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埃里森:拥有多重身份的 CEO

特稿

2012-06-01 16:48

在硅谷的历史上,很少有像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这样身份复杂的人,他既是企业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的 CEO 及创始人,又是一名帆船比赛选手和滑翔飞机爱好者,同时还是一名慈善基金(关注年龄增长和衰老而引起的相关疾病)的创始人和投资人。

在商场和法庭上,埃里森也同样为对手所知。甲骨文,作为企业软件行业中举足轻重的企业,在商业上与 SAP 之类的软件商相互厮杀的同时,又不得不在法庭上就软件的抄袭和盗用和其他对手们唇枪舌剑。最近的敌人包括昔日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惠普,以及侵犯 Java 版权的谷歌。日前,拉里·埃里森在 D10 大会上接受 AllThingsD 记者采访,分享了他的部分经历和若干看法。

硅谷、创新与社交网络

从 1977 年,埃里森开始担任甲骨文 CEO,一直延续至今。他将近三十载的 CEO 生涯,即便是在硅谷也极为罕见,似乎无人堪出其右。而 68 岁的拉里·埃里森也称得上互联网发展的见证者。所以 Swisher 提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作为互联网萌芽、发展和兴盛的全程见证者,你认为)硅谷目前出于何种位置,网络创新是否已经成熟”。

埃里森认为眼下网络正不断地趋于成熟,互联网将是最后一次巨大的变革。互联网最初从个人电脑开始,其后逐渐勃兴。之所以从个人电脑开始,是因为个体消费者是一个涵盖广泛、内容丰富的信息来源。这个看法体现在互联网上,就是当下层出不穷、花样迭出的社交网络。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互联网商通过追踪用户信用卡的消费记录来了解他们的每月收入和开支情况,包括最近购买了哪些衣物、用于哪种食品,实施消费的具体时间和地点。这些信息包含了极其丰富的内容。如今,互联网商不仅关注用户的消费记录,更在乎用户是如何看待和评价所购买的商品,以及与之相关的朋友有哪些,用户又是如何向他们的朋友描述和评价这些商品。由于人们乐于分享他们的信息,社交网络的出现使用户的行为更加的工具化和模式化。对于消费者,互联网商要做的只是让用户不断地分享。Facebook 里的一条评论或者 Twitter 中的一条转发都能够告诉互联网商人们关于用户网络生活的所有细节,这些能够帮助他们以更富创见的方式制造产品和服务,然后再售予用户。

过去,这些被笼统地称为网络,而现在,人们改称之为“云计算”。埃里森认为隐藏于用户背后的网络有着极其复杂的组成,而用户的个人网络又因不同的条件又各有差别。这种情况下,网络因而显得异常复杂。现在甲骨文和类似厂商们在做的正是把网络的复杂性从桌面端迁移到服务器端。所以,埃里森并不喜欢人们声称自己发明了“云计算”,他认为这只是一种过渡和迁移。

EQ7G7637-M

以上内容来自埃里森对社交网络的思考。事实上,他自己本人也是一名 Facebook 用户,尽管并不常用。过去曾有段时间,埃里森对 Facebook 深深着迷达 3 个月之久,用于交友和结识那些现实生活中可能永远无法遇见的人。通过 Facebook,他可以观察到人们的各式行为,并尝试思考这些行为背后的意图、动机以及心理。用埃里森调侃的话来复述,那就是“看看他们早餐都吃了些什么”。

在被问及与马克·扎克伯格相见时进行了哪些谈话,埃里森回答说:“Facebook 是一项改变世界的技术。Google 是一家非常重要的公司,某种意义上,Facebook 可以理解为更加重要的企业。至于 Facebook 如何将所收集的信息转化为真金白银,则仍待进一步的观察。”

考虑收购 Buddy Media

Buddy Media 是一款社会化企业型软件,早前有传闻甲骨文会将收购 Buddy Media。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埃里森承认了甲骨文正在考虑收购 Budyy Media 的相关事宜,不过仍然保守地表示“我们将会购买一款我们想要的软件”。埃里森在解释为什么会收购 Buddy Media 时说:

如果你无法保证你的技术时刻最新,你的消费者将会被你的竞争对手抢走。任何一个 Facebook 的背后都有一个 Splunk 或者其他公司在做着同样有趣的事。

个人电脑 VS 企业大型机以及和 IBM 的关系

埃里森认为云计算是一项被人们大肆鼓吹和滥用,但同时又是非常具有应用前景的技术。此前曾有人断言,个人电脑将代替企业大型机。埃里森认为如果单从应用范围是否宽广来看,个人电脑的确比大型机重要,不过若以此评价的话,是否就该认为智能手机比个人电脑重要呢?但是埃里森也坦承,IT 链的个人用户端确实要比企业端重大,即便是甲骨文,有关消费者信息处理的内容也已成为甲骨文最大的业务。不过,埃里森拒绝承认甲骨文因此而成为一家面向消费者的企业,确切地说甲骨文只是将处理好的信息出售给消费者型的企业。苹果和其他手机企业是其业务的大客户,到目前为止甲骨文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自动化系统供应商。

