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不知道 HPV 是什么,那边 HPV 疫苗已经卖断货了

公司

03-24 11:59

从前,内地游客去香港主要有这么几个目的:迪士尼、血拼,以及买苹果产品。

后来,上海也有了迪士尼,中国内地也成了苹果首发名单中的常客,但免税港和汇率的优势,还是没能降低内地游客去香港购物的热情。

最近,除了 iPhone、热门色号的唇膏和 Lady M 之外,抢手的港货又多了这么一样——HPV 疫苗。

更神奇的点在于,在 HPV 疫苗还没有在内地正式上市之前,去香港接种固然是一条比较热门的线路;但当去年疫苗在内地获批上市之后,赴港打 HPV 疫苗反而出现了井喷现象,价格炒到万元的天价不说,现在更是一针难求,至少得等上好几个月才有货。

难道真是“人傻钱多速来”?

HPV 疫苗突然就火了,还有了“一条龙”产业链

其实要说起来,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 HPV 到底是什么东西。

HPV(Human Papillomavirus)是指人类乳头瘤病毒,能够通过性行为进行传播,感染后可引发宫颈癌、外阴癌、生殖器疣等疾病,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女性)危害极大。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全球每年宫颈癌新发病例约 52.8 万例,而超过一半以上的病例因此而死亡。宫颈癌也因此成为继乳腺癌之后,威胁女性健康的第二大疾病。

好在,在医学专家的多年努力下,针对该病毒的 HPV 疫苗已经于 2006 年问世了。目前,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已经将 HPV 疫苗的例行接种纳入到了医疗体系之内。

然而在中国内地,无论是接种意识,还是从经济成本的角度来考虑,推广 HPV 疫苗都还处于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直到 2016 年 7 月,国家药监局才正式批准了两种 HPV 疫苗的上市

大概在最近三年内,接种 HPV 疫苗突然在国内火了起来。

以我身边的例子来说,一位因工作原因长期驻外的朋友甚至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她想特意请假飞香港打针。友情提示,这位朋友在非洲。

而另一位在香港读博的朋友就更加“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她当时通过学校医院打的四价 HPV 疫苗,三针总共花费不到 3000 港币,这要比市场上的价格便宜不少。

根据最新的行情,现在香港市场上最流行的九价 HPV 疫苗,价格已经涨到了 6000 港币以上;有人甚至曾经花费了上万元,才打到了这“珍贵”的一针。

要知道,在去年 5 月的时候,九价 HPV 疫苗的价格还仅仅在 3000 港币左右;之后,疫苗差不多以每个月 800 港币的幅度飙涨。

有趣的是,这个香港 HPV 疫苗价格飞涨的阶段,恰好也是 HPV 疫苗在内地正式上市的时期。相较而言,无论是接种的难易程度,还是价格方面,内地明显都更有优势。

但内地已批准上市的 HPV 疫苗为二价和四价。相比国际上已经出现的九价疫苗,从防护的病毒种类来看,在内地接种有了很大的劣势。

(二价、四价、九价 HPV 疫苗的区别)

用一位朋友的话来说,反正都要打,干嘛不直接打最好的呢。

但事到如今,最关键的问题已经不是打不打以及贵不贵了。从去年年底开始,香港的九价 HPV 疫苗已经出现了“天价也难求”的现象。

不好意思,最近新针都暂停预约了。

在通过一位香港保险经纪的合作渠道询价之后,我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随着越来越多的内地游客去香港买保险,搭配接种 HPV 疫苗这样的医疗服务,已经成为了香港保险公司的一项揽客手段。一般情况下,保险公司会有自己的合作医疗机构,方便在名额以及价格方面给自己的用户提供更多优惠。

当这种渠道都已经出现“断供”的现象时,说明市场上的疫苗真的是有点供不应求了。

不只是香港,现在很多国家的九价 HPV 疫苗都出现了短缺的现象。一位在韩国的朋友就告诉我,她最近想去打,但医院说至少要到今年 9 月才会有货。

九价疫苗缺货的现象,大概是从去年第四季度时开始出现的。当时,香港多家诊所都发出了九价疫苗断货的通知;而生产这种九价 HPV 疫苗的厂商默沙东(MSD)当时表示,由于公司网络被攻击,以及全球疫苗需求激增,导致供应链出现中断,可能要在(2017 年)12 月之后才会恢复供应。

一边是猛增的需求,另一边是供货量的短缺,用最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解释,也必然会得出“价格会水涨船高”的结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专门帮人预约打针的“针贩子”行业就应运而生了。

这些拥有自己特殊渠道资源的“中间商”,在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之后,可以为你提供从预约到打针的一条龙服务。听不懂粤语?没关系,我们有普通话专人服务,包您满意。

就在我被告知保险公司那里现在没有名额之后,一位“针贩子”就告诉我,他可以预约 5 月的九价疫苗,只不过价格要稍微贵一点。

5000 给诊所,1888 给我。交了定金之后这个价格就不会再变了。

他还说,如果觉得价格合适就赶紧定下来,“明天可能会更贵。”

