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AppSo 4-24 01:14

《纸牌屋》《蝙蝠侠》《你的名字。》……这些经典作品藏着怎样的创作秘密?

有人总结过:

所谓大师,就是他说的每一个字你都知道,每一个词你都懂,但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都值得反复琢磨,甚至无法消化。

那么阅读这篇文章的体验可能会十分「艰苦」。这里,有 11 位这样的大师——《纸牌屋》小说作者 Michael Dobbs、蝙蝠侠系列开创者 Michael E. Uslan……还有我们熟悉的叶锦添、方文山……

4 月 22 日,腾讯举行 UP2018 大会,邀请了这 11 位来自全球各地的作家、导演、编剧、影视制片人、游戏制作人、设计师、视觉艺术家、作词人等知名人士,在现场分享他们关于文化创作、IP 打造的经验与思考。

下面就是大师们的演讲精华,《纸牌屋》《蝙蝠侠》《你的名字。》《阿凡达》《流星花园》《青花瓷》……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的缔造者们,他们对于文化创作的心得与前瞻理念都在这里了。

Michael Dobbs

《纸牌屋》系列小说作者、美剧《纸牌屋》执行制片人

代表作:《纸牌屋》系列作品

我在英国不仅仅是作家,也是上议院一位政客。

30 年前,我是撒切尔夫人的幕僚长,一起合作很久。1979 年选举那天晚上,我是第一个告诉撒切尔夫人她当选的人。放弃幕僚长工作之后,我来到了地中海一个岛,坐在一个大遮阳伞下面,在一个游泳池旁边开始我的写作历程。这本书的名字叫作《纸牌屋》。

最早,英国 BBC 已经播放了《纸牌屋》这本书,已经非常成功,广受赞誉。开篇题目是「事无定势」。但是令我震惊之处在于偶然,电视剧播放那一周,撒切尔夫人不再是首相了,这是非常偶然一件事情,但是对于《纸牌屋》书和电视剧火热产生了一些作用。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当年 Netflix 打电话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Netflix 公司名字。(开玩笑的语气)

现在我在英国农村生活,旁边都是田地和奶牛,通过点击鼠标,我就能看到来自丹麦、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和德国各种剧目。我们通过彼此更多的分享来更好地接受彼此。

文化多元性,可以帮助我们更加接受彼此身份,成为一种有机组合,我们可以通过娱乐产业来进一步构筑彼此友谊和经历。《纸牌屋》是我人生当中一个最大的探险,第六季也就是最后一季《纸牌屋》也即将面世。

叶锦添

知名视觉艺术家、电影与舞台美术指导、服装设计师,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服装设计」

代表作:《卧虎藏龙》、《赤壁》、《大明宫词》,提出并践行「新东方主义」美学理念

拍摄《英雄本色》的时候我还在念书,后来,经历了《胭脂扣》、《阿婴》和《秋月》,有机会合作了《诱僧》。

有 7 年时间,我不敢碰舞台,只敢碰服装设计,那时研究古典舞、昆剧和京剧,研究非常多现代舞。在《诱僧》里,我看着演员陈冲,研究怎么做她的造型,怎么样把她带到平常不能达到的空间里面。所有东西经过转化之后,它变成一种电影语言空间,我发现身体语言非常重要。

后来接《卧虎藏龙》的时候,大胆把清朝颜色去掉,留下宋朝的温雅空间,等于是山水画的感觉。

回来之后有机会做昆曲《长生殿》,我开始在传统意义上,把昆曲跟京剧分开来,昆曲的音乐点是不一样的,它是水墨的,京剧是锣鼓点,昆曲很多时候是在锣鼓点,衣服我想在里面找到非常柔软、非常浪漫的做法。做昆曲,手工会更精细,不是非常亮的颜色。

我觉得中国古代的东西,那个无形力量是很吓人,因为无形就包括有形,它里面有很多东西可以经过一种拆解而重组,随时可以组成新东西。

David S. Goyer

好莱坞知名编剧、导演和制片人

代表作:《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超人:钢铁之躯》

15 年前诺兰和我重新塑造《蝙蝠侠》这部电影时,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蝙蝠侠》不适合那个时代了,我们需要重塑一下蝙蝠侠这个形象。整个世界变得更加复杂,所以我们决定让蝙蝠侠更加现代,让观影群众联系在一起。

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爸爸,布鲁斯的爸爸负责创建他们的家园,最后他的爸爸被杀了,之后陷入到非常希望报仇的情节当中,他希望给父亲报仇,希望重塑整个城市。

在 2009 年的时候我与家人团聚了,当时我要写这部新的《超人》电影,在那个月里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在写《蝙蝠侠》的时候,以及在我写《钢铁侠》的时候,进一步联想到我自己和父亲的关系。

