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定制跑鞋和机器人工厂,阿迪达斯找到未来的方向了吗?

公司

2017-11-30 21:16

今年 10 月,阿迪达斯发布了一款专门为伦敦用户设计的跑鞋 AM4LDN。

(AM4LDN,图自阿迪达斯

据悉,为了设计好这款跑鞋,阿迪达斯找来伦敦当地跑步圈意见领袖合作,以了解伦敦市跑步爱好者的需求。设计团队最终设计出这款配色显眼的产品,因为伦敦跑步者更喜欢走路通勤,而这个款式即使在夜晚和下雨天,能见度也会更好。

搜索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回复关键词「跑鞋」,给你推荐几款好看又实用的跑鞋。

(巴黎定制版 AM4PAR 也已经上市,图自 Feeldesign

接下来,阿迪达斯的 AM4(Adidas Made For)系列还将为上海、洛杉矶、纽约等城市设计独有的跑鞋,并针对每个城市的情况调整设计。

AM4 系列挺特别的,除了因为它是针对不同城市生活方式设计之外,还因为这是阿迪达斯在自动化工厂 Speedfactory 生产的首个系列产品。

机器人工厂不只是为了提高效率,更是为了探寻未来

这就是创造业的未来。

以运动员数据为导向,开源的联合设计。

人和机器的结合。

旁白在伴随 AM4LDN 发布的 Speedfactory 介绍视频中如此介绍道。

Speedfactory 位于德国城市安斯巴赫,离阿迪达斯德国黑措根奥拉赫总部大约 35 英里。作为阿迪达斯第一家“机器人工厂”,Speedfactory 从外观看起来却挺普通的。

据《连线》介绍,它是一座坐落于玉米田间的白色办公楼。办公楼外部挂着阿迪达斯的旗子,并印着 Oechsler Motion 的 logo。后者是德国的自动化公司,它是阿迪达斯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是这家 Speedfactory 的运营者。

(图自阿迪达斯

踏入工厂内,空间以白色为主调,开阔明亮。里面的工人不多,机器也不多,两者的合作却非常紧密。

一位工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将一块形状就像《星战》中达斯·维达的头盔轮廓的布料放在传送带上,送进了一个玻璃方盒中。在这个小盒子里,机器在布料上以热塑性聚氨酯印上精确的图案。

(动图截自 Youtube

印好图案后,另一位工人将它拿到了缝纫机器流水线上。

在数位工人的操作下,缝纫机器把几块布料缝合成一个三维的结构,完成了跑鞋的基本鞋身,只差鞋底没装上了。

另一位工人把这些鞋身套在假人模特的脚上,然后将它们送到一个大型机器里。通过机器上的玻璃,《连线》记者目睹了充满戏剧性的 93 秒。

当机器门紧闭,模型后方,有一盏炽热的灯亮了起来,热度使得整个鞋身和预先放好的鞋底融合了起来。

接下里,工人只需要把鞋带配上,鞋子组合就完工了。

从整个组合过程中,工人的参与的部分还是很多。但在机器的辅助下,效率比更过去更高了。

譬如,刚刚描述的鞋身和鞋底融合部分,如果用人手组合会复杂很多。而且过程中还得用上胶水、缝纫线等工具才能完成,总体挺狼狈的。

但在新机器的辅助下,简单得就像用微波炉“叮”了几十秒后,拿出来就好。

(动图截自 Youtube

此外,采用热塑性聚氨酯来印制鞋上的图案,也意味着工厂也可以解决过去每换一次设计就得重新打版的麻烦。设计师随时都可以用计算机建模改变设计,为定制化打下了基础,就和视频介绍中说的:

创新的生产线,生产时间从数月提升至数小时,为运动员打造的最优设计。一直在进化,不断在进步,随时待命。

这个 Speedfactory 是阿迪达斯公司内部“未来(Future)”团队的工作成果,就像是 Google 里的 Google X,负责“把懒洋洋的公司往新时代推进”。

虽然这样说,未来团队负责工作并不遥远缥缈,而是负责公司未来 2-7 年的规划。

在过去,我们的分发销售渠道是围绕着生产中心来设置的。但是,我认为(在未来),生产(的地点)将遵循着销售需求来走。

经济策略学家 Michael Mandel 说道。未来团队也曾考虑过让生产接近销售市场的问题。

今年,未来团队曾以快闪店形式推出 Storefactory,用户在店内扫描自身穿衣尺寸后,定制衣服款式图案,数小时后就能取货。

用户可以在一个地方完成身体扫描(以确定衣服尺码),然后在世界各地的门店提取(定制的)服饰。

未来的工具会更便利和自由。

未来团队成员 Klaus 说道。无论是“机器人工厂”还是定制化产品,这些都是阿迪达斯在尝试更快地了解并满足消费者喜好的举措。

运动和服饰品牌的焦虑:“怎样才能成为一家科技公司?”

我们不想被外来者颠覆。

Michael Voe­gele 说道,他是阿迪达斯的首席信息官。当亚马逊这类流量超大的电商平台宣布推出自有时装品牌时(亚马逊是千禧一代最喜欢的服饰购买平台),服饰相关行业不得不更警惕。

(亚马逊自有时装品牌,图自 Retail Gazette

而在今年 4 月,亚马逊更是申请了一个新的专利:在用户下单后,系统会自动按需定制,并快速生产服饰。

通过从不同的地方汇总订单,该系统可以安排大规模的服饰组装流程,用全新的方式提高服装定制的效率。

虽然官方已否认,但曾有流言传出,表示亚马逊将推出自有的运动服装品牌,这自然会让 Voe­gele 感到有压力。

Voegele 在接受《连线》采访时,例举了交通运输行业和酒店行业被互联网公司颠覆的先例,并透露,他们建立 Speedfactory 的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规避品牌被科技公司颠覆的一天。

早前,阿迪达斯正式宣布,即将开始建立第二家 Speedfactory,地点选在了美国的亚特兰大。

而阿迪达斯的老对头耐克,这些年来也一直在不断推进生产技术。据统计,在过去五年里,耐克在研究供应链和开发高技术产品方面投入了 25 亿美元。

(Flyknit Racer,图自 Le Site de la Sneaker

2012 年,耐克首次推出使用 Flyknit 材料的跑鞋。和一般材料相比,因用上了一种特殊的针织机,Flyknit 生产成品所需消耗的人力和材料都远比起一般跑鞋低。

不少专业运动员更表示,Flyknit Racer 跑鞋比其它产品更贴服舒适。

自 2015 年起,耐克还开始与高科技制造公司 Flex 合作,旨在于原本劳动密集型制鞋工序中添加自动化机器,提高效率,减低成本。

(图自《金融时报》

据花旗银行分析师估计,用 Flex 生产工序来制造 2017 Air Max,劳动和材料成本将分别减少 50% 和 20%。

我们认为,服装业可能会密切关注于此。如果耐克成功了,我们可能看到未来会有更大的(自动化)空间。

分析师吉姆·苏瓦说道。但技术对服装行业潜在可带来的优势,也反向加深了 Voe­gele 的忧虑。

万一阿迪达斯和耐克的竞争对手不是对方,也不是快时尚的 ZARA 和 H&M,而是亚马逊这类科技公司怎么办?《连线》记者最后总结道:

科技行业的幽灵正在日渐凸显,它既是服饰行业的启发,也是威胁。

我在想,也许我们以创新之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件事:出尽全力,以力求在未来找到立足之地,然后尽可能久地保持自己的地位。

题图来自 Facebook,文中未标注图片均来自《连线》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