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美学解读:未来就在非洲

新创

03-17 11:18

本文由不存在日报(微信 ID:non-exist-FAA)原创,转载请联系邮箱 faa@faa2001.com

在非洲地图上,沿刚果盆地向东,找到埃塞俄比亚高原南部的茂密丛林,那儿就是瓦坎达。

现在,想象一个西方殖民者从未涉足过的仙境——没有掠夺,没有种族仇恨,飞艇川流不息,医疗奇迹频发,稀有物质“振金”的开采,使它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度。

这幅场景就好像在说,如果你未曾破坏它,非洲就会变成这样。

在《黑豹》里,非洲的后裔正在想象他们 10 年,20 年,甚至 1000 年后的样子。

这块蓝色星球上最古老的人类文明发源地,假如没有战火、殖民、饥饿和贫困的摧残,会诞生什么样的奇迹?

答案是我们从未想象过的未来。

瓦坎达秘史

能源:那里遍地流淌黄金

瓦坎达是《黑豹》中一个假想的非洲国家,其财富来源于“振金”。这种假想的金属,能为武器和服装提供动力。

在非洲原住民的传统里,一件东西往往有多种用途。如果你看到有人披着一块漂亮的布料,那布料可能不仅保护身体,还靠织物来记录文化和历史。

基于这一特点,瓦坎达人的战衣兼顾了美观和功能性。

黑豹套装上的微微闪烁银色光泽,便是镶嵌了振金,用来抵挡子弹和爆炸。

边境部落身披毛毯,振金的花纹使织物变成盾牌。

以上这些技术活全部都是一位女性的杰作:国王特查拉的妹妹,苏睿公主。这姑娘是瓦坎达的“埃隆·马斯克”,作为首席技术官,负责研发各种黑科技。

她的手套能够借振金的力量发射震荡波,而外形最酷的作品,可能是战士娜吉雅的环形刀片。

服饰:他们终年穿着“盛装”

服装设计师 Ruth Carter 表示,本片的戏服是从整个非洲大陆的居民那里借来的智慧。

不得不承认,非洲人对色彩和花纹的运用有着仿若神赐的天赋。

Carter 为“黑豹战衣”设计了遍布全身的、凸起的三角暗纹。她认为,三角是最能代表非洲文化的几何图形,这使特查拉不仅是一个超级英雄,而更像一个王,非洲的王。

(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来源:Entertainment)

(三角形在传统的非洲纹样里随处可见)

这位身穿祖母绿西装的部落长老,戴着配套的唇盘,这是在埃塞俄比亚的苏里(Suri)和莫西族(Mursi)部落发现的身体装饰。

边境部落的披毯,是南非莱索托牧羊人的传统服饰。他们终年在高原上放牧,鲜艳厚实的毛毯和长靴帮身体抵御寒冷。

(这些牧羊人生活在莱索托山区海报 2000 多米的高原上,身披美丽的织物,过着没水没电的生活,摄影师:Thom Pierce)

皇家女子卫队则身穿红色战袍,颈环保护她们的脖子,并显示身份等级。

缀满串珠布料,参考了东非马赛妇女的珠饰,可以由士兵们传递给她们的女儿。

(金色的腰带扣是南非工匠手打的)

(马塞族的妇女们)

饰演娜吉雅的露皮塔·尼永奥说,在这部电影里,文化的多样性非常有用。你看着服装,就能想象出他们的生活方式。这是角色的一部分。

城市——密林深处的金色仙境

黄金城是瓦坎达的首府。它有两种主要公共交通:轨道车和磁悬浮列车,两者都满足了人们对未来列车的幻想。

当然,在振金的帮助下,车辆的功率比现实世界大多了。

瓦坎达有三种主要的飞机:

Talon Fighters, 类似于战斗机。

Dragon Flyers 是蜻蜓仿生的直升机。

皇家Talon Fighters 则是瓦坎达的“空军一号”,其俯视图是受到了非洲面具的启发。

闪闪发光的玻璃摩天大楼源于非洲建筑,上方保留了传统的茅草屋顶。廷巴克图建筑的脚手架和马里金字塔也是参考对象。

(廷巴克图建筑,外墙上密布的树桩,用途是充当临时脚手架)