在这一领域,IBM 是甲骨文始终无法忽视的对手。不过,埃里森对此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甲骨文的发展速度要远超 IBM,过去在数据库和中间设备上,IBM 都是第一,而现在占据这个位置的是甲骨文。至于高端服务器,埃里森认为不久后甲骨文也将一超 IBM,居于该领域内的首位。

关于 Sun

埃里森透露,早在收购 Sun 之前,甲骨文就已经计划建立数据库了。他们意识到数据中心所具有的非比寻常的复杂性。在过去,人们大都从 EMC 购买存储,从 Cisco 购买网络,其他类似的服务被分割成支离破碎的单体。甲骨文决定把所有的服务整合。整合完毕后,甲骨文会出售整套完备的基础材料,而购买者只需将这些嵌入其数据中心即可。对甲骨文目前从事的数据中心业务,埃里森引以为豪,他认为这和苹果对用户提供的一整套服务没有区别。

EQ7G7872-M

就目前而言,被甲骨文收购后的 Sun 已经能够自负盈亏。硬件的销售量的确在不断下跌,但是其中无法盈利的部分正不断地被剔除。埃里森颇为自信地说道,在服务器业务中,甲骨文所得利润在同行中一骑绝尘,诚然,销售额较过去下降了 20%,但整体利润却在不断上涨。

对于软、硬件的态度,埃里森还是援引 iPhone 的案例,他强调 iPhone 庞大复杂的体系背后,有 90% 来自软件应用。

此外,甲骨文还发布了基于企业用户的甲骨文云平台。这一平台可作为独立的服务器,或者数据库服务器,或者 Java 服务器,或者作为其他软件的整合体。至于位于云端的 EPR 和 HR 套装,可以在甲骨文和用户的虚拟机上同时运行。

与 Google、惠普和 SAP 的诉讼

因为甲骨文和惠普和 SAP 的诉讼案件目前尚在审理中,埃里森表示等案件结束后再作评论,目前不愿对此多做言谈。至于 Google 的专利侵权案,甲骨文对此前的宣判结果不满,已经提出上诉。埃里森只是简单地表示“ Google 的真的是起专利案件”。

不过,对于和惠普的诉讼,埃里森作了一些补充。他说道,在甲骨文聘用 Mark Hurd 的时候,惠普就曾发起过诉讼。然后当甲骨文宣布明年发售的下一版本的数据库将不支持 Itanium 处理器时,惠普又表示甲骨文具有合约义务来支持 Itanium。埃里森觉得这很不可思议。

而当被问及是否愿意改善与惠普的关系时,埃里森表示此前之所以和惠普交恶,原因在于当时的惠普 CEO 是 Léo Apotheker,该君曾出任 SAP CEO,在其任职期间,SAP 承认盗窃过甲骨文的软件。彼时的情形下,埃里森当然不会对惠普抱有好感。

EQ7G7987-M

不过时过境迁,眼下 Meg Whitman 担任惠普 CEO,埃里森对她颇多赞语。对于支持人“是否愿意与 Whitman 更好地相处”的提问,埃里森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向 Whitman 表达自己的祝愿,同时还表示作为硅谷人,自己对惠普有着特殊的情结,此前惠普是心中的模板和榜样,而当惠普引入 Léo Apotheker,一切都破碎了。

关于自己

当主持人问道“是什么驱使自己不断前行的”,埃里森的回答令人动容,他说:

人生就是一场旅途。我们对他人和自己都非常好奇。这就是个探索极限的过程。我对科技相关的事物异常着迷。持续不断地探寻极限,学习用与他人竞争的方式来解决顾客问题。整个事情是如此的令人沉醉。我甚至不知道退休后还能做什么。当我扬帆远航时,我会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比赛。我真的非常喜欢竞争。

其他

美国人对政治历来都不缺乏兴趣。在大会的 Q&A 环节,除了关于企业和个人的问题外,还有记者询问埃里森对奥巴马有何建议,眼下奥巴马正就 11 月的总统竞选与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展开激烈角逐。对此,埃里森的回答是:一个更加平衡的移民政策。

EQ7G8127-M

 

题图及文中图片来自 AllThings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阅读、思考、自我反省,相信坚持可以改变人生。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