最后总结一下,好的故事情节,人物和现实当中建立共鸣和联系,不管是超级英雄,不是反派人物,还是龙等等各种角色,必须要与人的共鸣。哪怕人类的瑕疵点体现在角色上,因为人类的瑕疵点才能够让我们成为人类,这样才能够跟这些角色产生共鸣。

井上伸一郎

曾任株式会社角川书店社长、现为株式会社 KADOKAWA 专务执行董事

参与制作电影:《浪矢解忧杂货店》、《穿越时空的少女》、《你的名字。》、《妖猫传》

我们在培育内容方面看重三大方针,对作家的爱,对作品的爱,和对支持作品和作者粉丝的爱。

比如,新海诚导演,作品有《秒速5厘米》,创作这个作品时开始写小说,为什么写小说呢?他的作品被粉丝称为治愈动画,非常受打击,为了颠覆这样一个形象,就开始写小说。这也是新海导演对粉丝一种爱,他希望这样一个作品不被误解,希望通过写小说来研磨自己创作剧情的能力和水平。

在《你的名字》的里面,新海先生作品里面有这样一个瞬间,之前擦肩而过男女主人翁在此地相遇,今后还会有擦肩而过,但是在这一刻非常相知相爱。这样的瞬间是非常让人忘不掉的。不是以动画的方式来描绘角色的情感走向,而是把角色当做真实的人物来进行描写。

最后我想谈一下对于作品的爱这一基本概念,所谓IP的爱,也就是说编辑,还有制作人,对于作家的爱,对于作品的爱,还有对于支持作家和作品粉丝的爱,这是绝对不能够忘却的。

Andrew R. Jones

著名视觉特效动画师、电影导演,两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

代表作:《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奇幻森林》

大片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视觉效果,二是故事情节。如果你视觉效果很好,故事一点不吸引人,电影是一个巨大失败。但是你故事情节非常引人入胜,但是视觉效果乏善可陈,同样也不会吸引观众到电影院去观影。

卡梅隆导演拍摄的《阿凡达》里所使用的技术,是我职业生涯的里程碑。在拍摄《阿凡达》的时候,他一直等待我们技术成熟,可以真正把他心目中效果呈现出来,才开始拍摄《阿凡达》。

我们当时用了动作捕捉和表演捕捉技术,这非常重要。拍摄当中数字化技术,可以让我们情节更加栩栩如生。

我们可以把女主角脸部的表情精确捕捉下来。可以看到,我们荧屏上的人物像真人一样,每一寸肌肤,动作和表情都非常清晰。

Michael E. Uslan

蝙蝠侠系列作品开创者,被誉为「蝙蝠侠之父」 ,草莓影业联合创始人

代表作:《蝙蝠侠》全系列电影、《乐高大电影》、《国家宝藏》

你觉得技术更重要吗?还是说,内容本身更重要?

对于我而言内容为王,内容更重要,在我们的国家,在我们的文化,在全球是如何制作内容的呢?

要从故事作为源头,寻找最好的创作,最好的IP,或者说最棒的IP。如何找到好的故事呢?其实在所有的国家,在所有不同的文化,或者说在我们的童话故事里,历史里有好的素材。

在美国有 240 多年的历史,可以把这个历史展现给全球,在中国有五千年的灿烂文化,我们也可以汲取这些好的素材,展现给世界。

中国有很多超级英雄,在中国我们有自己独特的方法来展现我们的故事,我们有自己创作和设计的一个愿景,现在全世界需要中国的超级英雄角色,我们也希望听到中国超级英雄的完美故事。

Greg Street (鬼蟹)

知名游戏设计师,现任拳头游戏《英雄联盟》首席设计师,曾为《魔兽世界》首席系统设计师。

代表作:《英雄联盟》、《魔兽世界》

我们是一个协助性环境,基于团队协作,打造一个矩阵架构团队。我们简称「DNA」,D 代表设计(游戏策划),N 代表写剧情作家,A 表示美术师。我们总是亲密无间地共同工作。

我们的角色灵感可以来自任何一个地方,而且不会一个人包揽角色所有内容的创作,而是共同协作的,比如美术师画了一个素描,问是否能做这样一个角色,游戏设计师可能想到一个之前没有出现过的新技能加进去,剧情作家想到了之前的人物所没有的性格特点。

在我们创作英雄的时候,会开始讨论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比如(荆棘之兴)婕拉,她是一株古老的植物,把意识转换到人类躯体之后获得了二次生命,但在释放技能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放出的藤蔓,我们团队成员之间会进行很多次的探讨和修改,直到最后达成共识。

