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专访了乔治亚罗,听老爷子关于中国、电动车、新能源的远景 | 日内瓦现场

董车会

03-15 17:41

1994 年的央视春晚,一个名叫《打扑克》的小品展示了一个新玩法:用名片上人的地位来比较大小。

而这张名片如果套用这个玩法的话,刚拿出来的时候可能全场都没有人知道是谁。

而一旦解释,你会发现这张牌简直就是王炸。

GFG Style 是一家意大利的汽车设计公司,其 CEO 叫做法比齐奥·乔治亚罗(Fabrizio Giugiaro),而这位 CEO 的爸爸正是乔盖托·乔治亚罗(Giorgetto Giugiaro)——当世最伟大的汽车设计师,即便这个说法可能已经违背了我国的广告法。

这位头顶“世纪设计大师”和“意大利设计之神”盛名的老爷子,一辈子功名赫赫,论未来,他设计过法拉利 250 GT;论古典,他设计过阿斯顿·马丁 DB4;论普及,大众第一代高尔夫、帕萨特都出自他手;论稀缺,宝马仅存一代的 M1 超跑也不遑多让。

于是,当我知道有机会采访这个在我 20 年前看汽车杂志时就屡屡出现在油墨铅字中的老爷子时,我的心情甚至比知道要见到伊隆·马斯克还要激动,在我看来,后者属于这个时代努力就能见到的人(还记得中国第一批 Model S 车主交车仪式么?),而前者,真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乔治亚罗的未来观

由于乔治亚罗本人仅会说意大利语,于是我们和精通英语的法比齐奥·乔治亚罗先进行了预热,突然……

“Happy Birthday!(不是说老爷子只会意大利语么)”突然响起,乔治亚罗无视我们,直接进来拥抱了自己的儿子。

这份洋溢的热情,加上老爷子极具活力的手势和面部表情,直接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他一辈子会建树颇多,且生生不息。

下面进入认真的提问环节,部分问题来自友媒:

问:设计上对西方的车型和中国的车型有什么区别吗?

答:现在的设计越来越全球化了。

问:GFG Style 在选择设计伙伴是有什么要求吗?每年设计几款车?

答:All customers are good customers(所有的顾客都是好的顾客),不是我们选择顾客,而是根据顾客的要求来进行设计,每年大约能完成 5-7 个项目。

问:GFG Style 在设计时流程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经验?

答:我们是一个团结、灵活的公司,我们在设计时设计外形的团队会对内饰提供意见,设计内饰的团队也会对外形提供建议。

董车会:电动越来成为汽车的潮流,设计电动车有什么不同吗?

答:电动车让设计更自由,因为少了很多机械的问题,拥有了更多的内部空间,比如发动机盖下面没有发动机,就可以让前脸变得更低,这些都让设计更好的发挥。

董车会:如今车辆拥有越来越多的科技设备,但有人说科技设备的增多会降低一辆车的豪华感,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豪华感并不是说车内有一堆陈设就算豪华,豪华更应该是优雅,技术允许我们使用科技将豪华更优雅地展现出来,在汽车上,豪华也意味着简单和质感,意味着比例和材质,科技装备的加入允许我们做更多的设计。

董车会:自动驾驶普及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的汽车设计既要考虑现在有人驾驶的情况,又要考虑未来无人驾驶的情况,如何平衡两种情况?

答:比如我们设计的这台车(见下面内容),方向盘和飞机的操作杆很相似,这样就不会遮挡全部的仪表盘,这是因为未来自动驾驶时代方向盘不会像现在一样常用,而一个圆形的方向盘会影响大屏幕的视野。

同样的,新的时代也带来了交互方式的变化,比如以前调整座椅,大家会习惯性地去摸座椅旁边,但是现在人们更喜欢去触摸屏上去找设置,这就是区别,我们的新车(继续看下面内容)有三种调整座椅的方式,这就是因为现在的人更依赖于触摸屏。

问:您已经 80 岁了,您是如何保证每天超高的工作精力的,以及如何保证和年轻设计师同步的?

答:Work hard everyday!:)

问:你最喜欢自己的作品是哪辆车?

