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死的小强?那些被殃及的区块链创业者:服管,退币,出海谋重生

公司

2017-09-06 09:07

本文由全天候科技(网址: awtmt.com/ 微信 ID:iawtmt)原创,作者为梁君艳,转载请联系微信号 tmt20170101 获取授权。

监管一声令下,曾经站在 ICO 风口的“弄潮儿”们,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时刻:几个小时内,一切归零。

ICO 红人孙宇晨 2 周前发了一条朋友圈:“年轻时创业自怨自艾,经常感慨生不逢时,22 岁创业时只赶上移动互联网的尾巴,经常吹牛逼说如果移动互联网晚五年发生,我也能成王兴,至少做个百亿美金的公司。结果现在很快机会来了,能不能干个一百亿就看我自己了。”

随后他发起了一场 ICO,项目名为“波场 TRON”,计划做成一个去中心化的微博,总发行量 1000 亿代币,其中 ICO 为 400 亿,总估值 14 亿左右,目前至少募集了 1 万个比特币。

突然而至的监管打乱了孙宇晨的脚步。

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 9 月 4 日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表明:ICO 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9 月 4 日晚,孙宇晨依然按计划和粉丝进行了 ICO 直播,今天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他在微博发表声明:“根据公告的中心内容,充分学习了央行等七部委的精神后,本人与团队充分讨论和思考后将着手安排中国支持者的代币清退工作。”

一些 ICO 发起者们开始通过 ICO 平台清退代币,昨天 ICO 平台开始陆续提供退币服务,投资者们蜂拥至平台退币,引发平台拥堵。

ICO 平台 ICOINFO 的部分项目正在进行 ICO 退币,包括 LLToken、UIP、CCC、HMS 的相应数字币,已经原路退回至用户的 ICOINFO 账户中。ICO 平台 ICOAGE 发布通告表示,具体由买卖双方决定是否退币,如果项目还没发币,ICOAGE 可以收购用户的代币。

伴随着监管消息出台,云币网、比特儿等 ICO 代币交易所经历了生死 24 小时,大量代币暴跌,一些代币甚至跌至 0.01 元。目前,云币网、比特儿、聚币网已经暂停 ICO 代币交易。

对于区块链创业者而言,遵纪守法,确保投资人收益,谋求海外 ICO 成为眼下最重要的事。

百亿元 ICO 代币返还途中

刘冠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参与 ICO,账户里一度有 600 万,他辞去了工作,在新疆旅行一段时间后,来到北京一家代币交易所工作。

他在北京国贸旁边租了一个房子,和所有赚到第一桶金的 90 后一样,他认为人生才刚开始。

上周末,受到监管政策的影响,交易所的代币价格恐慌性下跌,他犹豫着,没有全部卖掉代币,直到昨日监管一声令下,他眼睁睁看着手里的代币一路下跌,没有人接盘。一些代币交易所的玩家甚至卖房卖车参与投资,瞬间几百万全部消失。

“一切都是梦境,想想有多少人要跳楼?我准备把手里的比特币放到海外的交易所和钱包。”刘冠洲告诉全天候科技,和股灾一样,政策面前,所有散户资金都变成零。

数据显示,目前参与 ICO 的资金量达到百亿级别,如何保障入场者的利益?从代币交易所的表现来看,投资人没有任何权益保障,近乎裸奔。

一位发行数字代币的负责人表示:愿意从渠道回收代币。

渠道往往是一些 VC 投资机构、FA 机构、知名天使投资人,在 ICO 私募阶段,项目方会给这些渠道部分投资份额,而私募渠道是普通 ICO 投资者很难接触到的。

另一位数字代币负责人向用户通告:项目将会回购用户手中的代币,不过,何时回收?以何种价格回收?这位负责人并没有确切答案。

而参与 ICO 公募的投资者可以缓一口气,如果项目方尚未发行代币,他们还能获得退回的以太币或比特币。

互助医疗平台轻松筹上周发起 ICO 公募,周末已将代币发放到用户的 ICOINFO 账户,9 月 4 日,轻松筹开始向用户退币,其项目发起人告诉全天候科技: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轻松筹早年由 IDG 投资,从众筹平台转型做医疗互助,在专注医疗互助领域积累了 800 多万用户。

此前,这类有知名机构投资,有落地应用和现金流的 ICO 项目,投资者们都比较乐观,认为政府要管制的是那些没有落地应用、没有产品的空气币,不会对已经有成熟产品、稳定利润的项目进行一刀切。然而一切都在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由于 ICO 平台的退币、提币交易量太大,ICOINFO 设置了“T+1”的规则,用户获得退回的比特币和以太币,提交提币申请后,第二天可以提到钱包。

从 ICO 平台退回的比特币和以太币,很快辗转到了火币网、BTCC 等比特币交易平台,9 月 5 日,火币网的以太币价格一度下跌至 1500 元。

由于国内交易平台暴跌,很多国外的资金进入国内平台,抢购低价的以太币和比特币,再在国外的 P 网、B  网等交易平台卖出,P 网昨日以太币价格一直稳定在 2100 元左右,这其中有巨大的利差,投资者称此为“搬砖”。

四年前历史重现?

