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人物 7-05 13:12

控苹果、告 Google,欧盟这位“科技巨头克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除了在上周给 Google 开了张 24.2 亿欧元的巨额罚单外,她在一个月前也给 Facebook 开了张 1.1 亿欧元的罚单,而且去年还协助裁定苹果要向爱尔兰政府补缴 130 亿欧元的税款和利息。

(图自 Wired

虽然这些案件都是她从前任官员接手所得,但她在上任后这 3 年还不够的时间里,以其强硬的处事执行风格,把这些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科技公司都起诉了一轮。

从来没有任何监察员有 Vestager 那样的能力来起诉避税、征收数十亿美元等级的罚款,或是强制公司进行大规模的整改。

Wired 所描述的,就是现任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的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人称“科技巨头克星”。

笃定强硬得电视剧也拿来做原型的女政客

(年轻时的维斯塔格,图自彭博社

1968 年,维斯塔格出生于丹麦西岸一个名为 Ølgod 的小镇上。她的父母亲都是路德教会的牧师,小镇居民不时就会聚集到她们家里来,因此,她也算是从小就习惯生活在公众环境之中。

夏天的时候,教会里的人会到她家里喝咖啡。将近 200 号人都会花园里聚会。本来,她应该要乖乖坐着和别人聊天,但她很讨厌那样,反倒喜欢帮忙倒倒咖啡,做些实际的事。

她的朋友 Lars Nielsen 说道,而且透露,直到现在,维斯塔格还是很不喜欢和人闲聊。

1989 年,21 岁的她走入政界,加入了社会自由党(Social Liberals),并在数年里逐渐攀升到党派主席、议会成员和党派议会主席的职位。这个过程中,她学会了一个道理:“你必须坚持自己的观点,即使每个人都觉得你是个傻子。”

(图自推特

走在坚持自己的道路上,她建立了一个“充满毅力却易怒”的形象,并戴着“冰雪女王”的称号在 2011 年成为了丹麦的“三合一”官员——副首相、经济部长、内政部长,都是她。

作为经济部长,在丹麦经历 2012 年的经济萎缩后,她曾坚定地推进国家的福利紧缩政策,全然不在乎他人的想法。在一次活动上,某工会为“赞扬”她的财政紧缩政策,向她送赠了一个竖着中指的石膏雕像。她向对方致谢,并从此将它摆在办公室里。

(维斯塔格办公室中的“中指”雕塑,图自 Wired

她的硬派政客形象深入人心,连丹麦的电视剧编剧在写政治剧《Borgen》时,都拿她来作为灵感来源(该电视剧讲述了女政客成为丹麦首位女首相的故事)。

维斯塔格 v.s. Google

(图自 Wired

2014 年 11 月,维斯塔格正式被委任为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一上任就捡起了不少“烫手山芋”,例如 Google 这一案。

案件还得追溯到 2006 年 6 月,英国的 Raff 夫妇决定辞去工作自己创业,建立了一个比价网站 Foundem。他们坚信自己的产品很不错,但上线几周后,他们却发现 Google 搜索引擎并没将用户引导到他们的网站来,反倒是将他们网站如“垃圾网站”一样处理。

Foundem 有效地从网络上消失了。

Shivaun Raff 说道。他们随后通过邮件询问 Google 原因,但未收到任何回应,并转而找微软的游说团队咨询(也有说法猜这一切都是微软策划的,真伪不得而知)。

(前任竞争专员 Joaquín Almunia,图自纽约时报

2009 年,Google 的态度突然间温和了起来,手动给 Foundem 开了个“白名单”,使得 Raff 这个网站流量涨了 100 倍。但 Raff 夫妇并没有因此终止对 Google 的控诉,因为:

搜索引擎不应具备任何编辑性政策,只应为用户提供综合整体的结果,公正且仅基于相关性。

Adam Raff 对《纽约时报》说道,在创业前,他的工作是和欧洲气象预测超级电脑打交道,而妻子 Shivaun 则是通用汽车和 Boots 的软件项目经理。

有见及此,Google 也没懈怠,当 Raff 夫妇向欧盟正式发起投诉后,他们也立即派出游说团队,并在 2014 年看到了有效的成果——在达沃斯论坛上,当时的竞争专员 Joaquín Almunia 和 Google 前 CEO Eric Schmidt 握手言和,达成共识。

但 Almunia 并未能说服竞争委员会,很不幸地(对 Google 而言),这案子落到接任的维斯塔格手上。

(图自华盛顿邮报

2015 年初,Google 已经将搜索引擎优势延伸到自有的 20 多个服务上了,其中包括地图、图书、旅游等。 维斯塔格邀请了不同行业中受到 Google 影响的人到办公室里聊天。