如今,像这样的“针贩子”和中介机构越来越多,随便在网上一搜,就会出现各种宣传资料。而借由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以及之前老客户们的口耳相传,他们的生意也是红火到不行,赚得盆满钵满。

有网友就这么说过,现在还辛辛苦苦当什么代购啊,直接带人去打针就好了,轻松又赚钱。

到底有没有必要跑到香港打 HPV 疫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探讨一下,到底有没有必要打 HPV 疫苗。

从目前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来看,对这个疾病的防护肯定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在医疗体系并不完善的发展中国家,情况就更为严峻。

此外,目前市面上的 HPV 疫苗所能防护不仅仅是宫颈癌,还包括外阴癌、口咽癌、生殖器疣等疾病。因此不只是女性,如果有条件的话,男性也可以去选择接种。

(图片来自:新蓝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接种疫苗仅仅是疾病防护的重要手段之一。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之下,哪怕是接种了 HPV 疫苗,也不能保证可以完全免疫,更何况这个疫苗还有最佳接种年龄和有效期等限制条件,有的人还会在接种后出现不良反应。

根据香港卫生署提供的资料,目前的九价 HPV 疫苗可以防护约 90% 的 HPV 病毒,但保护期大约在 9 年左右;在接种后,仍需定期进行宫颈癌的筛检。

此外,最适合接种的人群,是尚未开始性行为以及从未感染过 HPV 病毒的年轻女性。

而根据内地医疗机构的建议,二价和四价 HPV 疫苗的接种人群,年龄被控制在了 20-45 岁之间,尤其是二价疫苗,仅适用于 9-25 岁女性群体。

当然,如果是已婚或者年龄稍长的群体,仍然可以选择接种 HPV 疫苗来降低患病的风险。但考虑到防护效力以及成本问题,健康的生活习惯以及规律的体检也许才是更重要的。

(从九岁开始,就可以考虑注射 HPV 疫苗了)

说到底,疫苗只是给你提供一种更强的防护,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完全没有患病风险了。有一些人可能以为自己打了疫苗就万事大吉,对体检和日常生活放松了警惕,最后反而增加了患病风险。

这么一来,到底有没有必要去香港打 HPV 疫苗也就有了答案。

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当然可以选择去打,就当给自己多买了一份保险;条件不允许的,也不必盲目跟风(尤其是在目前价格虚高的状况下)。目前国内四价疫苗所能预防的四种 HPV 病毒,其实也已经覆盖了大部分的宫颈癌和生殖器疣等病变。

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男士想要接种 HPV 疫苗的,可能就得去其他地方想想办法了。根据规定,国内很多地方目前并没有开放男士 HPV 疫苗的接种,具体可以咨询当地的医疗机构。

女性意识的觉醒?还是另一场跟风消费?

HPV 疫苗的火爆,其实从一开始就或多或少地被打上了女性主义的烙印。

就像网上流行的一拨拨爆款美妆产品一样,如果说曾经有的“女生必备口红”是为了表达那种对自我的取悦,那么送自己一针 HPV 疫苗,就跟报健身课程一样,是一笔值得的长期健康投资。

(All-in 唇膏,已经变成了一种“消费态度”)

不得不说,随着受教育水平和经济条件的提升,当代女性的消费痛点确实比过去有了井喷式的增加。会过日子、为别人奉献等“传统评价标准”虽然并未完全消弭,但成为独立自主的女性、“学会对自己好一点”,似乎才是一种在新时代女性群体中更受欢迎的生活方式。

的确,更广泛的社会参与度所带来的更强的话语权,让女性意识有了一次全新的觉醒。在这个女性自己会随身携带安全套、自己会给自己购买情趣用品的时代,用自己能够负担得起的商品来取悦自己、保护自己、投资自己,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基本共识。

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当觉醒的女性意识和消费主义风潮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有些东西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了。

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不惜借各种消费贷,也要给自己买一件现时根本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当媒体和网络鼓吹各种“女性必备”,事实上只是为了“卖货”;有些人看到 HPV 疫苗很火,就不惜花高价也想赶快去打,其实对功效也只是一知半解……

我们当然不能简单粗暴地把这全部归因于消费主义。市场发展状况跟不上消费者需求的情况也时有发生,选择去香港打疫苗也是消费者的合理自我选择,但当一种消费开始出现“跟风”的迹象时,我们就不得不去思考它的必要性了。

就连前文中提到的那位保险经纪,都曾悄悄地跟我说,“现在香港的 HPV 疫苗价格,实在是涨得太离谱了。”这个状况,不知道会不会随着九价疫苗供应量的逐渐恢复,而有所缓解。

如果你也正考虑去香港打 HPV 疫苗,不妨再冷静考虑一下,尽量做出最优的选择。

题图来自:新快报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