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像香烟一样燃亮的智能终端

公司

2012-06-11 01:43

你会坐在马桶上刷微博么?一定有人会这样。当手机掉进马桶的那一刻,你是否有无助和绝望的末世感?当你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离不开移动终端和互联网的时候,恭喜你,你已经成为了一个 Cyborg,一个嵌入网络世界的肉身。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扩散和普及,越来越多的数字设备让人与互联网无时无刻不连接在一起。网络和移动终端已经不再仅仅是人们使用的工具,而成为了人的身体的一部分。

一张很棒的图片可以说明这一点,它来自路透社,我们把这个图片发到微博时,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那是 2009 年奥巴马在迈阿密举行的一场青年舞会,台下是一片屏幕的海洋。年轻人都争相恐后的捕捉手机屏幕里的奥巴马,然后分享到 Twitter、Facebook。 记录、互联、分享,已然成为了青年人的生活方式,而手机的屏幕,已经成为人们观照一个更大的虚拟世界的窗口。

我们已经和智能设备密不可分。Google 执行董事埃里克·施密特称之为“过度连接”,他认为这种状况已伤害到年轻人的生活和社会能力。那么是不是就能将这种“过度连接”生硬切断呢?一旦将这种充电器一般的网络连接“拔除”,这些年轻人的生命会因为“缺网”而戛然而止么?还是会有新的契机?网络和智能设备在我们生活中应该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乔治亚理工大学的教授 Ian Bogost 写了一篇题为《世纪之烟》的杂文,从科技史的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的反思。他将美国加州的禁烟运动和黑莓的兴衰进行了对比。他发现,在加州禁烟法于 1995 年颁布之后,短短 5 年之间,吸烟率明显下降,人们的社会行为已发生了改变,很多餐馆并没有因为法律而禁止吸烟,而是吸烟者出于社会习惯,自觉退到街角的小巷里,如志明与春娇的那帮烟友一般,在茶余饭后,偶尔在街尾小聚,大快朵颐。

吸烟在加州逐渐失去魅力的 2000 年前后,正是黑莓作为新兴的移动终端正日益兴旺的那些年。那时候黑莓成了时髦的代言词。Ian Bogost 教授和他的朋友们刚开始玩黑莓的时候,常常被妻子们抱怨他们在吃饭、开车、甚至等红灯的时候都要查看电邮,哪怕是早上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都要瞅一眼床头柜上的黑莓宝贝。

在 Bogost 教授看来,香烟的社会功能逐渐被黑莓等移动终端所取代。曾几何时, “嘿,哥们,借个火”成为了人们社交生活的一种仪式,不仅强化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更起到了一种安抚社会焦虑的心理暗示作用。而 2000 年以来,用黑莓这样的手机查阅电邮,成为人们日常交往的必需。

黑莓日渐取代香烟成为了安抚人们社会焦虑的工具,同时,黑莓的普及也改变了人们的行为。现在 Bogost 和他的朋友们不会再受到妻子们的牢骚和抱怨,因为她们也有了自己的黑莓或者 iPhone,现在,她们和他们一起,在餐桌上刷屏看 twitter。

有人说黑莓的全键盘、邮件服务,有着商务气质,是工具;而 iPhone、安卓这类全触屏手机,长于休闲娱乐,只不过是个玩具。然而,黑莓日趋衰败的消息近来此起彼伏,到底是什么原因令这个科技巨人一下子就要倒下,我们不得而知。玩具真的要打败工具了么?

Bogost 教授援引麦克·卢汉的观点认为,我们很难理解当下的科技,只有当我们与之拉开一定距离,我们才能清楚的认识科技。当香烟作为一种旧的科技,离加利福利亚的人们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们终于理解了香烟给 60 年代的美国带来的心理安抚。而现在热衷苹果、安卓和微博的现代人,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弄清这些劳什子对于我们到底为何如此不可或缺?

仅仅是因为焦虑么?Bogost 教授并没有给我们提供很好的解答。对于现在,他已经看到苹果和安卓对于黑莓的取代,而在苹果之后,又是什么?他难以预测。或许有一天,苹果族也会如没落的烟民一样,在街角阴暗的角落,拿着一块块蓝色闪烁的屏幕,翻阅着当年的微博,看看转发量,回味当年的风味。

而明天凌晨,2012 年的 WWDC 即将举行,苹果的新武器,不论是玩具还是工具,都牵动着全世界的心。正如黑莓曾经改变过人们的生活方式一样,苹果在更大幅度改变着我们。

面对新的 “Revolution”,你会屏息、倒数、“卖肾”,还是试图戒掉这周而复始的“烟”瘾?

 

题图来自 TheAltantic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写书评的科技人类学门徒,穿行于 ICT4D 的世界,寻找人与科技的平衡点。

累计已发布 1 篇文章

最近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