“如果哪天在工地上见到我搬砖,别忘记我们是币友,暗号是:ICO。 ”一位 ICO 参与者昨晚感叹。两个月前,他刚和朋友们成立了一支 ICO 基金,为了发现国外的优质项目,他甚至请了英语和俄语家教,疯狂练习外语。

短短半年时间,从牛市到熊市,再从牛市到突如其来的监管,对于经历过 2013 年比特币大跌的早期参与者们,ICO 监管无疑又是一次历史重现。

“四年前五部委出联合声明禁止比特币交易,形势比今天严峻多了,我依然坚持价值投资、长线投资。”上述投资人说。

2013 年比特币价格涨到 8000 元人民币,当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表明: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参与机构和个人应审慎从事比特币投资等活动,并承担相应责任和风险。

受此影响,比特币价格暴跌,随后几年,媒体不断曝光比特币的负面新闻,而比特币逐渐从边缘走入主流,成为一种交易商品,被一些海外国家政府认可,价格一度飙升到 3 万元。

在一些从业者看来,几年前,市场上众多山寨币风靡,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比特币这类主流数字货币,未来国际市场,ICO 项目也将面临内部竞争,只有优质项目能活下来。

出海,ICO 的下一步?

“国内市场取决于政府,未来我们在海外的业务不受影响,我们有澳大利亚金融监管局 ASIC 发的数字货币投资基金牌照。”Hcash 基金会创始人许子敬告诉全天候科技。

ICO 项目是否健康运转,取决于募到的资金是否用到早期承诺的业务方向,以及资金托管情况。许子敬表示,Hcash 接受独立的审计,项目资金由会计所托管。

他旅居澳洲多年,拥有比特币矿场,以及 2 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未来他的工作重心是海外市场。

同样瞄准海外市场的,还有天才少女付小文(化名),她是一个资深极客,大学时候她做了一款电子游戏,卖给了腾讯,大三在法国 IT 公司实习,近年斩获了国外几个极客大赛的奖项。

她创办的区块链公司,获得了风险资本的早期投资,进驻了微软加速器。最近她发起了 ICO,刚刚完成私募,在监管面前,他们选择了暂停。

“我们公司注册在新加坡,工程师来自全球各地,现在澳洲政府给了丰厚的条件,邀请我们团队入驻过去,现在国内禁止一切 ICO,可能我们未来主要的开发团队会在国外。”她告诉全天候科技,自己正在和几家国外的 ICO 平台商谈上线事宜,项目还需根据当地的法律法规作调整。

出海是目前国内 ICO 项目唯一的存活方法。

在 ICO 二级市场暴跌的这两天,一些在海外 ICO 交所上市的数字代币,表现出强劲的上涨势头。9 月 5 日下午,在聚币网上,量子链的日成交额达到 5214.91 万元,今天价格上涨 6.09%。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量子链在海外多家交易所上线,这些在海外有投资者基础的数字代币,正在被一些跨国投资者抄底买入,转到国外交易平台买卖。

同时,海外的市场环境也更加宽松。

云九资本董事总经理邱谆告诉全天候科技:“美国政府和媒体,对于 ICO 都是中立、甚至更偏向乐观的态度, ICO 只在高端投资者之间进行,他们早年是比特币投资者,美国 ICO 项目大多是有底线和内涵的,自律监管程度比较高,没有大众参与者进入,所以政府并没有把 ICO 扼杀在摇篮里。”

另一名参与 ICO 的律师告诉全天候科技:国内政府监管,对他的投资没有影响。他从一开始就投海外的项目,这些项目价格低、泡沫少、门槛高,需要投资者有良好的英语水平和 IT 能力。

另一位 VC 机构的投资总监关心的是:海外的交易平台开发的怎么样?在这些高端投资者之间流传着一份海外交易平台的名单。

“也许我们都不够理智,泡沫暴富太极端,一刀切也太极端。很多大众对于代币的性质没有深刻的思考,如果大家能意识自己认知的局限,或者具备一些区块链知识,这就是个完全理性的市场了,那么也没有任何套利的空间了。有人相信市场,有人相信监管,比如自由市场和凯恩斯主义,Or somewhere in the middle.”这位投资总监告诉全天候科技。

在他看来,套利机会来自于各种信息和认知的不对称,这样才能有市场和交易,才会出现各种经济学流派。

也许,这也是 ICO 同时被质疑和赞扬的原因。

题图来自:新华网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专业、快速、完整的科技商业资讯,帮助投资者理解科技。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