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cell 也「跟风」职业赛事,移动电竞真的是门好生意吗?

AppSo

04-02 09:10

诞生于芬兰的 Supercell,是最具传奇色彩的手游公司。

成立 8 年时间,只发布了 4 款产品,却成为了全球最挣钱的手游公司之一。腾讯也对它青睐有加——2016 年花了 86 亿,拿下了 Supercell 公司 84.3% 的股权

跟腾讯的这次牵手,Supercell 几乎站在了全球游戏市场关注的舞台中央。但在这之后,关于 Supercell 的消息却断了档。

很多人会好奇,Supercell 忙什么去了?现在这个问题有了新的答案。

2018CRL,开启 Supercell 移动电竞的职业时代

3 月 23 日,Supercell 在上海组织了一场《皇室战争》对战。

比赛现场

这场比赛是 2018CRL 皇室战争职业联赛(简称 CRL)中国大陆赛区春季赛的开幕。8 支队伍在当天亮相,其中不乏 WE、EDG、LGD、JDG 等老牌战队。

这里 AppSo 带大家划一下重点。

这并不是 Supercell 第一次做电竞赛事

《皇室战争》是 Supercell 旗下唯一一款与「电竞」有关的产品,其上线时间是 2016 年。

这款产品的「初次亮相」应该给很多玩家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一方面是因为彼时 Supercell 已有近 2 年的都没有正式推出新作,前三款畅销产品为《皇室战争》打下了市场期待的基础。

另一个原因,是苹果大手笔的给了《皇室战争》「刷屏推荐」——AppStore 毫不吝啬的将首页九个推荐位一并为宣传《皇室战争》贡献了出来。

史无前例的推荐力度几乎让整个游戏行业都瞠目结舌。

在之后的 2017 年,以《皇室战争》为主场,Supercell 开启了手游电竞的征途。

这一年,全球超过 2700 万玩家参与了首届皇冠锦标赛。数千万人观看了在伦敦举行的全球总决赛,共同见证了皇室战争全球总冠军的诞生。

作为皇室战争最高规格的电竞赛事,CRL 有什么变化?

舞台全新升级、全新的团队赛模式、丰富的对战模式……这些都不是重点。

比赛场地还原了游戏中的对战

赛事最大的变化在「职业」二字上——从今年开始,CRL 的重心将是以战队为核心的职业体系。

通俗一点来说,以前在《皇室战争》里打比赛的选手,都是以个人为单位的普通玩家。

但从 2018 CRL 开始,选手们都来自各个不同的战队。战队对给选手发放薪水,安排统一的训练计划,让「打比赛」成为这些玩家们的一份正式工作。

除了中国大陆外,CRL 还将在亚洲、欧洲、北美洲和拉丁美洲五大赛区展开,每个赛区将有 4—12支队伍参与。

在中国大陆赛区开始春季赛的争夺,亚洲赛区紧随其后,其他三大赛区则会到秋季赛再拉开战幕。

正在比赛中的选手

「跟风」移动电竞职业化,Supercell 在盘算什么?

移动电竞的职业化,不仅仅是 Supercell 一家的心愿。

从 2015 年开始,现象级移动电竞产品在握的游戏厂商,比如拥有《王者荣耀》的腾讯、拥有《球球大作战》的巨人网络,拥有《全民枪战》的英雄互娱都将真金白银投入了职业化的移动电竞赛事。

今年来,伴随着「吃鸡」手游的热潮,市面上主流的「吃鸡手游」厂商也成为「移动电竞」推动者中的一员。

最近的例子是网易——3 月 24 日,网易旗下的「吃鸡手游」《终结者 2:审判日》国际超级联赛 TSL 落下帷幕,最终来自中国本土的 OG 战队以 1170 分数成功登顶,队伍中的 4 位选手拿走了将近 76 万的奖金。

