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2-6-11 08:00

Gizmodo:让我们来偷拍马克·扎克伯格吧

杜会堂 杜会堂
-

Gizmodo 是一家网络科技媒体。前两天,它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你拍马克,我付钱”(We’ll pay you for photos of Mark Zukerberg)的文章。作者马特·霍兰(Mat Honan)怂恿读者去偷拍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kerberg),并承诺照片一经采用,即付资 20 美元。在文章中,他写到:

从现在起至劳动节(按:美国劳动节,为 9 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我们将购买任何关于马克·扎克伯格的照片和视频……不论是在酒吧、会议后,还是在大街上,都没有问题。我们希望能在他意料不及的情况下拍得照片。照片或视频一经采用,我们将会支付你 20 美元。

霍兰表示所有偷拍到的内容将在一期名为“扎克之夏”(Summer of Zuck)的专题报道中集中展出。至于开展这项活动的原因,霍兰言之凿凿:

对于那些不相信隐私的人们而言,马克·扎克伯格可谓相当谨慎。他让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信息默认公开,而关于自己的公开言论却非常稀少,并且大多年代久远、无关痛痒。这位 Facebook CEO 甚至不惜远行以便向其好友隐瞒他于近期举行的婚礼,推测起来大概也是为了避免公众的考察与细究。至于他大肆鼓吹的公开分享,扎克伯格只公开了他自己极少量的信息。这需要改变。

Faceook 整体的商业模式依赖于你们分享的自己和他人信息,所以它才能用你们的信息卖钱——将你点击过的“赞”、拥有的社交关系、曾经的想法和信息统统转为广告活动。扎克伯格正在使用你们的隐私,所以,只有我们拥有他的一些东西看起来才足够公平。并且,我们愿意为此支付现金。

文章在后面提出了对照片的要求,同时还附上了对读者的“细心提醒”,尽管这条提醒看起来如此的黑色幽默和富有嘲讽:

你不能侵入他人的私人领域或破坏任何的相关法律来获取照片(即不要在灌木或树丛中使用长焦镜头或者擅自闯入他人的私人宅院)

这是一篇让人感到很不舒服的文章。我不知道 Gizmodo 此举的用意何在,是借此向马克·扎克伯格施压,以期促使其更改 Facebook 用户隐私条款?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 Facebook 作为一家刚上市的商业公司,广告活动是其主要的盈利手段之一,这是无可厚非的事。霍兰指责 Facebook 通过用户信息来招揽广告商,这固然是事实,但是通过相同策略获利的社交网络有很多,而霍兰只针对 Facebook 就很难让人信服了。何况,Facebook 在用户隐私条列中早已声明了这点。至于文中提及的“马克·扎克伯格鼓励用户公开个人信息,而自己只公开少量信息”,并就此大加批判,显得更加无理取闹。

诚然,Facebook 的用户信息的确是默认公开,但是所有的设置都是可修改的,并且完全取决于用户自身。 用户可以选择公开全部信息,或是少量信息,甚至不公开。这些都在乎个人。而霍兰诟病的马克·扎克伯格只公开少量的个人信息,我想这一点如同上述:马克作为一名 Facebook 用户,他有权只公开少量的个人信息,这点毫无争议。另一方面,则应考虑马克·扎克伯格的特殊身份——作为一家市值超过 1000 亿美元的上市企业的 CEO,拥有超过 1400 万名关注者,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关乎个人的细微举动都会被无限放大,所以必要的谨言慎行又有何不可呢?总之,一言以蔽之,如名叫 Daniel Gary 的用户在文后评论的那样:

他只是一个商人,又没有人逼迫你们去使用他的服务。

当然,如果用阴谋论臆断的话, Gizmodo 此举不排除借用出格言论吸引眼球,以期获取流量和关注。倘若真是如此,那 Gizmodo 的目的还真达到了。不论他人,至少我是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一眼就看到此文,并且留下很深的印象。很明显是极其恶劣的印象:文中充斥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式的煽动性和报复性言论,假借他人之手行不义之举,同时自我标榜公平、公开。Gizomodo 这一举动甚至遭到了同行们的批评和指责。The Next Web 编辑 Drew Olanoff 无不嘲讽地评论道:“假如我是马克·扎克伯格,我会向 Gizmodo 寄去好几百张个人的自拍照,趁机向他们索要大笔酬金。然后再用这笔钱做点慈善什么的。”Techcrunch 编辑 Jordan Crook 则是毫不客气地直接斥其为“疯狂且愚蠢”。

我想马特·霍兰先生最初学习新闻的时候,应该通晓新闻报道三原则,深知新闻报道的意义更多地是在于客观描述,而非主观臆断,在于陈述事实,而非炫耀技法。这些学生时代就早已烂熟于心的基本法则似乎在入行之后便已不再适用。是不是在行业竞争趋于白热、文章题材有限的情况下,就有理由肆无忌惮地大放厥词,以此博取眼球呢?若是如此,那么媒体的道德素养和自我规范,从业者的责任和底线,是不是都可以弃之如敝履呢?

但凡媒体人,都应明白任何一家媒体,从崎岖坎坷的早期创建,到苦心孤诣、积攒人气的中期发展,再至形成初具规模的媒体平台,任何一个过程都行走地异常艰难。话语权的获取和保留已属不易,而其积累和延续则更加艰难。因此做媒体的,在借助平台发声,传递信息的同时,更应时刻警惕,规避不必要的风险,这才是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之所在。当然,也更应明白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类似 Gizmodo 这样偏颇、过激的短视行为只会苦心经营的媒体平台毁于旦夕。

以上一番话,说予有心人。

 

题图来自:rober79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