答:我们没有必要去回头看过去,与其回头看过去,不如从头再来。不过硬要说一款的话,那就是 1956 年款的雪铁龙 DS 19。

Sibylla

这,就是刚才说的那台车。

这车还算有半个中国血统,因为它是由 GFG Style 与中国能源企业远景合作完成的。

这辆车叫 Sibylla,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一语双关的好名字,一方面这个名字来自罗马神话,那里面的 Sibylla 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另一方面乔治亚罗的母亲就叫 Sibylla,也算是一份良好的怀念。

与 FF91 或者拜腾 Concept 相仿,Sibylla 也算是一台介于 SUV 和标准轿车之间的跨界车型,虽然车身长度已经超过了 5 米,但车辆高度只有 1.48 米,相比普通 SUV 占比更高的车厢部分也让车辆的尺寸在视觉上有了进一步的扩大。

总的说来,这部车是我见过的进出结构设计最复杂的车,车辆的前半部分为可以滑动的一整块玻璃,而前门下半部分则是传统的车门,同样的,车辆的后门上方设计成了鸥翼造型,而下方依然是传统的车门样式。

整体玻璃的设计让 Sibylla 甚至没有了传统的 A 柱,乘员的视野前所未有的好,但是这样设计在工程难度、成本和安全性方面的可行性还有待玻璃工艺的进一步提升,唯一了解到的是车顶玻璃会在太阳过于强烈时变暗,以提供舒适的乘坐环境。

复杂而多变的棱线不仅切割着空气,更以锐利让人把这台车归入到“不好惹”的角色当中,前后大量使用的锐角造型和凌厉线条,与车辆上部的圆润造成了巨大的视觉反差。

车辆内部的色调和设计似乎涵盖了乔治亚罗更多的生活设计理念,整体采用一个 4 座设计,每位乘员都能独立调整自己的姿态。

几乎所有的内饰部分都被艳红色的 Poltrona Frau 皮革进行包裹,而随处可见的小缝隙里都隐藏着为各种储物设计的空间。

仪表区域由一长串屏幕组成,横跨在前排乘客的前面,这套系统的底层运行着的是由一家中国能源企业——远景开发的名叫 EnOS 的软件,除去常见的驾驶、娱乐等基础功能外,远景希望这套系统能在车辆与充电网络体系的互联中发挥更智能的作用。

虽然这样的大屏幕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车辆的方向盘,或者叫做方向摇杆,看起来会更有新意一点,这样的造型可以防止上边沿遮挡屏幕,而位于拇指位置的操作按键也更便于调取和使用。

不过,由于是概念车试产版本的缘故,车辆的一些细节和做工并不能尽如人意。

按照合作双方的规划,Sibylla 不仅是一台外观的验证车,更是一台能够正常行驶的车辆,因此也为 Sibylla 设计了动力系统,该车由四个电机直接连接到四个轮胎,每个电机 100kw,而在 100kwh 的电池容量支持下,预估该车的续航可以达到 450 公里。

不造车的“远景”与造车的远景

乘着电动车的东风,中国车企在国际舞台上的露出也越来越多。

有造车能力的,摆台车出来是在说自己的车要开始卖了;

快要有造车能力的,摆台车出来说再说让大家多些耐心;

而像远景这样的企业,CEO 说自己是“不造车的电动车公司”,更多的是试图用自己领域的技术与车发生关系。

或许是受到伊隆·马斯克关于特斯拉的使命是“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变”的影响,已经在风机发电领域有较强行业地位的远景反其道而行之,以能源行业为基础,补足电动车这一出行终端,虽然理想更宏大,但是相对“简单”的特斯拉已经在发电、储能、电动车领域拿出了足够实用的产品,远景的汽车梦,却还需要更多务实的终端来实现。

在于远景 CEO 张雷的简单沟通中,我们了解到远景在中国市场环境下关于综合调配电网能力的物联网方案,通过综合了解发电厂、楼宇、车辆的供需关系,实现电动车普及环境下的能源高效利用,对于像我这种没法安装充电桩的小区住户来说,听起来倒是很需要这么一种方案。

在 GFG Style 的展台一侧,默默地停放着一台雪佛兰 Corvair Testudo 概念车,这台已经 50 多岁的老爷车上所体现的正是今天的 Sibylla 身上的雏形,整体玻璃、前移式的进出模式,以及更为夸张的车厢比例等,老爷子 21 岁的梦,现在还在继续探索着。

梦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