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海南离岛机票炒到了两万,天价机票到底怎么来的?

公司

02-24 11:24

当我们大多数人已经坐在办公室开始新一年的工(ban)作(zhuan)时,还有一大批人困在海南岛内“被迫”延长假期。

一场大雾,让春节期间选择去海南度假的人们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人在囧途”。从正月初三开始,海南离岛的机票价格开始持续走高,甚至出现了接近两万元的“天价”。但即使这样,仍然一票难求。

(受大雾封港影响,大批要通过海口港出岛的车辆堵成了长龙。图片来自:民航资源网

由于春运返程与恶劣天气等因素叠加在一起,以往在这个阶段就很火爆的海南离岛机票变得更加抢手。爱范儿(微信号:ifanr)今年也不幸赶上了这批特殊的春运潮,所幸订票较早,不用买天价机票。但对那些习惯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人们来说,可能不止要花上比平时高数倍的价格,还得折腾到第三地中转才能顺利离岛。

截至发稿时,爱范儿(微信号:ifanr)在一家购票平台上搜索的结果显示,无论经济舱还是公务舱,近四天内从三亚和海口飞往广州的机票已经全部售罄。

而在前几天返程高峰时,从三亚中转第三地飞往哈尔滨的机票,价格高达两万元。

从价格飞涨到一票难求,今年春节上演的这一出“逃出海南岛”着实令人们感到肉痛。尽管各大航空公司表示,机票价格实际上是在随市场需求而“合理浮动”,但仍有专家认为,航司有利用特殊时期供求失衡的市场状况来垄断价格的嫌疑。

23 日晚间,海南省物价局发布通知,称已经约谈多家航司,要求其针对近期网上机票的不规范价格标示进行整改,避免引发消费者的误解。同时,各大航司也准备积极调配宽体客机、提升可用座位数以加大运力,协助更多滞留旅客返程。

机票价格到底由谁来定?

为什么已经经受多年春运考验的海南机票价格,今年会出现如此的争议呢?这还得从机票的定价规则说起。

跟火车票等其他客运方式以里程为基础的官方定价不同的是,国内民航旅客运输价格采用政府指导价格和市场调节价格两种形式。其中,公务/头等舱全部实行市场调节价格,而经济舱则根据不同航线的市场竞争状况实行市场调节价和政府指导价相结合的方式。

(图片来自:中国南方航空)

也就是说,虽然有政府指导价,但各大航司还是可以根据市场的具体供需状况来对机票价格进行适当的上下浮动。这么一来,也就有了涨价或者打折的空间。

而这样的定价方式也是近几十年来在国内航空业的发展变化中逐渐确定下来的。

最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航空业的客货运定价是由民航主管部门连同国家计委、物价局和财政等有关部门统一管理的,经国务院审批后公布,各地民航单位严格遵照执行。

(早期的机票式样,图片来自:民航图片

随着航空运输成本的上升,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之后,民航总局和物价局也开始允许各大航司根据市场变化对政府定价进行一定范围内的调整。但整体而言,仍然以政府定价为主,擅自变更运价的可能会依法受到查处。

2004 年 3 月 17 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民航局共同发布了《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从当年的 4 月 20 日开始,各大航司将实行新的民航机票价格体系,引入收益管理的概念。

由此,机票的定价正式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自由竞争的阶段。

(随处可见各种特价机票促销广告)

在这个方案下,民航机票的定价一直遵循“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原则。在 2004 年的方案中,基准价=航线里程*0.75;2014 年后,新的基准价遵循下面的规则

  • 普通航线旅客运输基准票价最高水平=LOG(150,航线距离*0.6)*航线距离*1.1
  • 高原航线旅客运输基准票价最高水平=LOG(150,航线距离*0.6)*航线距离*1.3
  • 国内航线旅客运输基准票价最小计价单位为 10 元,不足 10 元的部分四舍五入;
  • 新开通航线的基准票价由航司在不超过定价公式测算值的范围内自主制定;
  • 每家航司在不超过定价公式测算值范围内,每个航季上调国内航线基准票价不得超过 10 条航线,每条航线每航季基准票价上调幅度不得超过 10%。

在新的定价规则中,还规定航司在基准票价基础之上的调整范围为:上调不超过 25%、下浮不限。

如此来看,在定价规则越来越市场化的今天,如果运力不变、需求持续增加的话,机票价格变贵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这也不意味着价格就可以无休止地涨下去。去年 12 月 17 日,国家民航局、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大航司和销售代理企业需严格按照规定执行价格政策,实行明码标价,并通过门户网站等渠道及时、准确、全面地公示实际执行的国内旅客运价以及收取的退票费等各项费用,未标明的费用一律不得收取。

同时,民航主管部门还要进一步健全国内旅客运价监测制度,建立航空运输企业和销售代理企业价格行为信用档案,将价格违法违规行为记入信用记录,并依据有关规定实施惩戒。

但最根本的,可能还是得在实际的运力方面给出更多的支持。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只要航司想要盈利,这羊毛就还得从消费者这些羊的身上出。

(图片来自:中研网

一般而言,航司基本上都会采用“区别定价”的方式来实现利益的最大化,高价票和低价票分别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和不同的消费时间。用果壳作者蕾拉的话来说:

 航司总会费尽心机地分析出消费者愿意付出的价格上限,然后恰好把价格定在那个位置上。

所以下次如果想要“说走就走”,就得准备好要为之付出更高的成本;而如果对价格更加敏感,就得看好时机当一只“早鸟”,还要随时准备好接受各种不退不改的条款限制。毕竟,买家永远没有卖家精。

题图来自:凤凰网海南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