归还,当时乔布斯还亲自给 Gizmodo 的编辑打电话:

你们这是在掩护犯罪。

在苹果工作有着 CIA 探员的体验

对于泄密,库克认为,这直接损害了苹果的底线。但 Rice 强调,虽然苹果遭受了如此多泄密的影响,但公司并没有因为对保密工作的过度关注而转化为恐惧。

(Apple Store 员工 图自:raconteur

不过,在整个简报中,几位负责人对于保密工作的谈话,让苹果像极了 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很多电影中,CIA 的探员都被刻画成生活与工作严重脱节,家人甚至不知道他的真正工作。

在参加公司简报的人员中,也有公司一些其他部门的员工,其中有些人就认为,他在苹果的工作和自己的生活已经脱节:

我不能和我的妻子、孩子以及其他家人和朋友谈论我的工作,我觉得我的生活正在经历很多的麻烦。

不过 Rice 回答说:

我没有让你断绝那些人际关系的意思,但你知道要如何处理。

此外,Rice 还在简报中提到,苹果员工除了要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防范泄密的可能,而在苹果总部中还有一些 “red zone”,在这些地方是不能随便交谈的。由于担心公司的机密被意外泄露,一些新员工在加入苹果后都选择删除他们的 Twitter 账户,高级别的安全调查员 Jonathan Zdziarsk 在一加入苹果后,其 Twitter 账户就被封锁了。

(遭泄露的 iPhone 8 面板)

当然,苹果对泄露事件的深恶痛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过的泄露和媒体报道会影响当前产品的销量。在最近的一次电话财报中,库克就谴责频繁的对于新 iPhone 的报道已经对上市不足一年的 iPhone 产品线造成了影响。

这些不断出现的关于新 iPhone 的报道或许也是苹果主持这场内部秘密会议的原因,虽然苹果在保密问题的处理上或许过于谨慎,但 Rice 在最后也说到:

苹果会给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你非凡的权力。

有意思的是,这份苹果内部的简报,也是被泄露出来的。

题图来自:idownloadblog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