像很多非洲国家一样,瓦坎达以部落划分行政区域,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装饰和代表颜色。

美术指导 Hannah Beachler 编写了一本 500 多页的设定圣经,其中,商人部落的灵感来自撒哈拉沙漠的柏柏尔人。采矿部落仿照了纳米比亚的辛巴族人(Himba),他们以发饰和裹满红泥的身体著称。

( 瓦坎达的采矿部落负责振金的开采)

(辛巴人至今保留着 500 年前的生活方式,终年用红土混合黄油涂抹在身上,头发也用红泥搓成条状)

未来属于非洲

《黑豹》以其独特的美学火遍互联网,这归功于非裔为主的演员和创意团队(这在美国电影中非常少见)推翻了当代科幻偏爱的西方设计。

将黑色人种置于未来世界的中心,其实是一种诞生于 20 世纪的思潮,名叫“非洲未来主义(afrofuturism)”。它横跨科幻文学、音乐、美术和神话,结合当时的科技,以非裔视角想象人类的明天。

( “非洲未来主义”典型的美学风格,来源:CNN)

作家 Mark Dery 在 1994 年一篇名叫《Black to The Future》的文章里创造了“非洲未来主义”这个词。他在文章开头引用“谁控制了过去,就等于控制了未来;谁控制着现在,就等于控制了过去”,然后质问道:

为什么少有非裔美国人写科幻?

为什么迪士尼、漫威、好莱坞描绘的明日世界里,黑人几乎是隐形的?

为什么未来是属于白人的?

的确,科幻,尤其是黄金时代的美国科幻,经常把殖民地人民和他们的文化编码为“外星人”或“他者”。

比如,老版《星际迷航》中,克林贡人长着一张傅满洲式的脸,以野蛮粗鲁闻名。

(《星际迷航》中的克林贡人)

(傅满洲 Dr.Fu Manchu,英国小说家萨克斯·罗默创作的“傅满洲系列小说”中的虚构人物,形象极为不堪,是一个瘦高秃头,八字胡,面目阴险的男人,西方流行文化中最著名的亚洲人角色之一。按照罗默的描写,这其实是“黄祸”的拟人化形象。)

《星球大战》中的沙人披着阿拉伯式的袍子,也不是好惹的民族。

(沙人 Sand People,又叫塔斯肯突击队,是塔图因星球上的土著居民组成的武装。为了争夺沙漠里宝贵的水资源,他们冲突不断,残暴凶猛)

不幸的是,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阿凡达》和《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中的外星人部落,不过是美国原住民和非洲人不伦不类的混合物。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里,珍珠人遭到了外来者毁灭性的掠夺)

黑豹诞生于1966年,由斯坦·李和Jack Kirby共同创作,虽然元叙事根植于纽约,最初也穿插了许多对非洲的刻板印象,但后来开始在全球化视角下,深入研究瓦坎达的地缘政治。

(漫画中的瓦坎达)

电影版《黑豹》则更进一步,真正用“泛非洲”的视角描绘了一位超级英雄,将瓦坎达的先进技术和非洲文明交织在一起,解构了非洲的部落文化、艺术风格、生活方式、社会形态……

举个例子,在瓦坎达,传统和创新并不互相排斥,这个国家的古老文化和它21世纪的先进技术是并行发展的。

然而现实世界中,后殖民主义往往优先考虑西方哲学和设计,不允许传统文化发挥潜力——在企业号上的通讯官乌乎拉身上,似乎看不到太多非洲的影子;去街上走一圈,很少有非裔美国人知道他们的起源。

(《星际迷航》里的乌乎拉(Uhura),是企业号上的优秀通讯官,科幻影史上最著名的非裔角色之一)

当非洲后裔被无形地奴役在美国或自己的领土上,同时也被剥夺了非洲的语言和身份。

而瓦坎达不受任何一种特定非洲文化的影响,在漫威宇宙里,它是全球非洲移民的聚居地,在设计中优先考虑“非白色”“非西方意识形态”,以及美国黑人的亚文化。

(白人和黑人的身份发生了对调,当 CIA 的罗斯探员来到瓦坎达,变成少数族群,要入乡随俗穿上非洲服饰,还要遭受异样的目光和调侃)

