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生活 9-01 10:19

郑州尬舞天团:你耻我颠狂不体面,我笑你不懂潮流网红和赚钱

郑州人民公园附近有一条沿河林荫路,如今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网红一条街”。

没有恶劣天气的日子里,每天下午 4 点多到 7 点左右,劲爆的电音舞曲声会在这里,像约定好的,从大音箱里传出。

打扮时尚的姑娘、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的中青年、穿着印有夸张图案 T 恤的年轻人、装扮成济公、仙女的人、被称为“杀马特”而面孔还尚未褪去稚嫩的青年也在这个时间,或者稍早些,来到了这条路上。

踩着迪厅电音节奏,舞者摇头摆臀,或全身晃动,或步法无章凌乱。在网上,有的人将这种群舞称为“二百舞”。最终。网络旁观者和这个群体达成某种共识,将这一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火起来的舞蹈称为“尬舞”。

(尬舞的一种:指人舞)

公园里的尬舞江湖

几个月前,郑州人民公园内的广场才是“尬舞”网红们齐聚的舞台,但由于有市民投诉,尬舞活动受到了管制,几经辗转,沿河林荫路最终成为新的尬舞“圣地”。除了本地居民会来围观,还有不少人特意来到这学习尬舞,每次尬舞电音舞曲声响起,这条沿河路会被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

二强是尬舞江湖里的重要人物,它在火山小视频的个人简介里写的是“亚洲最大尬舞竞技场创始人”和“尬舞第一人”。在快手上,和尬舞相关的视频多出自二强之手。

跳尬舞的人不止他一人。最早二强的尬舞团队成名者也不仅他,还有被称为红毛、双枪老大妈、猴王等人。但由于利益分配没能让成员满意,红毛、双枪老大妈等人选择自立门户,猴王则留在了二强团队里。

(红毛在尬舞 图自:虎扑)

有人说猴王原名王长河,在加入尬舞前是一名流浪汉,已经 40 几岁。王长河身材不足一米四,加上长相特点,他在尬舞时会模仿猴子的动作,外号由此而来。有的新闻里提到,猴王父母双亡,但在猴王的快手账户里,有着二强团队带着猴王去慰问他父母,送上礼钱的短视频。

猴王对网络不熟悉,他没有微信,拥有的快手号是二强团队为他注册的。猴王的快手主页介绍是这样写的:在郑州遇到二强,我的人生才算正式开始。

外界有人质疑二强在利用猴王的弱者身份吸粉赚钱。他们二人的关系,更像是一种简单的 MCN 模式。二强负责猴王的生活,包括吃住。在快手上有视频记录着,当有人欺负猴王时,二强和他女朋友媛媛也会挺身而出。作为回报,猴王每天都需要做直播和去公园里尬舞,他也会听二强的要求,拍摄一些短视频或和粉丝互动。

尬舞真正的创造力来自于底层。

有蹦迪或舞蹈基础的人容易加入斗舞大赛,跟着音乐节奏变化舞姿和动作,但久了动作多数会有重复。尬舞的一个特色在于随机创作,比如一些老年人将广场舞演变尬舞里的“抽筋舞”、“打架舞”。有人称,双枪老大妈的成名作就是“打架舞”。有的人则在尬舞里加入夸张的表情和大幅度的动作,也形成了自己的尬舞风格,比如“红毛”。

(尬舞)

这种凌乱无章的尬舞动作无法系统练习,一些看直播的尬舞爱好者便会特意来郑州学习。有的人直言,我也想当网红。

尬舞江湖:网红、职业、消遣、朋友

公园里的尬舞者,有的为了消遣,有人为了出名,而有人将此当做职业赚钱。

每天下午 2 点多 3 点,二强有时候会开直播和粉丝聊聊天,告诉他们等会尬舞将如期进行。几乎是固定的时间, 下午 4 点多到 7 点左右,二强和媛媛、还有二强团队其他人会到人民公园附近的小广场开始尬舞,直播也开始了。一边直播,二强和媛媛也有发一些短视频,配上文字。

