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游戏会是中国游戏市场下一个爆点吗?

公司

03-22 17:03

2017 年国内出现好几款爆款游戏,从《阴阳师》到年底《荒野行动》等一系列战术竞技类游戏,网络游戏如今不仅成了人们重要的娱乐方式,也是忙碌生活中的一个「解压神器」。

可随着各款游戏人均游戏时长越来越长,也让不少家长开始担心自己的孩子沉迷游戏。于是游戏厂商纷纷推出各种各样的防沉迷系统,可这依然不能阻挡机智的小学生们。

家长的担心不无道理,根据去年年中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已达 1.91 亿,占青少年网民的 66.5% ,青少年已经成为了网络游戏市场不可忽视的一个用户群体。

而在目前的游戏市场,针对青少年儿童的精品绿色游戏仍存在很大一片空白,在这样的背景下,厂商在享受游戏红利的同时也确实应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在国内的游戏厂商里,网易是较早具有这种意识的。网易去年就将风靡全球的益智游戏《我的世界》引入中国,虽然这是一款激发创造力的益智游戏,全球销量却超过了 1.22 亿,并且在近 10 年里长盛不衰。

最近网易也开始入局功能游戏,网易 CEO 丁磊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也明确提出,应该在教育的科技方面多研究,多投入,包括应用游戏的方法去引导儿童教育。

功能游戏将成为游戏市场的「主旋律」

随着国内游戏市场日渐成熟,功能游戏开始为人所知。所谓功能游戏,与常见的娱乐型游戏有有所区分,是以解决现实社会和行业问题为主要目的的游戏品类。

虽然国人对功能游戏还比较陌生,可实际上功能游戏的历史比国内大部分游戏厂商的历史都要长。早在 1994 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利用游戏来辅助军队训练,开发出《全光谱战士》、《美国陆军》、《虚拟伊拉克》等游戏来训练士兵。

(《全光谱战士》)

功能游戏发展到今天,应用场景已经拓展到教育、医疗、科研等领域。其中教育是功能游戏普适性最强的领域,有机构在对超过 130 款功能游戏统计中发现,与教育领域结合的约占 43%,这其中超过半数的功能游戏产品被运用于中小学教育。

网易代理的《我的世界》已经进入了欧美多个国家的中小学课堂中,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研究员对这款游戏的评价是:

Minecraft 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它还「糊弄」了 4000 万人学习 CAD 程序。

这正是「教育 + 游戏」最大的优点,让游戏超越单一的娱乐属性,在保持趣味的同时成为高效的教育工具,而且还能调和游戏和教育之间的矛盾。

(《我的世界》)

目前国内的功能游戏仍然处在起步阶段,可以说是蓝海一片。据相关机构的报告,功能游戏在 2015-2020 年间将会以约 16%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发展,全球市场规模在 2020 年将有望达到约 55 亿美元。

相比起传统的娱乐型游戏,功能游戏的市场盘子显然小得多。这就要求需要入局的游戏厂商不仅要有较大的体量,还要有较强的社会责任心,而网易不仅符合这些条件,也是最有希望做好教育类功能游戏的中国游戏厂商。

网易过去在教育领域和游戏领域都有丰富的经验。在教育领域,网易曾针对不同领域推出过多个综合性在线教育平台,比如「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 MOOC」等。

至于在游戏领域则无需多言,网易在线游戏服务在 2017 年全年的净收入达到了 362.82 亿元,占到网易净收入的 67 %。

去年网易相继推出了《阴阳师》和《荒野行动》等爆款游戏、在 App Store 的游戏畅销排行榜上,前五名网易一度占据了四席。

丁磊在今年两会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家应该在教育科技方面多研究、多投入,用游戏手段探索教育技术。」足可看见网易在教育游戏上投入的决心。

而随着多部委发布《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对网络游戏的监管将进一步加强,教育游戏则极有可能未来游戏市场的「主旋律」。

「主旋律」虽然常给人留下古板说教的印象,不过今年春节档的票房冠军《红海行动》就证明主旋律电影也可以拍得引人入胜。

教育游戏这类「主旋律」游戏的爆款,很可能就诞生自网易。

用游戏探索「新教育模式」,网易是怎么做的?

