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6 08:58

谁来拯救我们的手机依赖症?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微信 ID:kesoview),转载已获得作者授权。

在你醒着的时候,你能坚持多长时间不碰手机?10 分钟?1 小时?1 天?1 周?

好友聚餐,一桌人都忙着和手机互动,没人顾得上说话。地铁车厢里,大部分人都在低头玩手机。

2012 年,澳大利亚麦肯广告公司和 Macquarie 大词典一起创造了“Phubbing”这个词,它由“phone”(电话)和“snub”(冷落)两个单词组合而成,读作“发病”,用来泛指那些只顾低头玩手机,而忽略、冷落家人、朋友和周围世界的一类人或一种现象,中文一般翻译为“低头族”。

(短片《Phubbing: A Word is Born》)

低头族不但冷落了亲朋好友,还给自己造成伤害,有时候这种伤害可能是无法弥补的。除了长时间低头看手机导致的视力问题、颈椎问题,还有大量更直接的伤害案例,比如边走路边玩手机导致坠入深坑的、溺水身亡的、过马路被车撞的。边开车边看手机导致的车祸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

手机已经成为我们身体器官的延伸,我们无法退回到没有手机的时代,也不需要退回去,但我们确实需要某种外部力量协助我们从对手机的过度依赖中解脱出来。

前几天的《纽约时报》也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它的结论是,我们或许只能寄希望于 Apple 的帮助。《纽约时报》这篇专栏文章给出的理由是:

第一,Apple 的商业模式并不依赖设备的使用时长,因此它可以更妥善地处理设备的使用和健康问题;第二,Apple 不像 Google、Facebook 那样依赖广告盈利,但它却能对广告业务施加很大的控制力,它有制定规则的权力;第三,Apple 做什么总能引起业界效仿;第四,Apple 强大的营销能力可以影响很多人,它的 Apple Watch 广告就很好地传递了放下手机的魔力。

在回应两名 Apple 投资人对于儿童沉溺手机问题的关切时,Apple 发布声明表示,将提供更好的家长控制功能。Apple 在声明中说:

我们深入地思考过消费者是怎样使用我们的产品的,我们的产品又将给消费者以及其身边的人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很认真的履行此项职责,我们必将达到并超出消费者的预期,特别是涉及到保护儿童方面时。

(Apple 关于保护儿童的声明)

这只是保护儿童,实际上沦陷在手机里的不止是儿童,大量的成年人同样需要被保护和被拯救。在美国市场,每售出 10 部手机中有 4 部 iPhone,Apple 对手机如何被使用确实有很强的话语权。但在中国市场,Apple 对份额仅 11%,市场集中度远不如美国,即便 Apple 有心引领,怕也是力不从心。

能不能让国内手机厂商肩负起拯救低头族的使命?我是非常怀疑的。假设手机探测到用户正在走路,用户看手机超过 10 秒钟就会收到提示“注意看路”,手机厂商愿不愿意做?假设发现用户持续使用手机超过 1 小时,则提醒用户注意休息,手机厂商愿不愿意做?挑战人的欲望,往往会把自己变成恶人,保护用户的举措反而可能成为竞争劣势,你觉得手机厂商会干吗?

而且,国内的手机厂商很多都是把手机当成广告平台看待的,广告业务也是它们的重要业务之一,他们完全无法做到想 Apple 那样对待广告。Apple CEO 蒂姆·库克说,“当一项在线服务免费时,你就不再是消费者,反而成为被消费的对象。”我们作为国产手机产品的消费者,同时作为国产手机厂商卖给广告主的产品,我们能够指望他们为了保护消费者而损害自身的利益吗?

如果指望不上国产手机厂商,是否可以指望那些超级应用的开发商呢,比如腾讯?

据 App Annie 的统计,仅 2017 年第 4 季度,中国用户的应用使用时长就远远超过了 2000 亿小时,超过第二大市场 4.5 倍。

(特定市场应用使用时长,数据来自  App Annie)

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有一批应用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过一小时,可以说就是这些应用把中国用户牢牢地钉在手机上。

(十个类别第一名应用的用户黏性,数据来自 QuestMobile)

2012 年 7 月,微信发布了支持视频通话的 4.2 版,在新版本的启动引导页中,微信声称希望用户“少发微信,多和朋友见见面”。

(微信 4.2 版引导页)

不过吊诡的是,7 年来,微信的用户规模从零到 10 亿,从聊天到朋友圈,从微信支付到微信红包,从公众号到小程序,微信能够黏住用户的地方越来越多。如果有一个应用在中国制造了最多的低头族,我想非微信莫属。自从有了微信,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却在朋友圈给我点赞。

但是,微信又能为拯救低头族做些什么呢?微信不会用永无止境的感性信息绊住你,不会诱导你关注热门话题,就连跳一跳小游戏,如果你玩了太多把,微信都会提醒你该歇歇了。张小龙坚持微信的工具定位,坚持用完即走的产品哲学。微信的黏性,恰恰不是因为它贪婪,而是因为它克制。我们还能要求它什么呢?

作为中国最具黏性的手机应用,微信对于越来越普遍的手机依赖症却没有任何责任。

所以,作为手机依赖症患者,你几乎不能指望任何外部的约束和矫正,你能够指望的只有自己的理性和自制力。能够拯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它用回收材料做了 75 年椅子,出现在无数电影,还被宜家“借鉴”

2-06 09:00下一篇

拜腾宣布无人驾驶合作伙伴,通向 L4 级别之路这下稳了

2-06 08:5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