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和银监会出手了,网络小贷正式走入严格监管期

公司

2017-11-23 15:11

最近,现金贷着实有点红。

首先是趣店的高调赴美上市。在首日交易股价便大涨 22% 之后,创始人罗敏一跃成为百亿俱乐部会员。

(图片来自:凤凰财经

紧接着,和信贷、拍拍贷也先后在 11 月上旬登陆美股。接下来在排队等着 IPO 的,还有简普科技(融 360)、乐信(分期乐)、挖财、点融等以网贷为核心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资本市场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为现金贷而疯狂过。

但是乐极生悲的宿命式故事走向总是令人心烦却又难以逃离,刚刚在股市中风光不久的几只明星互金中概股,很快陷入了“跌跌不休”的漩涡。罗敏那句引发争议的“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显然只是个导火索而已。

一波自上而下的史上最严厉行业监管才是真正扼住现金贷咽喉的那只手,而且,这只手来得又快又猛。

整顿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今天上午 9 点,央行、银监会联合召开了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通知所有批准开展互联网小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前来汇报工作。据将参会的某地区金融办人士透露,在这一次的会议中,需要各地区监管部门提供辖区内互联网小贷的经营数据,汇报是否存在经营异常的现象,主要就会涉及到现金贷方面的业务。

虽然正式的内容仍待发布,但监管的靴子确实快要落地了。

其实在更早之前,严厉的监管措施已经出台。11 月 21 日晚间,一份名为《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称《通知》)的红头文件开始流传开来。《通知》中显示,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同时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

从图中可以看到,文件的落款处写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盖着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的章。这基本上意味着,金融监管(尤其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最高级别机构,开始介入到对网络小贷的整治行动中来。

而在这份文件之前,业内也早有风声传出,称国内将加大对网贷公司的监管力度。一时之间,行业内风声鹤唳,部分地区的地方金融监管机构还率先行动,对区域内的网贷平台进行了各种政策限制。

受此影响,前一段时间还火热的那几只互金中概股,近期都出现了连续下跌的趋势。尤其是趣店,在股价连续 6 个交易日出现下跌、跌幅超过 27% 的情况下,不仅不得不采取回购股票的方式来进行自救,还引发了美国律所对其进行是否存在违规操作的调查。

为什么要严厉整顿网络小贷?

虽然以现金贷为主要形式的网络小贷近两年火得厉害,但其实网络小贷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了。

在传统的银行及商业金融机构中,小额贷款曾被视为是银行贷款的补充,可以为那些不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服务。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小额贷款逐渐开始有了互联网的属性。

但互联网渠道的加入,一方面为贷款的申请和审批等流程提供了便利,另一方面却对风控提出了更高的挑战。曾经仅限于一个区域内的小额贷款业务,现在得以突破地区的限制扩张到其他地方去,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图片来自:中国贸易金融网

更重要的是,在前期的浅尝辄止之后,网络小贷经历了一系列的野蛮生长期。

近年来,消费社会的发展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消费欲。在传统的消费金融渠道无法满足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时,以现金贷、消费贷为主的网络小贷业务应运而生。数据统计,在 2013 年以前,全国范围内被准许在网上开展小贷业务的公司不超过 10 家;2014 年开始,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公司开始急剧增加,仅 2016 年就新增了差不多 60 家。

(图片来自:网贷之家)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的监测,目前市场上从事现金贷等网络小贷业务的平台已经多达 2000 多家,但乱局在于,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无照经营”。据第一消费金融的统计,截至 2017 年 11 月 6 日,市场上现有的网络小贷牌照仅有 242 张。

不仅如此,很多从业者并没有专业的金融服务经验,大部分现金贷的业务模式不需提供抵押和严格的信用证明,可以被认为是接近“零风控”。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教授分析,目前的现金贷公司往往通过三条途径来获取收益:

  • 采用畸高的利率(和费用);
  • 迅速扩大市场覆盖人群;
  • 积极鼓励客户重复借贷。

在用低门槛吸引用户借贷之后,如果贷款人无力偿还,很容易导致坏账的产生。但高利率带来的利润,以及庞大的放贷量,从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掩盖这些坏账所带来的影响,让现金贷平台可以顺利运行下去。然而对那些借贷的人来说,这样的操作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具有“次贷”特征的债务陷阱,更不要提那些非正常的追讨方式以及裸贷裸条事件了。

(图片来自:南华早报

当监管到来,最先可能发生的便是对利率和放贷量的严格管控。这样有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一来,在限制了个人的重复借贷之后,原来习惯“拆东墙补西墙”的贷款人可能就更加无力偿还原本的贷款了,这可能导致现金贷平台的坏账率提升;二来,当限制了高利率(规定年化利率不得高于 36%)以及管控资金来源之后,现金贷平台可能会出现资金断裂的危机。这些都是网络小贷繁荣景象背后可能存在的风险。

因此监管仍然迫在眉睫。在进行全面的整顿之前,先暂停发放牌照是迈出的第一步。

11 月 22 日晚间,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新国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都发布公告,表示为了响应监管,将终止正在进行中的设立网络小贷公司的进程。而有媒体报道称,牌照的最新市场价已经飙升至了 6000 多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诞生了第一批网络小贷业务——阿里小贷的蚂蚁金服,在本次《通知》下发前,也率先进行了一轮自查和“切割”:宣布将停止与现金贷平台在芝麻信用方面的合作。

无论最终的监管政策会是怎样,原本大开的闸门是要慢慢地关上一些了。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