目前功能游戏最为成熟和完善的国家都是美国,美国提出的 STEAM 教育教育理念也被教育部引入,并上升到政策层面,而浙江省已经将编程纳入高考。

网易在 2016 年就进入了 k12 在线教育领域,去年网易获得美国 CodeCombat 中国区公立学校市场和在线个人用户市场的独家官方代理权,并将其在国内命名为《极客战记》。

《极客战记》(美国 CodeCombat)是以青少年编程教育为主要目标的教育游戏,2013 年上线以来积累了来自 100 多个国家超过 500 万的注册用户。在北美,有 12000 多所学校,超过 31000 名老师在使用这个游戏进行编程教学。

在这款游戏里,玩家将扮演一个英雄角色来打败兽人族等怪物通过不同关卡,玩家需要通过输入编程代码控制英雄们的行动。《极客战记》(美国 CodeCombat)支持 HTML、Python、CSS 等六种编程语音。关卡从易到难,零编程基础的小学生也能轻易上手。

在编程教育上网易除了将《极客战记》(美国 CodeCombat)引入中国,网易还建立了少儿编程学习平台 “网易卡搭编程”,通过拖拽积木块等游戏方式来鼓励儿童参与到创意编程中。

网易教育游戏和游戏化教育产品上布局类型多样,其中最受关注的则是《我的世界》。这款富有教育价值的游戏是游戏界罕见的常青树,发布近 10 年后仍能保持 7400 万的月活,而这还没算上去年 10 月公测的中国版。

网易将这款风靡全球的沙盒游戏引入中国后,也让这款游戏焕发了新的生机。在《我的世界》中国版上线之初就发布了「创造者计划」,吸引 500 多名国内外开发者参与内容生态建设。

在 1 月份网易游戏举办的《我的世界》开发者大会上,网易除了与 Mojang、微软联合发声打造《我的世界》未来生态,还发布了《我的世界》中国版的春节版本。

《我的世界》最好玩的地方在于给了玩家极大的自由,可以天马行空地来创建属于自己的世界。

曾有《我的世界》的玩家耗费 3 年在游戏里搭建起故宫全貌的模型;

英国伦敦博物馆用 Minecraft 还原 1666 年伦敦大火现场;

(《我的三体》中地球被二维化)

就连玩家基于《我的世界》场景自制的动画《我的三体》在豆瓣的评分也高达 9.2 分。

目前《我的世界》中国版在全平台累计用户已经超过 6000 万,在全球的累计销量超过 1.22 亿,是全球史上销量前二的游戏,而其中 70 %的用户都是 00 后,让这款游戏中的文化教育属性显得更加重要。

教育游戏要怎么普及?

在尚未成熟的功能游戏市场,虽然充满机遇但是要向大众普及也是一个难题。对于从教育领域切入功能游戏的网易也是如此。丁磊在今年两会上曾指出了地区教育不平衡的问题,并希望创新教育模式:

中国现有教育手段长期没有创新,应该基于互联网,探索更多的互动和创新模式。

无论是游戏市场,还是教育市场,其实都是一块很大的蛋糕,而将两者结合的教育游戏,如果能通过适当的游戏设计让学习工具高效和更有趣味性,无疑可以在这两个大众基础广泛的市场中开拓一片处女地。

虽然目前《我的世界》和《极客战记》都是网易代理的游戏,但凭借网易的自研能力,如果愿意投入,开发出优秀的教育游戏也不是难事。从丁磊在两会期间对游戏化教学的关注度可见,教育游戏在网易功能游戏布局中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

而教育游戏与一般的娱乐型游戏不同,还有一定的公益性质。丁磊此前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网易更多是抱着注重公益、回馈社会,不追求利益的态度开展的这一业务。

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社会责任面前应有的态度,正如前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尹生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所评论的:

你必须做得比用户和法律要求的更多,因为你创建了一个新世界,并从中获益,你必须帮助整个社会学会如何治理它,如果你不主动做,社会就会接管过去。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