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生活 12-05 17:36

2017 年即将结束,你准备来本日历吗?

在过去好几年里,日历都被认为是老土积尘的物品。

2013 年,广州的“挂历台历一条街”销量最多下降了 80%,不少日历相关的生产和销售公司都迎来裁员甚至倒闭。那几年里,使用纸质日历的人越来越少了。

(图自淘宝

直到 2015 年,蓄势数年的《故宫日历》成为了“网络爆品”。它不仅成为当年双十一各电商平台图书畅销榜热售品,还成为了一款用户可在社交网络上拍照传播,分享阅读心得的“生活方式”产品。

(《故宫日历》,图自推特

自那时起,日历产业迎来了一次复兴。

新流行的日历和从前的有什么不同?

近几年来变得炙手可热的日历产品,不仅受众变得更年轻,而且在产品形态和互动方式等方面,也和从前有不少差别。

增值信息多样化,满足消费者碎片化信息需求

从前的日历上,大多只会提供和“时间”相关的信息,例如节假日、节气等信息,相对比较单调。

但现在的日历主题和增值信息种类种类繁多,从《红楼梦日历》的传统文化、《豆瓣电影》的流行文化,至《物种日历》的科普主题都逐渐形成了相关的产品群落。

(《红楼梦日历》,图自微博)

而且,在信息过载的时代下,日历每天提供篇幅简短,质量相对稳定的内容,也符合现今用户对碎片化信息的阅读习惯。

(《三体日历》每天介绍一个《三体》中的角色,图自微博

它和年轻人以及互联网的关系更紧密了

从前的日历,作为传统文具的一部分,可以说是和“时髦”没什么关系。但现在,不仅不少日历都是为年轻人而生,而且还是来自于年轻人喜欢的新媒体。

单向空间的《单向日历》就是一款针对年轻人的产品。他们沿袭了老黄历的内容主题,但却将原有的“忌”“宜”部分,替换成情绪更强年轻人用语,并配上一句文艺的名言,组成了年轻人热衷拍照转发的内容。

此外,早在 2016 年,《故宫日历》就已经开始和罗辑思维联合推广宣传。今年,它更是和 Kindle 推出联名 Kindle 套装,以新型信息媒介和纸质精品读物的组合来进行传播宣传。

(图自亚马逊

除了生产者和传播方式都和互联网关系更密切外,像《物种日历》和《豆瓣电影日历》一样,在日历上印上二维码提供延伸信息已不算新鲜,《单向日历》和《传家日历》更是加入 AR 互动元素,怎样新鲜怎样来。

(《传家日历》,图自新浪

设计和价格“升级”

无论是《故宫日历》的复古还是《单向日历》的现代风格,和过去相比,它们都更注重产品的整体设计。

今年 11 月,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笺谱日历 2018》被评为 2017 年“中国最美的书”。出版社副编审杨彦玲表示,在制作过程中“(设计师)刘运来会用坐标数字去规范每一个符号、字体、字号、间距、行距、比例,追求细节上的完美”。

(《笺谱日历 2018》,图自搜狐

此外,《单向日历 2017》今年还获得了德国红点奖,虽然不是“最佳设计奖(Best of the Best)”,但也引起了不少消费者关注。

但无论获奖与否,新生的日历都更注重版面设计和产品细节。譬如,果壳的《物种日历》就将日历上的材料物尽其用,撕下的日历卡还会摇身一变成为“柯基动画”。

(图自果壳

总体而言,如今日历更倾向于“精品”制,而定价也从从前的二三十元,升级到现在数十上百元一份的价位。

都卖那么贵,新日历真的是一个好生意吗?

自《故宫日历》和《单向日历》爆红后,参与制作发售日历的单位越来越多了。

目前,市场上的日历也主要分为由出版社发行的,带出版“书号”的“日历书”,和一般机构自行推出的日历产品。

中国图书在版编目(CIP)统计数据显示,2012 年,推出了日历书(专指带“书号”的)的出版社只有 4 家,而到了 2016 年则暴增至 67 家。日历书产品数量,也从 2012 年的 4 款增加至 2016 年的 114 种。