她对我们的案子超级感兴趣(super-interested)。她真的是有在聆听,和 Almunia 那种象征性咨询不同。

德国地图公司 Hot Maps 负责人说道。同年 4 月,维斯塔格正式采取法律对抗,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先进行私下谈判:

(要让消费者相信你是公平的,那就得)让他们相信你们并没有在办公室里谈好了价钱,没有在高尔夫球酒店喝着酒划分市场。

这也是为什么她拒绝参与达沃斯论坛,同时,也拒绝会见任何公司的游说集团。

(图自彭博社

随后,她甚至还将对 Google 的控诉扩展开来,除了针对搜索引擎的调查外,增加了针对 Google 滥用 Android 操作系统优势地位以及 AdWords 服务合作条款违规“两宗罪”。

开头那五年真的让人很沮丧,但自从新的委员上任后,事态终于有所改变。看来,我们很有机会可以在这个案件上大举获胜。

Hot Maps 负责人说道。一旦 Raff 夫妇的案件胜诉,这个先例则可随之延伸至其它领域,其中,也包括了他所关注的地图服务。

接下来的,我们都清楚:在 2017 年 6 月,欧盟正式宣布,Google 由于违反反垄断法,被判处 24.4 亿欧元的罚款(针对 Google Shopping)。Google 对裁决结果表示不认同,将考虑上诉。

所以说,科技公司得罪她了吗?

(图自 Ræson

作为三个孩子母亲的她不时会在家里上演“老土爸妈”的戏码:

我的孩子有时候会对我说:‘妈妈,你别再用短信啦,这让你看起来像个老人家一样。’而我就会和她们说,‘说是这样说,但这是我的特色啊。’

虽然不时爱装老土,但她对新技术生活还是很了解的。不少人都会问她是否有使用 Google 搜索引擎,答案是肯定的。不过,只在她其中一台手机使用。在另一台手机上,她用的是“无痕”搜索引擎 DuckDuckGo,而且,有时还会用 Bing(回答时,伴随着一脸“是的,世界上的确有 Bing 用户”表情)。

不过,维斯塔格并没有个人 Facebook 主页,但她在 2017 年 1 月的时候倒是兴起跑去读了一遍 Facebook 的用户使用条例说明,并感叹道:

你知道(同意那些条例后),你就授权 Facebook 使用所有内容、图片和视频吗?而且,它还可以将这些内容授权给其它方使用。

如果你删除了账号,虽然可以将授权收回,但前提是你没有将那些内容分享过给其它用户,否则 Facebook 还是拥有那些内容的授权,并且可以给其它方授权使用。

(图自 FT

这是否意味着维斯塔格会针对科技公司?也不至于,她只是认为,有时候我们需要更谨慎:

科技,从很多方面来看,为人们带来了一个更为开放和透明的世界。同时,它也将监管提升到一个新高度,而个人空间也被商业化至超乎意料的程度。

而且,维斯塔格手上的反垄断大案子里,除了科技公司,也有其它行业里的巨头。

譬如,星巴克就因涉嫌避税,被维斯塔格开了张 3000 万欧元的税单;意大利著名汽车制造公司 FIAT 也领了张 2000-3000 万欧元的税单;除此以外,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麦当劳以及亚马逊的案件都仍在调查中。

维斯塔格的任期将在 2019 年结束,在剩下这一年多里我们很可能将见证更多罚单。

智库 Nesta 的数据学家 Katja Bego 认为,欧盟的竞争委员会将加速互联网的碎片化,终究会以失去互联网广度为代价来换取数据安全。而维斯塔格的坚定也引来不少质疑。

(图自 New Statesman

当被问及在做决定时为何会如此自信的时候,维斯塔格回答道: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过去几十年里,我曾在不同职位上担任决策者。在过程中,我学习到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必须为我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无论我曾听过哪些建议,有多少人告诉我应该怎样做。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责任。

她对个人决策的理念也和她的工作相呼应,无论 Google 再怎么大怎样智能,也不应该帮别人做决定。

要为自己喜欢什么做决定并不是坏事。

我们得决定本质上我们在追求什么,并将其贯穿于每日生活中。

题图来自 New Europ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神奇少女」这次要搞包治百病的「神奇食疗」,只要 5 万块就能一年回款 200 万,你信吗?

7-05 15:43下一篇

今天下午,阿里巴巴将拿出怎样的人工智能消费级新品?

7-05 12:5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