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狂欢》获得 BAFTA 大奖,但开发这款游戏的工作室却要关闭了

公司

2017-09-30 23:50

对于喜爱步行模拟游戏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糟糕的消息。在《万众狂欢》(这款游戏获得三项 BAFTA 奖)发布一年后,游戏开发商 The Chinese Room 的两位主管 Dan Pinchbeck Jessica Curry 解散了全部开发团队,搁置了现有的游戏项目。近日,Eurogamer 网站采访了 Dan Pinchbeck,探讨此项决定背后的原因。

工作室的运营费用太高了

运营一间游戏工作室,你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 Dan Pinchbeck 说,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 11 12 名员工。每月,你都要花掉 35 ——40 万英镑,这是一大笔钱。运营费用非常高……”

作为一家独立游戏工作室,The Chinese Room  的运营完全依赖于游戏的收益。在制作游戏的同时,开发人员必须向发行商推销新的游戏。如果下一款游戏没有着落,那么,工作室就很难持续下去了。The Chinese Room 的游戏以步行模拟类为主。从《Dear Esther》到《万众狂欢》,它已经被看做是步行模拟游戏的专家。但是,Pinchbeck 已经厌倦了这个游戏类型,想要制作更为传统、更具野心的游戏。

chinese room 1

Pinchbeck 厌倦了步行模拟

要探索新的游戏类型,The Chinese Room 需要得到发行商的支持。但是,他们一直未能说服任何一家发行商。我们已经不愿意做步行模拟和故事类了,” Pinchbeck 说,我们想要制作更为复杂、更有参与性、规模更大的游戏。这需要花费更长的谈判时间。但是,如果你的项目即将完成,这件事情就变得很困难了。你每月都要花上 35 40 万英镑,同时又要面对 5 6 个月的谈判时间。这段时间里,你没有任何收入。

从《万众狂欢》到最近的 Google Daydream 项目《So Let Us Melt》,The Chinese Room 耗费了大多的积蓄。工作室的另一款游戏《Little Orpheus》有望得到一笔奖金,但那笔奖金尚未到账;另一款生存恐怖类游戏仍在初步开发阶段。

chinese room 2

艺术与商业的冲突

《万众狂欢》上市不久,工作室的另一位主管 Jessica Curry 宣布说,她要暂离一段时间。在官方博客上,她坦言了自己与一家发行商的糟糕关系。最后,我甚至不认识自己了。我本来是个快乐、有创意、傻乎乎的乐天派,而现在,我变成了一个脾气差、疑心重、不快乐、消极心理的人……商业与艺术创造经常处于极为对立的状态下,《万众狂欢》的开发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Pinchbeck 也表示,在游戏创意上,工作室是毫不妥协的。这也导致了他们与发行商的一些冲突。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些固执己见的。但我认为这是重要的事情。某些公司可能觉得这是个问题,因为他们不喜欢这种作风。我并非坚持说,一切都要听我的,但是,我也不会盲目接受他人的观点。一切都要经过质疑。

有些人喜欢我们的游戏,” Pinchbeck 说,有些人非常憎恨我们的游戏。但是,我不会去关注那些憎恨我们游戏的人,或者在游戏设计上做出一些妥协,让他们的憎恨心理减轻一点,因为,如果那样做的话,我们或许会辜负那些喜爱我们游戏的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