对于出版社来说,日历书是对原有文化资源重复利用的好媒介。中华书局的《红楼梦日历》《唐诗之美日历》《古都之美日历》和楚尘的《亲爱的日历》都是对原有内容的二次开发。

(《亲爱的日历 2018》每日提供一首情诗,图自中信出版社

更重要的是,日历书比普通书籍容易回本。据《好奇心日报》报道,一本书想要赚回成本,至少得卖 5000 册,而文创本子则只需要 1000 册。

而且,日历书不需要像一般图书支付作者版税,因此,当做好营销和设计,可以通过高价获取更高利润。

此外,据《出版商务周报》统计,2018 年的日历书价格还有小幅上涨。譬如商务印书馆的《生肖日历:2018 灵犬旺年》比去年上涨了 22 元,成功破百。但大部分的产品单价还是在百元以下。

而对于自媒体而言,日历不但可以对原有信息资源进行二次开发,同时还可以结合独有的粉丝资源利用 UGC 做内容。

(网易云推出的日历,每天提供一首歌和一句用户评论为内容,图自不止读书

日常辟谣的丁香医生,今年将公众号里的“丁当日历”化作纸质版的内容,出版了《健康日历 2018》;针对年轻人的公众号 WhatYouNeed 在今年也首推日历,以“6572 位读者共同参与,精心挑选的 365 个真实故事”为日历内容。

(《晚安日历》,图自 WhatYouNeed

但这两年的一个趋势是,自媒体在做日历时,更多会愿意和出版社合作。

2017 年起,果壳开始和新华文轩出版社合作,在原本的日历产品上加上“书号”,成为在新华书店和各大书店渠道销售的“书”产品。

(图自《华西都市报》

果壳《物种日历》的编辑赵明烨今年年初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曾表示

不是说多铺渠道能赚多少钱,只是希望触及到一些原来触及不到的人群。比如中老年消费者,新华书店这种渠道会更容易触及到。实际证明日历书在传统书店也有有一定竞争力。

到了今年,果壳和单向空间都选择了和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合作出版 2018 年的日历。

同样也是在今年,单向空间收到了消费者寄来的冒牌产品。

有的商家在商品详情中使用我们拍摄的正品图书,冒充我们的分销商,再向消费者发出假货。

单向空间书店文创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塔立那说道。和正品相比,这些淘宝上的冒牌货价格会便宜 20-50 元,但由于是翻印,字迹模糊,裁剪粗糙,相当劣质。

(图自搜狐

此外,不少出版商还模仿《单向日历》整体设计排版,推出《纳兰词单向历》、《国学单向历》等等。

面对参与者井喷,但质量却参差不齐的市场情况,部分出版社在今年显得更为冷静。

联合天际旗下品牌“未读”今年就选择退出日历市场,前两年,他们曾依次推出了《企鹅手账》和《月相历》。

市场已经饱和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参与竞争。打造一款好的日历,投入的人力、物力成本和正常出一本书相比,要高得多。我觉得这个精力还不如安心做书,去开发别的项目。

未读创始人韩志说道。他认为,制作一本日历书不仅成本高,并面临着被盗版、跟风等风险,于是今年决定退出。

(《月相历》,图自凤凰

去年,中信曾和内容文化社区 Mono(猫弄)推出的日历盒子。Mono 的日签和《单向历》一样,是从原有网络版转向纸质版,并因形式新颖,获得了不少关注,但他们在今年也决定退出。中信出版编辑孙履冰如此说道

像我们日历盒子,纯粹靠设计感取胜,这个形式去年能大卖,今年消费者新鲜劲过了,不一定会买账。

(Mono 日历盒子)

对于他来说,一本日历要能够持续做下去,一定得以自有核心内容取胜,才能在市场上生存。

目前日历书市场一年整体销量不过两三百万册,市场份额还是太小了。

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说道。此外,他认为如今的日历书市场还处于比较初期的阶段,存在着急速退潮的可能,未来如何,还有待观察。

而作为消费者的你,今年还打算添置一本新的日历吗?

新的一年快要到来,不想浪费时间,你得先知道它们去了哪。搜索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 后台回复「时间管理」,获取好用的时间管理 app 清单和使用方法。

题图来自果壳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富士将发布首款搭载机身防抖的旗舰,旁轴中画幅新机成明年的彩蛋

12-05 18:09下一篇

星巴克在上海开了全球最大门店,环境很赞,出品很棒,价格不便宜

12-05 17:3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