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在 2018 年做手机,请 128GB 起步

产品

03-09 08:57

本文来自微信公共帐号 “互联网指北”(hlwzhibei)。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公共帐号信息,必须与本文严格一致,不得修改 / 替换 / 增减本文包含的任何文字和图片,不得擅自增加小标题、引语、摘要等。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微信:izhibei

MWC2018 结束的一周后,ZDC 调研中心发布了一份手机行业消费者调查报告。通过参考 MWC 展会上几大主流手机厂商,例如三星、华为、OPPO、索尼等发布的旗舰机型,他们预测 2018 年 C 端市场购买手机时“存储空间大小”将成为第一考虑要素,而这个关键要素的变量则从 128GB 起步。

为什么行业在淘汰小容量手机?

要寻找智能手机的存储空间长期徘徊在 8GB、16GB 或 32GB 等规格的原因,还要追溯到 2014 年前后出现的“换机潮”。

在那之前,市场环境还远没有形成鲜明的“移动互联网”和“传统互联网”的对比,整个行业在公众语境里还可以和“玩电脑的”划等号;那时候人们对手机的理解相对单一,以工具的形式将其定位于通讯领域;那时候人们对“智能”的概念也相对陌生,惯性地认为手机应用就是 PC 端产品的移动端移植。

在这样的背景下,虽然在功能机的对比下智能手机很容易做出“差异化”,但基于“用户群体”正在成长的现实环境,厂商必然会采取“向下兼容”的思维来求生存,而“向下兼容”,通俗来说就是通过低价来吸引更多的用户接触智能手机,降低用户适应技术升级的成本。

而对于数码硬件类产品来说,低价也就意味着存储元件、处理器等硬物料的相对降低,对于小容量手机迎来了一个发布的小高潮。

小米 2013 年 7 月 31 日推出的红米手机就是那段时期的典型产品之一,基本款的 ROM 大小被限制在 4GB。两个月后苹果则在发布会上发布了一款廉价手机 iPhone5C,不仅继续延续 16GB 起起步的标准,还在 2014 年 3 月为中国内地新增 8GB 版本;即使是将受众群体定位在“懂手机”人群的锤子科技,2014 年 7月 8 日正式上市的 Smartisan T1 也是从 16GB 起步。

与此同时,在等待移动互联网市场扩大和用户群体成长的这段真空期里,移动应用的创业者们也不得不基于“低价低配智能机”的现实,推出一系列向下兼容的简单应用。

于是在这种双向的主动适配下,虽然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们享受了传说中“第二次人口红利”,但也不可避免地让市场被动形成了“8GB、16GB、32GB 手机够用”的心理预期,而这种带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心理预期也必然成为之后发展的桎梏:

正如与 2013 年相比,Facebook 的核心应用程序从 32MB 的体积上升到如今 iOS 客户端上的 388MB,Facebook 也随之从单纯的社交领域垂直产品成长为新技术研发的科技公司——

当使用智能手机并不需要消耗人们太多学习成本,当智能手机作为载体让移动互联网充分解构日常生活场景,当手机逐渐从平台变成了另一个维度的入口,过于小的存储空间显然同时制约了用户对生活场景的拓展,以及创业者去实现复杂构想的空间。

为什么 64GB 也不够用?

在 MWC2018 的展会上,大部分厂商推出的旗舰机型其实是从 64GB 起步的,例如索尼大法推出的 Xperia XZ2 系列两款机型均标配 64GB ROM,三星发布的上半年主推旗舰机 Galaxy S9 和 S9+,全系也只有 64GB/128GB 两个版本,似乎主流市场认定“64GB”已经够用。

但事实可能未必如此。

首先正如我上面提到过的,过去四年里,像 Facebook、Uber、GBmail 和 Snapchat 这样的应用“越来越大”,例如:Facebook 的核心应用程序在 2013  年5 月时,在手机上占 32MB 的空间。现在,该应用程序在 iPhone 上已经达到了 388MB 的容量,是几年前的 12 倍——而社交领域还仅仅是移动互联网庞大应用市场中的冰山一角。

其次,当视频播放、影像拍摄越来越多地成为手机的基本职能,动辄 2000 万像素的相片以及4K超清视频,让手机的存储空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以 1080P 画质(也就是市场上俗称的“蓝光高清”)为例,在画质音质不受损的情况下可以达到 20G 以上,并且随着时长可能达到 50G-70G;而适配大众设备的视频网站,一部热播电影的文件尺寸也可能达到 1G,不得不通过多台服务器的 CDN 节点,支持多人在线同时观看。

再次,移动互联网对于日常生活场景的全面渗透,让社交类 APP 数据积累等无意识的产品体积拓展,成为了手机储存空间的另一个隐形负担。以微信为例,斗图和小视频已经成为年轻人最喜爱的社交方式之一,而这些数据会随着使用占用大量的存储空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旗舰机型将 64GB 作为标配的决策,更实际的意义或许在于照顾市场层面的心理落差。至少由于存储元件等物料上的差异,128GB 版本必然会与很多入门级版本形成三位数的落差,从而很直观地体现在销售的数据上。

就连苹果在如今的迭代中也只敢用 32GB 回归来小踏步前行,那些存储空间机制优化还不如苹果的追赶者们,敢于冒然地做那个出头鸟吗?想来谁都未必。

128GB 真的有必要吗?

要讨论有没有必要的问题,咱们可以先回忆一下“第二波人口红利”形成的过程。

首先“换机潮”带来了 C 端市场大幅度的设备升级,直接把市场环境抬升到了一个新的维度。在这个新维度上,手机性能足够支撑更复杂的产品场景,手机用户需要重新建立起新的使用习惯,传统生活场景中还有大量的领域没有找到移动化的解决方案。

技术上已经做好了行业升级的基础,客观环境的匹配成为了开始升级的诱因。于是后来人们又把那次用户不仅需要新手机,还需要大量能发挥新手机优势的产品的“换机潮”,称之为“第二次人口红利”。今日头条、快手、陌陌们都是这次红利期的受益者。

而红利对于行业的加速也不仅仅在于市场层面。当人们在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巨大潜力,除了资本会趋之若鹜,最优秀的人才也不吝于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进入新的行业进行对赌,就像 2018 年互联网行业人才快速向区块链领域集中那样。

有钱有人有市场,作为移动互联网第一载体的手机行业迎来了爆棚式的成长,产品迭代速度和技术的再升级速度,不断刷新人们的固有认知。此时处理器等原件或许可以通过软件层面的优化,来适配更多的机型,但更优化的产品也避免不了越来越膨胀的自身体积。

所以大容量的手机在一定程度上预留了产品迭代的空间,并其于市场、于行业都是大有裨益的。

另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产业起飞的手机行业,C 端与 B 端的距离也正在被迅速拉开:

只能投入业余精力的“路人们”再也很难进入语境当中,没有办法判断硬件未来的发展趋势,也很难追得上新技术的应用,从而导致公众参与手机话题的讨论门槛越来越高,从 MWC2014 与 MWC2018 在百度指数上接近 4 倍的差距就是最好的佐证。

于是当行业发展速度再次和用户成长速度脱节,用户也就越来越需要一个直观的标准来作为购机的风向标,“手机存储空间”也就成为了一个在合适不过的变量:人们读得懂、容易看、也好对比。

之后我们再精打细算,留出理想的预留空间,于是就有了 2018 新机准入门槛:128GB,起。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