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相卖课:当聪明人开始使坏

公司

2018-03-19 17:20

本文来自微信公共帐号 “互联网指北”(hlwzhibei)。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公共帐号信息,必须与本文严格一致,不得修改 / 替换 / 增减本文包含的任何文字和图片,不得擅自增加小标题、引语、摘要等。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微信:izhibei

新世相卖课刷屏,本质是一场 “使坏成本比较低” 的生意。

以新世相对社交网络传播的熟悉以及微信营销的推广能力,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种知识分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毕竟网易之前已经因为类似的事件被封杀过一次。他们也明白这就是一场权衡过后的的 “生意”,想要是结果是 “破坏规则之前最大的利益化”。

使坏的聪明人

社交网络的生意人分两种,一种是 “作恶的资本家”,另外一种是 “使坏的聪明人”。新世相这次的角色就是 “使坏的聪明人”——远远没到作恶的程度,但又在使坏,用着 “知识付费” 的姿势,把传播裂变的行为交给用户,还让出了自己的 “真金白银的广告位”,激发的刷屏行为也没伤害到任何人。

不是么?新世相伤害了谁?

新世相熟悉所有规则,他们这次不是 “想办法不违反规则”,而 “想办法+利用规则”。这种头部级账号的示范效应所带来的危害就是,“会有一个又一个利用微信传播规则,以及被封杀的时间差来刷屏的事件诞生”,每一个人都想着如何最大化利用被封杀前成名的时间差。

在虚拟空间作恶的行为无法预判,而微信需要应对的情况是,无数看不见的账号和个人只需要权衡好利弊,能够承担被封杀的代价,那么违规一次又怎么了?

后果可能有两个:

  • 给所有人在社交网络上示范,“使坏要趁早”,再不使坏,汤都没得喝。
  • 微信为了杜绝 “看不见的敌人”,规则会越来越严,甚至会有些规则看起来不符合情理,只限定行为。

新世相为何这样干?

一个讲如何做传播的课程,采用的推广模式是 “重新走一遍别人的路子”,从行为设计到被封杀的结果,都和上次网易搞知识分销一模一样。是新世相放弃了自己的洞察?还是新世相打算把这个 “推广被封杀的行为” 作为课程?

当打着原创策划的团队,把推广当成一次 “行为” 而不是一次创造,就推翻了自己的标签。新世相从被封杀前的 “世相” 一步步升级和推翻自己的属性。从定位的需求来看这次的分销行为:

  • 新世相采用分销是为了卖钱?新世相不差钱,一次推广就 50 万,还有其它不少的独立策划和合作收入。
  • 新世相分销,为了让大家更容易听到课?
  • 享受张老师的大头照铺满朋友圈的快感。

新世相所追求的就是话题性,以此来打破边际从而形成定位升级。“逃离北上广” 这种刷屏话题秀,把它从一个微信公众号变成了能做传播方案的广告公司。在消化 “逃离北上广” 这种形式的时间段里,新世相又采取了 “知识分销” 这种模式来刷屏,这可以看作是 “一种生态” 尝试。

这种围绕一个主 IP 的生态,在保证主 IP 存活的情况下,可以尝试去做各种行为:

  • 可以把别人的优点拿来嫁接和改造;
  • 可以 “放权” 给粉丝,替自己的执行行动,可以实验 “我只需要给出一点点甜头,自有一部分人会帮我完成我想做的事情”;
  • 建立了自己的生态链:金钱、粉丝、裂变、聚合成新的体系。

商业定义推翻了自己,思想也推翻了自己?

新世相明明是违反规则的人,但似乎又像是玩起了文字游戏的受害者。他们把自己故意犯的错掩盖过去,于是外界看到打着 “我们是被封杀的啦” 的旗子,同时解释道:“别问我们为什么被封杀,反正就是那种不可说的封杀。”

一次纯商业的推广行为,为何却扮演起了面临 “不可抗力” 受害者的角色?新世相的 “新”,可以是重启以后只谈商业的妥协,但千万不要成为不愿意为自己错误买单的 “新” 理由。新世相的分销行为已经是错误的商业推广示范,这种解释的心态不能成为逃避的借口。

难不成,到最后还要整个社会为这些 “使坏的人” 买单?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