Brendan Greene

爱尔兰游戏设计师、开发者,被誉为「吃鸡之父」

代表作:《绝地求生》

在早期设计阶段,我们 30 个同事坐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新的体验。之后我们一些同事给出反馈,说来和我们一起玩这个游戏,有 600 个游戏玩家参与到游戏测试中,当时每个月都举行会议,把新的想法展现给团队成员。我们希望让早期的游戏玩家给我们反馈,希望游戏尽可能展示人物真实性,设计师和游戏玩家一起互动切磋。

我们之前 30 个团队成员,现在有 300 人,在阿姆斯特丹、韩国和东京,我们有很多同事,已经看到全球性增长。

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样呢?我希望创造出现实世界,希望能不断添加元素让整个游戏更加真实,必须创建一个平台,能够让整个游戏模式永远存在。

我也希望给在座各位一个机会,能够创建你自己的游戏模式,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开始的,我也希望在游戏中找到更好的玩家,能让他们使用我们的游戏作为平台创建他们自己的游戏。

方文山

华语流行音乐作词人、导演,金曲奖最佳作词人

代表作:《娘子》、《东风破》、《青花瓷》

大家对我所创作的歌词作品印象最深刻,或者最容易引起讨论的是「中国风」创作。我创作至今大约有五百首的歌词作品,所谓中国风的歌曲大概占了总创作量六分之一。

但是为什么大家比较关注这六分之一的中国风创作呢?那是因为这些作品有着浓郁的文化识别度。

面临某一个具备文化符号属性的事物,不需要特别的文字去说明,不需要言语去解释,一般生活经验值里面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什么文化属性的东西,这个就叫识别度。

互联网时代到来,等同于第三次工业革命,互联网不特定的地点,不特定的空间,立即的传播性在这个时空背景,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非常重要。我认为传统文化都可以用通俗的方法获得通俗的影响力,最佳的平台就是互联网。

柴智屏

金牌制作人、偶像剧教母、萌样影视总裁

代表作:《流星花园》、《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从《流星花园》、《转角遇到爱》到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还有《小时代》等等这些影视作品,这十几年来,我不停被人家重复地问着:柴老师你是怎么样制作出这么多受年轻人喜欢的作品?你如何能够了解年轻人到底喜欢什么?

最重要的事情跟大家分享:除掉认真、努力、专业、敬业之外,相信在座每一个人都知道,心态是非常重要的。

我当下面临一个问题,有知名度的演员可以给我半年的档期吗?回答是不可能,他们能给你100天就不错了。

这个答案让我蛮讶异的,我很担心,我要拍摄 50 集的戏剧作品,100 天有时间读本吗?有时间跟演员进入角色吗?有时间培养感情吗?这跟我以往拍片的习惯不太一样,在当下我必须很挣扎做一个选择。

我要建立一个环境,剧中的人物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是演出来的,他们是真真实实活在戏里,彼此间的关系是真的,彼此的情感是真的,即便没有剧本他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情感的反映。

马伯庸

当代知名作家,作品涉足历史、科幻等领域。

代表作:《古董局中局》、《长安十二时辰》、《三国机密》

我们应该怎样做有创意的内容?为什么我们做的内容没有创意?创意是自然而生的东西,它不需要我们认真去思考或者说去碰撞。

很多人认为一个好的内容首先有创意,然后把创意实现到作品里。但好的创意一定背后有深厚的阅读及搜集资料的过程。

我们怎么样搜集素材、怎样阅读?苏轼说「故愿学者每次作一意求之」,愿意学习的人读资料每次都盯准一个点,「但得其所欲求者尔」,第一次读书要读关于古代的兴亡之士政治上的层面,第二遍读书再关心这里的圣贤,历史人物在当中发生的作用。

反复读下来之后,有明确的方向,知道解决问题,读书时有明确的解决方案,这个读书效率非常高。

我有一部剧叫《古董局中局》,这个故事讲古董鉴定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之前我对古董文物也有兴趣,曾经看过一些论文,有一些论文特别专业看不下去,尤其关于古玩鉴定。 我决定写小说,重新看这些东西,发现里面全都是好的素材,每一个论文点都能扩展成故事,这些故事以前想不到,只有我做足够多的积累阅读之后才能发挥出来。

好的创意、好的内容永远不是家里喝二两酒坐在炕头上憋出来的,一定是反复看各种各样的资料、反复看各种各样内容,带着目的、任务、需求看,能看到完全崭新不同的世界。

题图来自 Canadian Running Magazin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拿下古龙作品十年全版权,腾讯影业今年还要你看什么?

4-24 09:33下一篇

《堡垒之夜》打头阵,腾讯今年的 26 款新游戏了解一下?

4-24 00:52上一篇