黑豹既是一个归来的国王,也是一个超级英雄。这个角色和他的真实身份并不像“西方个人主义范式中的超级英雄”一样割裂。

蝙蝠侠虽然是城市英雄,但也是一个继承了丰厚家产的上层名流,无法令白人读者引起共鸣。

但,黑豹则通过不间断的血缘传递下去,这是西式超级英雄融合部落文明的结果,令他们联想到自己的根源,是非裔美国读者很少得到的奢侈品。

(人猿姆巴库的部落,有着高科技武装下的原始力感)

(特查拉获得黑豹的力量后,来到一片类似精神领域的仙境,在广袤的草原上,见到逝去的先祖)

不可否认,黑豹是近几年来“非洲未来主义”最出色的例子。

女人、猎豹、金字塔和星星

威廉•吉布森曾抛出一个精准的预言: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不均。

换句话说,未来是忽略少数人的,是带有偏见的。

不过现在,非洲的后裔正在构想新的明日世界,用它们的语言,讲述女人、猎豹、金字塔和星星的故事。

除了《黑豹》,一连串来自非洲大陆的科幻小说、音乐、服饰与艺术家都可以证明这点。

(David Alabo用拼贴艺术展示非洲未来主义)

在去年 4 月的专辑《柠檬水》中,碧昂丝带领一队身穿缥缈白色礼服的女人,建立了一个由黑人女性组成的乌托邦。

(在《柠檬水》里,Beyonce试图讨论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黑人文化的议题)

Kendrick Lama r和 SZA 为《黑豹》演唱的片尾曲《All the stars》中,4 名努比亚神像般的女人如外星信使从天而降,伫立在金光万丈的悬浮神庙里。

( 在《柠檬水》的视觉专辑里,Beyonce试图讨论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黑人文化的议题)

“非洲未来主义”的鼻祖,艺术家 Sun Ra 称自己是来自土星的使者,穿着未来系的古埃及服饰,用电子合成器和爵士乐讲述宇宙的故事。

(他放弃了原来的名字,给自己取名为“Sun Ra”,其中“Ra”来自埃及的太阳神拉)

说唱歌手 Killah Priest 的单曲《从过去到现在》以时间旅行为主题,同样追溯到法老的年代:

记忆从奴隶船上抹去

我曾在远处看到我的公主

怀抱婴儿,燃烧香火

……

我们曾经在锦葵之间徘徊

过去我们牧羊,现在我们战斗

2016 年的星云奖将最佳中篇小说颁给了非裔作家Nnedi Okorafor的《Binti》。

书中,名叫宾蒂(Binti)的女孩是一个纳米比亚辛巴族人,她考入星际学校,用地球带来的古老技术进行一系列冒险。

当然,也包括描绘了众多黑人女性的《黑豹》。名义上,瓦坎达的英雄是国王特查拉,但他的保镖、顾问和首席技术专家都是女性。

《连线》杂志甚至评论道:在黑豹里,未来属于女性。

不过,非洲后裔眼中的未来,不该陷入某种美学范式,也不需要我们去定义。

他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实体,在流行文化和当代历史中开拓属于自己的空间。

(来源:Casablanca Records)

科幻作家 Tochi Onyebuchi 在看完《黑豹》后写道:

非洲未来主义,就像那辆变成飞船的战车一样。我们不再是家园遭到侵略的外星原住民,不再是外来者进行种族灭绝的目标。

不,我们是探险家,我们可以驾驶太空船。

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曾遭到系统性的毁灭,我们必须以一块空白的石板重塑自己。我们带着我们的街头嘻哈和俚语,肩膀上披着放克风格的、镶满宝石的毛毯。

我们可以自由地走向未来,成为宇宙公民。

( 来源:CNN)

影片结尾,瓦坎达决定向世界公布自己的存在,分享先进技术。

一个联合国官员问:一个全是农民的国家,能给世界带来什么呢?

国王特查拉笑而不语。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不存在日报》是一个关注未来与科技的媒体,我们为你提供来自不同宇宙和时间线的新闻或故事。有的可能来自你所处的时空,有的不是。 小心分辨,跟紧我们。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