(图自:搜狐)

从草根尬舞走向网红并变现,二强做得更好,如今在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上搜索“尬舞”,排名靠前的账户其名字都会出现“二强”二字。

这无疑是一个吸金和涨粉的名字。这些有“二强”字眼的快手账户有的是二强团队的,有的自称是二强朋友,有的尊二强为师,还有的在自我介绍里表示是二强粉丝。相同的是,这些账户都有过万的粉丝,发布的视频基本都和尬舞相关,或者是跟拍二强的生活。

二强在快手上有多个账户,加起来粉丝量已过百万。二强的女朋友媛媛的快手粉丝总数也有 50 多万。二强懂得利用直播和短视频积累粉丝并以此赚钱,尬舞时候开直播,不跳舞时候和粉丝聊天,二强能收到粉丝的礼物,快手上积累下来的大量粉丝也是二强卖一些商品的基础,比如二强会在快手上发布他女朋友媛媛的“同款背包”等产品,并让粉丝添加微信号购买。

在一场直播里,媛媛用二强的快手号和粉丝们诉苦,讲她和二强吵架了,粉丝纷纷安慰。但过一会,媛媛回到了舞池,笑着牵着二强的手,在劲爆的歌声里两人继续扭腰摇摆。直播里,又有粉丝送上了礼物,有人留言说:都是炒作。也有人留言劝说,少吵架,好好生活。

(二强、媛媛、猴王在尬舞和直播,围观者众多)

直播和短视频的收入,还有粉丝积累与名气也吸引其他人加入尬舞直播中来。围观者和其他尬舞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在拍摄。如果你关注了一批的尬舞账户,会发现他们发的内容只是拍摄角度不同,但视频内容基本相同。

(腾讯拍客)

除了网红变现,尬舞江湖里,二强和猴王这种 MCN 关系也发生在其他尬舞团队里。

电王、化肥和流浪汉刘东立并称三剑客。电王的舞姿像触电,化肥在跳舞时会做出像在田间撒化肥时的动作。据三声的报道,他们的演出和直播,小到演出服,都由一个名为左伟的老板确定。

电王和化肥存在一定精神和智力问题,左伟负责照顾他们,帮他们租房和负责饭食,并帮两人买了手机开通账号做直播。而正如有人质疑二强利用猴王赚钱,同样也有人认为电王和化肥受人控制。但在二强团队为猴王拍摄的个人宣传视频里,后者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二强的感谢,因为在尬舞前,猴王靠捡废品生活,过着流浪不安稳的日子。

(二强的尬舞团队,最前为猴王)

以前在人民公园,老年人分成不同团队跳广场舞,围观者看广场舞,一切和全国其他城市广场上的日常情景没多少区别。

如今再到郑州人民公园,广场舞的热闹被尬舞取代,而不论是围观者还是尬舞者,不论老年人还是年轻人,在公园里除了生活消遣,也在做直播拍视频赚钱。有的尬舞者认为这是郑州特色。当听到这种说法,刘子(化名)觉得有些恼怒,她并不认可这种鬼畜夸张的尬舞能代表她的家乡郑州。

尬舞,有些人认为这起源于街舞,又带有斗舞的含义。但明显的,尬舞没有像街舞一样被民众接受。刘子说,尬舞是这个群体的自由,但她不希望别人说到尬舞都联想到郑州。不认可这种群体舞蹈的还有郑州当地的居民,有的民众认为尬舞天团扰民、低俗。

或许是为了回应骂声,二强在其快手号的说明里写:“这些都是底层老百姓,不要骂!”

劲爆电音伴着鬼畜舞蹈,“老铁 666”、“走一波红心”、“点点关注”的喊声在嘈杂声浪里传进手机听筒,传到粉丝耳里。

尬舞,在直播和短视频平台里成为如喊麦一样新的职业。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00 后已经看不懂“斑竹”和“大虾”了,你还上论坛干什么?

9-01 10:51下一篇

宜家和 HAY 联手推出的秋季新品要上市了,除了购物袋还有这些可以买

9-01 08:59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