在这些移动电竞赛事中,要属《王者荣耀》的 KPL 的步伐迈得最大。依托于《王者荣耀》「全民手游」的玩家基础,KPL 2017 全年职业赛事体系观看量已经达到 103 亿。

KPL 的第一个总冠军,仙阁

观看量体现了 KPL 自身的成长,而 KPL 今年「主客场」的赛制已经显示了它更大的野心。主客场制,在篮球、足球等传统体育的联赛中是一个很常见的概念,也是职业体育联赛发展成熟的标志之一。

也就是说,移动电竞正在往「职业」的方向走,而 KPL 想让移动电竞的赛事更像成熟的传统体育职业联赛。

腾讯、网易、巨人、英雄互娱……游戏公司们不约而同地选择「职业化」这个方向,现在又加上「跟风的 Supercell」,移动电竞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职业」是移动电竞通往成熟的必经之路

打游戏这件事,如果只是把它视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工作学习之余的消遣,每个人都可以寻找适合自己的游戏方式。

但对于参加比赛的选手来说,虽然出发点也是「热爱」,但他们需要为此付出更多的经历和时间,甚至为游戏牺牲自己原本的工作或学业。

正如 Supercell 将于电竞公司为选手提供不低于 5000 元的薪资(包食宿)一样,在行业内,其他游戏赛事为电竞选手提供的薪水一般都能在 4000–6000 之间。

电竞公司会更加正规地运作游戏战队, 为选手们安排训练时间。此外,俱乐部也会为选手提供形象包装、品牌打造等。

对于选手来说,「职业化」是他们电竞生涯强有力的保障。而对于移动电竞来说,则是产业链条更规范、更成熟的的必经之路。

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毕竟只有这样,移动电竞才有机会去考虑商业模式以及赞助商们的诉求。

当然,移动电竞距离理想的状态还差得远。就拿《皇室战争》的战队来说,目前选手们虽然有了工资,但他们仍然缺乏职业教练的指导和训练,对未来的职业规划也没有清晰的认识。也是大多数移动电竞战队的问题。

相较于生命周期更长的端游,移动电竞的选手们恐怕还需要花更多的精力来担心,游戏会不会哪天就不火了?自己的职业选手之路到底能走多久?

这么热心,目的还不是为了赚钱?

传统体育的商业价值,也正是刺激移动电竞们朝着职业化一路狂奔的兴奋剂。

转播合同、球票收入、授权衍生商品售卖等商业模式,构成一个巨大的金矿。

例如,2017 年美国 NFL(橄榄球)年度总决赛「超级碗」的中场广告,以每 30 秒 500 万美元的天价再次创下历史新高。如此高昂的价格依然阻止不了全球品牌的蜂拥而入。据统计,当年超级碗的广告总收益超过了 50 亿美元。

2017 超级碗广告商名单,图自广告门

 

这大概就是每一个电竞人眼里的「诗和远方」了。

但现在,移动电竞谈赚钱显然是不科学的。

以至于每一个采访过的行业人士都会给出一个答案:

我们做移动电竞真的不是为了赚钱。

这门不赚钱的生意,谁会做?现阶段,投入移动电竞赛事的大多是游戏公司。

如果不赚钱的话,也只有游戏公司们有理由去投入移动电竞了。不论他们的初衷是怎样,对于他们来说,「移动电竞」至少现阶段扮演了一个很好市场工具。

第一,电竞赛事可以满足玩家的观看需求和参赛需求;第二,游戏公司希望通过赛事提升游戏品牌推广,提升用户粘性和付费率。

商业利润的压力,就继续让游戏内购继续来承担就好了。

受制于用户的体量,以及缺乏市场化的运营和激励机制,移动电竞要想与传统体育赛事相提并论,还差得远。

图自 Fortune

回顾西方的顶级体育赛事和俱乐部的历史,你会发现,它们无不是经历上百年的点滴积累。

相比之下,移动电竞仿佛还是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它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成长。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