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os Weskamp 谈论 Flipboard 的设计

特稿

2012-06-07 07:00

两年前 Flipboard 的发布曾引起科技界的一场轰动,被誉为 iPad 上革命性的新闻应用。其后,虽然出现了不少的效仿者,却没有影响 Flipboard 良好的发展势头。Flipboard 的全球下载量至今已经超过 840 万,在 iPad 版之外,公司还推出了 iPhone 版本,Android 版也开始了公测。去年 12 月的时候,Flipboard 还发布了中文版本进军中国。Flipboard 所取得的成功,除了社交杂志先行者的地位,也离不开其出色的设计。

近日,Mashable 网站采访了 Flipboard的设计主管  Marcos Weskamp。

Marcos Weskamp 从 2010 年 3 月开始担任 Flipboard 设计主管。在此之前,他在 Adobe 工作了两年半,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是对“生命百科”(Encyclopedia of Life)的视觉化,那是一个包括了 180 万物种的视觉图,可以进行触控交互。

Marcos Weskamp 是杂志爱好者。对于杂志,他最喜欢的地方是每一页的元素都有特别的目的。“我非常喜欢每个故事之间的流动,在浏览每个页面的时候,你的目光在标题、图片、引用和文章之间不断转移。在杂志的世界里,每个页面都是大图景的一个小部分,每个元素都试图吸引你去阅读其中的故事。你可以很轻松的浏览杂志,当发现有趣的东西时,沉浸于其中。我非常喜欢那种感觉。我觉得那是我们在网络上已经失落的东西”。

因此,Flipboard 在提供最好的内容的同时,还要提供沉浸而流畅的体验,如同阅读杂志一般。”在 Flipboard 上,我们鼓励读者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翻动。打开应用,开始翻动。通过将阻碍最小化,鼓励用户关注于内容“。

Marcos 说他设计的方法是,首先确定想要添加什么功能,然后用最好、最漂亮的方法去实现它。这看起来很简单,但是真正的设计却是一个耗时的过程,Marcos 的桌子上总是摆满了各种草图和构想。每次新的设计元素都要经过上百个草图,以及“设计讨论”。这种讨论每周都会进行。

Flipboard 总是在增加功能,但总是试图保持界面和导航的简单化。”只要将关注点放在体验。任何不是“内容”的东西,都被认为是多余的东西。我们只关注于如何围绕内容设计合适的界面,不干扰读者的意图,简单的说,就是阅读、收听、享受。“

Marcos 的工作很是繁忙。不过他有时也会进行长时间的休假。这是因为长期关注于某个特定的任务,会失去设计的灵感。他会刻意找一个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来一次大放松,只专注于简单的日常事物。当他回来的时候,会发现对自己的手头工作有了新的观点。

目前,Flipboard 的设计团队是 3 个人,但是在 Marcos 看来,公司的每个人都是设计师,他们的工作都会影响到用户体验。“快速的服务器响应对于设计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在所有可以调整的方面进行努力。每周五下午 5 点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演示时间,叫做‘Mock O’clock’。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最近的工作”。因此,设计团队之外的员工常常能对应用的设计产生很大的影响。

公司关注设计的文化跟 CEO  Mike McCue 不无关系。Marcos 认为 Mike McCue 是一个真正有远见的人,同时对细节非常着迷。

对于这个关注设计的团队来说,iPhone 版的推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开发 iPhone 版的时候,团队考虑到用户使用模式的变化。iPad 的使用时间一般是下午 8 点到晚上 1 点,而且时间上的延续性较强,而 iPhone 的使用时间是一天内的间隔时段。以此为根据,设计团队开发了 Cover Stories 的功能。这个功能是将社交网络上分享的最有趣的故事、图片、视频等挑选出来,作为单独的部分呈现,这成为 iPhone 版上的核心功能。在 iPhone 版的界面设计上,团队是从头起步的,重点考虑的是如何快速浏览内容,同时保持杂志的感觉。

Flipboard 取得的成功,难免会使人怀疑专门的杂志应用是否还有未来。对此,Marcos 认为,杂志应用有自己的独特的价值的,因为其中的编辑、设计、排版等工作,都是无法进行数字化复制的,它能满足读者的特别需要。而 Flipboard 给予读者的是社交网络中分享的信息,和杂志应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

Flipboard 占据了 Marcos 的大多数时间,但是一有机会,他就会去旅行。他在自己的博客中上传了许多旅行中拍摄的照片,有兴趣的可以去 marumushi.com/photos 看一下。

图片来自 marumushi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